半界危🐳

一个无聊的傻白甜。
随缘更新。
喜欢看评论。

【降新】Track<3>

虽然没有做到日更但是竟然更了呢!

因为想到哪就写到哪所以有时候会因为太过随意而卡文

欢迎评论嘤


<1>告别、<2>失误


*


<3>答案


新一坐在副驾驶上,视死如归地目视前方。


降谷先生的爱车他不是第一次乘坐,甚至可以说他对这辆RX7已经很熟悉了,比如副驾驶的手套箱里通常会放着一把水果味的硬糖、一个打火机、一个记事本还有一些零钱。糖是为柯南准备的,打火机应该是苦艾酒留下来的,记事本是“波本”用来速记的。在组织覆灭以前,他与降谷先生的战友关系让他没少坐上这辆跑车。


但此刻的情况与以前可完全不同。...

【降新】Track<2>

案件部分我诌的,写到一半发现完全不擅长,于是没头没尾略过去了。

是突发状况下的醋王透哥与新酱。


<1>告别


*


<2>失误


瑟瑟秋风卷着破碎的落叶盘旋在脚下,降谷听见自己说:“工藤新一?你就是柯南君时常提到的那个新一哥哥吧?”


这不是他想说的话。他一开始并没有想提到那位已经消失了小半年的孩子——


工藤新一显然也对他提起柯南感到几分意外,含糊地应了是,接着又转头去询问那位吓坏了的女士。


“柯南最近联络过你吗?”


工藤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闲话待会儿再说吧,公安先生,先解决事件比较好吧?”...


【降新】Track<1>

降新沼民含泪割腿。

很久没写过东西了,随意看看。

只有bug属于我。


*


<1>告别


“……结束了。”安室透远远望着那火势冲天的地方,随着最后一声爆炸挟裹着热风急速掠过他身边,他说道,语调里藏着奇异的叹息。


“啊啊,是啊,结束了。”柯南轻声附和道,眼镜片反射着火光,让人稍微有点儿看不清他的表情。


安室不知为何从那个孩子的脸上,读出了一种近乎严酷的满足。


在火光盈满半个天空的盛夏之夜,死里逃生的两人,就这么安静地眺望着远处宣告组织彻底覆灭的烈火,更遥远的地方,是姗姗来迟的警笛声,划破了...

【霹雳】【钗素】叠梦

* æ”¶å½•åœ¨åŽ»å¹´çš„莲叶庆生合志《人间有味是清欢》里,又是一年生日,解禁啦,显而易见的咸鱼只好拿出来凑凑数【喂

*意识流,黑历史

*通篇强行盖章友情向


***   ***

屈世途送走天不孤与绯羽怨姬时,叶小钗正好回转琉璃仙境。


“可有寻得?”屈世途问。


叶小钗摇了摇头,“啊……”


屈世途重重地叹息一声:“天不孤与绯羽怨姬刚走,步香尘愁未央翠萝寒都来过了,皆说不得病因无法医治,啊,对了,我还未告诉续缘,但这么多大夫都看不了,吾想还是不告诉续缘了,免他担心。”


叶小钗紧锁着眉头,...

【霹雳】【钗素】空笺折舟

* æ”¶å½•åœ¨åŽ»å¹´çš„莲叶庆生合志《人间有味是清欢》里,又是一年生日,解禁啦,显而易见的咸鱼只好拿出来凑凑数【喂

*意识流,黑历史

*通篇强行盖章友情向


***   ***

叶小钗是个旅行者。


他总是孤身上路,没有旅伴,也不带相机,不曾拍过任何一张瑰丽的风景,不曾留下任何来过的痕迹,一个人,一个背包,踏尽万水千山。


遇见素还真是叶小钗旅途中的意外,又像是冥冥中的必然。


叶小钗来到千云谷的时候,正值景区淡季,游人并不多,清晨方下过一场绵绵细雨,整个千云谷都笼罩在氤氲的雾霭里。他信步而行,每一步都踩得坚定,穿过千云谷内如轻纱般缥缈的薄...

【OW】【R76】Synchronicity

1.5w字……低产星人从来没写过这么长的单篇,仿佛死了一样(ノд・。)

说不清是糖是刀,总之是我的妄想。关于一个非常不专业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和非常不明显的双向暗恋。

标题的意思是共时性,指同时发生或同时存在的状态与事实

***   ***

警报系统的尖叫响彻夜空。


莫里森跨过晕厥在地的守卫,推开了封存许久的前守望先锋基地大门。大厅里闪烁不定的红光照亮他的脸,两道不算狰狞也绝说不上不起眼的伤痕将他与墙上老旧的海报上的守望先锋指挥官区别开来。


他冷冷地瞥了一眼海报上意气风发的金发指挥官,写着LOS PROTECTORES的标题...

【OW】【R76】Mr&Mr.Reyes

被LOFTER吞了好几次tag也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吞……

OOC、OOC、OOC,纯粹自我满足。

史密斯夫妇梗,只是想让他们黏糊一下但是好像完全没有R

***   ***

—Soldier:76—


76抱着他的脉冲步枪靠在门边,很显然地,正在默不作声地,生气。


即使他的整张脸都被面罩和战术目镜遮挡着看不见表情,所有的人也非常清楚他在生气。


说实话,可怜的士兵76没有不生气的理由——今天是他与他的丈夫加布里尔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原本定好为期半个月的纪念日旅行,被这次的守望先锋紧急召集令打断了。


大伙儿早在三个月前就听这个幸福的男人说过很...

【OW】【R76】Unpygmalion

和上一篇基本同样的一点点私设。

啊,写OW同人的最大阻碍就是OW,玩游戏还是码字真是一个问题啊【咦?

大概是一个所有人都在试图挽回的故事。

此时应该是守望先锋刚成立不久的时期。

争取三章内完结【应该

***   ***


“从莫里森晋升为行动指挥官的那一刻开始,他与莱耶斯的关系就彻底变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我试图让他们重归于好,我们所有人都试过。但是有时候当一切变得不可收拾时,你能做的只有祈祷自己别被牵连进去。”


*


通常而言,事情的发生和结束都有迹可循。


所以,杰克,冷静...

【OW】【R76】加布里尔·èŽ±è€¶æ–¯çš„风衣里到底有什么(3)

想说的其实很多,思路断断续续卡到现在,还是决定就这样结束啦。
我爱的就是R76真相爱也真相杀的感觉嘛,OOC也不管啦XD
叙述可能有点跳跃。
评论都有看,谢谢这三天的小天使们>3<
BTW前几天有顺手剪个R76的视频→http://m.weibo.cn/2743787361/3986734133813603?sourceType=sms&from=1066095010&wm=9847_0002 【明天起床编辑成超链接好了……

***   ***

莱耶斯站在厨房,指尖转动着一个暗橙色的小球。在“这么多年” 以后还能吃到美做的中国菜,对目前的莱耶斯而言...

【OW】【R76】加布里尔·èŽ±è€¶æ–¯çš„风衣里到底有什么(2)

更新,剧情持续放飞。
应该能感受到我几次想开车结果都熄火了……
女孩子们都超可爱。

***   ***

“朋友们,你们有没有听到隔壁有很奇怪的声音?”

D.va从游戏里抬了一下头,飞快地说道:“我刚刚好像看见源氏从隔壁跑出来。”

“隔壁是训练室,偶尔有点响动不奇怪吧。”法芮尔打了个呵欠,“我记得之前是莫里森在用。”

D.va操纵手柄的动作顿时僵住,画面里的游戏角色因此没能躲过BOSS的攻击,很快宣告阵亡,但D.va来不及管这个了:“……我刚刚好像还看见……死神也往隔壁去了……”

关于士兵76号和死神的过往,D.va并不清楚,但她记得死神可好几次差点儿就杀了76——...

【OW】【R76】加布里尔·èŽ±è€¶æ–¯çš„风衣里到底有什么

多年前的莱耶斯与多年后的士兵76号。
大概是段子集,不一定有后续。
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私设有,例如暗影守望的创立时间。
OOC可能很严重。
查了半天敏感词……

***   ***

“嘿,不用点劲你能保证这家伙能像现在这么安静吗?”

“但是,如果……”

“先生们,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嘘,他要醒了,我们得看着他点儿,我不觉得绳子能绑住他。”

莱耶斯感到头痛欲裂。这种感觉简直和被莱茵哈特的火箭重锤在脑袋上狠狠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差不多,他痛得闷哼了几声,勉强睁开了眼睛,紧接着莱耶斯就愣住了。

黑漆漆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脸。

这把脉冲步枪他熟悉得很,拿着枪的那个人即使染了白头

【霹雳】【钗素】听心

咸鱼了三个月发现自己文风突变轴不回来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在线等急!(/´Ð”ï½€)/简直囧到我自己了ORZ

***   ***

素还真瞎了。


他不仅瞎了,还听不见、闻不着、摸不到、吃不出,五感尽失。


一个五感尽失的人,在江湖上是寸步难行的。


但见过素还真的人都说,他实在不像是一个五感尽失的人,尤其不像一个瞎子。


因为一个瞎子是不会不仅行走无碍,还能察言观色的。


但如果这个瞎子的名字叫做素还真,这一切又好像变得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素还真解决过那么多...

清香白莲素还真,登场二十八周年生日快乐!

愿莲华永盛。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4)

情人节是个好节日♪~


***   ***


这是黄泉人生中最漫长的一瞬间之一,大脑因为太过震惊而运转困难,差一点儿就要宣告宕机。


“拿着。”捧了半天不见黄泉接过,罗喉困惑地皱了皱眉,把玫瑰往黄泉怀里送。


“等等等等等、等等!”这到底什么情况!?


说真的,罗喉真的明白情人节、玫瑰花和黄泉之间的联系吗?!按照黄泉往日对罗喉的认识,他深深地怀疑罗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代表了什么。


“怎么?”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说的吗!你忽然送花给我干什么!”...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3)

此处应有BGM:《My Heart Will Go On》【。

***   ***

事情越来越向魔幻现实主义的方向发展了,黄泉咬着奶茶吸管,略有些恍惚地想。他明明是去天台准备达成日常“为难罗喉![1/1]”的,可是为什么变成了他坐在奶茶店里看罗喉玩手机?

买奶茶的钱还是他出的。

“黄泉。”

“嗯?”罗喉的声音将黄泉拉回现实,他嚼着珍珠含混地问了一声,“怎么了?”

罗喉把自己的手机推过去,陈述:“它不亮了。”

“啥?”黄泉接过来,摆弄了一会儿黑屏的手机,默默地推了回去,“没电自动关机了。”

“哦。”

…………哦是什么反应啊!黄泉有点抓狂。

在课业方面,罗教...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2)

看刀龙的时候就一直觉得,啊,这样说话慢吞吞的武君好萌啊。遇到曼睩以后爆发的蠢爸爸属性也非常非常的可爱【捧脸】


***   ***


这是一堂奇妙的哲学课。


黄泉被迫坐在“最不起眼”的第一排正中间,左边坐着标准哲学神棍巫读经,右边坐着罗教授崇拜者冷吹血,后桌是哲学神棍二号半僧道,面无表情上课的罗喉就在他的正前方。


这段描述意味着,黄泉被包围了。


先不提罗喉授课时常常不经意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令人如坐针毡,光是周围的怪人就足够黄泉烦躁的了。巫读经抱着一本砖头似的书嘀嘀咕咕,黄泉听到的只言片语不外乎是“神”、“...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1)

看标题也知道是傻白甜。

总结来说就是我不甘心好不甘心超级不甘心!

啊罗黄让我找回了萌CP初恋般的感觉,cry。

OOC这种事,开心就好啦。


***   ***


黄泉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选课表,慢慢地将额头磕在了桌子上。“我不记得我选了哲学。”他咕哝了一声,混杂着一点悲愤。


御不凡凑过来看了一眼,幸灾乐祸地笑:“你要不要再看看任课老师是谁?像我这么有同情心的人,不告诉你一下良心过不去。”


“我看见了,是罗喉。”黄泉闷闷地说。


罗喉教授是苦境大学哲学系的系主任,兼逻辑哲学课的任课教授,...

【霹雳】【钗素】莲先生与他的鹰

片段灭蚊,有啥妄言当做我没文化吧_(:з」∠)_

***   ***

01

        天月勾峰上住着一位高人。高人名唤有生之莲解锋镝,武林人多称呼他为“莲先生”。莲先生墨发蓝衫,一柄绘着莲花的檀扇从不离身,眉眼间总是含着温和的笑意。

        天月勾峰常年寂寥,一个人居住,总归是有些寂寞的,所幸莲先生并非孤身一人。多年以前曾有一只雏鹰坠落在天月勾峰上,莲先生将它救起,悉心照料,雏鹰感念莲先生的救命恩情,伤愈之后便从此...

【霹雳】【钗素】草蛇灰线(三)

此处应有BGM。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并不是

***   ***

苍鹰负手而立,白发飞扬,伴随着凝重肃杀的BGM,他指气凝剑……

…………BGM?

叶小钗一分神,剑芒一闪,失控的剑气在地上划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刀猿与剑狼低头看着地上距离自己不足一寸的剑痕,不约而同地后退。

“师、师尊,你今天不开心吗?”

叶小钗摇摇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想要找到那神秘音乐的源头,他凝神细听,可却没听到任何除风声以外的声音。

也许是错觉。

叶小钗静下心,再度运招。

自那日击退创罪者后,不动城一连几天都没有任何剧情推进,麒麟星时常不在城内,叶小钗因此找不到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霹雳】【钗素】草蛇灰线(二)

乱七八糟,不谈剧情~

有金银双秀


***   ***


叶小钗扭头又看了看其他人,确认了只有麒麟星的名字下面还有一条好感度槽。……所以这是一个攻略游戏?可以退货吗?


“苍鹰,你来了。” éº’麟星说。


叶小钗这才发现苍鹰面具已经扣在了自己脸上,他不适应地摸了摸面具,默默点头。


玩都玩了,Galgame就Galgame吧……


“诸位,吾不动城的存在是为了……”


“原无乡!!!”麒麟星还未说完,城外一声饱含悲痛愤怒的喊声携着内力清晰地传进了城内,打断了他的话。


末日之狂干咳了一声,用快雪银钩叩了叩自己的面具:“是倦收天。大概是城...

【霹雳】【钗素】草蛇灰线(一)

想写正经结果变成吐槽【。

又名《麒麟星攻略计划》【不是

***   ***

主线任务·å£¹

叶小钗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的游戏碟,“魔吞不动城”几个字用一种诡谲的字体印在碟面上,背景是一座巴洛克式的恢宏城堡。

碟片是叶小钗在一家叫琉璃仙境的音像店买的。说是买,倒不如说是那个像猴子一样跳脱的店员连卖带送给他的,说是个还在测试阶段的游戏,如果发现了什么BUG欢迎反馈云云。

这张碟多少透露着点古怪。没配带任何说明,唯一能算作讯息的就是碟面的图案了。单看碟面的话,或许是个恐怖向游戏,又或者是一个密室逃脱类的解密游戏?

叶小钗把碟片塞进游戏机,然后戴上了感应头盔...

【DC】【Superman/Batman】时间之流(上)

Charters: Kal-El, Bruce Wayne

Pairing: Superman/Batman

Rating: PG

Summary: 蝙蝠侠在一次战斗中意外地被传送至一千年以后,他发现世界变化巨大,但是谢天谢地……至少有一样没有变,完全没有。

Notes: 一千年不算短,也不会太长,足够世界变化足够枯骨腐朽,但远不够某个人寿命的沧海一粟。嗯……去年的一个脑洞,发现的时候没有填完,努力试试吧……大概。


:::


“Bats,小心!”


蝙蝠侠只来得及回过头,然后那束光就击中了他。接着是一阵像要将人撕碎的剧痛和一阵强烈的光,蝙蝠侠觉得自己几乎粒子化又重新组合,他轻巧灵敏地就地...

【霹雳】【钗素】虚实之间

语死早,不知所云,老剧内容按记忆复述,有bug的话………………就当没看见吧【。


***   ***

1


叶小钗有一个秘密。


他能看见一个别人看不见的人。


雪白的长发,漩涡样的眉,眉心一点朱砂,身体透明,无法触碰任何事物也不能被触碰,自叶小钗记事起,这个人就默默地在他身边了。


他同自己的父亲满天红说过几次,皆被当成童言稚语,时间久了,叶小钗倒也乐意独享这件事,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对于孩童来说,拥有一个秘密就是件足以窃喜的事了。


那个人是叶小钗幼时唯一的朋...

【霹雳】【钗素】短暂拥抱[叶小钗x天踦爵]

是说三轰的三化体,小钗只见过扣子,根据谜独白与三余有交情推测应该也见过无梦生了,只剩下小九……嗯,我喜欢抱抱←_←……欸,快写完才想起来我忘了这个时期的小钗会说话,反正……他自己也经常忘了【。 è¶…短篇,依旧渣。


***   ***

天踦爵在树林间匆匆而行,怀中暂时计的表链碰撞着发出细碎的响声,时刻滴答的声响提醒着他时间已所剩不多——


他与一个黑衣人擦肩而过。


天踦爵似有所感,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背后,那个身罩黑色斗篷负着刀剑的武者也同样停下了脚步。


时间不允许他做停留,但天...

【霹雳】【钗素】病之花

没有文力,充斥着冷笑话的短篇【。

*** ***

“劣者大概是病了。”素还真说这话的同时不停有白色的碎片从他嘴里飘出来,悠悠地落到地上。

 

屈世途目瞪口呆。

 

“这是啥米?”他好半天才颤抖着伸出手指着地上累成小堆的碎片。

 

“哦。大概是花瓣。”素还真抬手接住一片刚飘出来的碎片,冷静地说道,“是莲花的碎片。”

 

“哪……哪来的?”屈世途持续目瞪口呆。

 

“耶,好友,如你所见啊,咳咳。”花瓣随着话音飘出来,素还真捂着嘴低咳了一阵,无言地看着手里的一捧碎花,“具体情况素某也不知,除了这个,其余没什么异常,嗯...

【霹雳】【钗素】蝴蝶结(2)

注定要成为黑历史的一篇Orz,每一句话写完都是黑历史……随便看看就好【躺平


本章又名《我是上次那个认错青梅竹马性别的楼主,在知道青梅竹马是男的以后,我发现我还是很喜欢他……怎么办,在线等……也不是那么急》


***   ***


素还真是飘着回到他和慕少艾合租的别墅里的,无视了慕少艾和阿九向他打招呼,又飘着上了二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素叔叔怎么了?”


慕少艾揉了揉阿九的头,同情地看了看二楼:“阿九乖,你素叔叔多半是失恋了。”


本着室友之间应该友好相处互通八卦……啊不是,...

【霹雳】【钗素】蝴蝶结(1)

又名《我曾发誓要娶青梅竹马的女孩子,结果多年以后重逢后发现她……不,他竟然是个男的,还比我高和我一样帅,怎么办,在线等,急!》


***   ***


素小四吃完饭就匆匆跑去隔壁邻居家敲门。


隔壁住的是新搬来的叶家,素小四近期的目标是和叶家那个内向羞涩的叫叶小钗的女孩子成为朋友。他只在叶家搬来的那一天见过叶小钗一次,小女孩头发上扎着一个大红蝴蝶结,紧紧跟在叶夫人身后,只怯生生看过素小四一眼就又躲回去了。


然而就是那一眼,让他觉得叶小钗似乎很孤单,素小四不喜欢那样孤单的眼神,像叶小钗那样的人,分明是笑起来更好看...

【霹雳】【钗素】迟来的肉粽

一个字。肉。赶不及端午节没关系,赶上了父亲节!【。

代表续缘和悟剑声祝两位父亲节快乐~【喂

带有轻微双秀

***   ***

再一次分配好各自的任务后,麒麟星坐在城主椅上轻咳了一声,捂住胸口。方才城外对上崇真三誓,忽遭幽影偷袭,以一敌四,虽安然脱身,但仍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闷亏,此刻体内气血翻涌,即便无损功体也并不好受。

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麒麟星抬头,对上了苍鹰面具后无声的关切目光。

“咳,吾无恙。”麒麟星在面具的掩饰下眨了眨眼,试图摆出他魔吞不动城城主的威严说话,然而苍鹰不为所动,通过按着他肩膀的手输送真气,查看麒麟星的伤势。

不动城城主只得闭目调息,配合在体...

存个脑洞【。

吴师傅是在香港开便当店的,有一天他忽然做了一个梦,梦里好多长着他脸的家伙,影影绰绰,但是又很截然不同,比如有一个顶着一头臭鼬黄毛,另一个喜欢吹着遮着脸的蓝色刘海。然后这些人除了长着和他一样的脸以外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死了。

比如百人斩伤痕累累最终替女孩子挡刀死的【吴师傅:嚯,好英勇】

袭击警察局最后被三挑一被手榴弹包了个囹圄炸得渣都不剩的【吴师傅:明明是他们有个人赖皮!】

和大佬在仓库比武最终被大佬当作武器的钢管直插喉咙挂掉的【吴师傅:我以为剑就够长了!没想到对面是钢管,比长度是我输了……】

和人在巷子里狭路相逢各种拳脚招呼完被捅了肚子的【吴师傅:这个真打不过】

中了叫什么江湖义气...

【京震】邻里(2)

我已不指望我蜗牛一样的更新速度……量还少_(:з」∠)_

还是傻白甜,虽然感觉很像白开水一点都不甜……_(:з」∠)_

与真人无关,只有OOC属于我。

***   ***

吴师傅瞬间清醒了。

张先生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晚上好了太多,显然精心打理过了,要是再穿身西装活脱脱就是社会精英的典范,虽然一身休闲运动服也很好看。

吴师傅头一次觉得自个儿的词汇量严重匮乏,要不怎么除了好看,再也想不出什么别的高大上的词儿去形容张先生?

“早上好,京哥。”

“早上好。”吴师傅挠头,张先生总不会是特地敲门和他说早安的吧?“……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啦……就是京哥你昨天那么...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