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AVG】【WinterSoldier/Bucky】无题(自攻自受)

配对:WinterSoldier/Bucky,Bucky/Steve

分级:PG-13

警告:水仙,冬兵Bucky自攻自受,有冬盾暗示。

Bucky再次睁开眼之后,一个全新的灵魂从身体里苏醒。

一开始的身体控制权争夺总是很激烈,Bucky时而清醒时而失去意识,每一次的意志争夺都令他头痛欲裂,最终他被逼迫到意识的最深处,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但是他没有被毁灭,那个新生的灵魂只是把他锁在思维构筑的囚笼里,然后用他的身体为他曾经要毁灭的九头蛇卖命,成为绝对忠诚的Winter Soldier,一个优秀的暗杀者。

命令和杀戮,成为这个身体唯二在意的事情。

那不是他。Bucky痛苦地想,那不是他。

他仍试着反抗,试着从意识深处夺回自己,可是Bucky真正能够突破囚笼的机会屈指可数。

通常是在刚刚脱离低温冷冻的时候,这时候的冬兵苏醒得总没有他来得快,于是Bucky有机会做一些反抗,但是一旦冬兵醒来,他就会被更加绝对的意志逼回这里,把用来囚禁他的牢笼锁得更紧。

又或者是在冬兵执行需要很长时间来完成的任务的时候,Bucky就有时间一点一点的打开囚笼,可是这个过程总是太过漫长,常常他还没能打开一半,冬兵就已经结束了任务,乖乖让人冻成一条冰棍,连带着Bucky一起沉睡。
久而久之,Bucky觉得疲惫无力。

冬兵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把Bucky关回这里。

“不要反抗,我就是你。”他站在牢笼外,尝试和Bucky说话,“James,我就是你,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幸福和未来。”

“我不是杀人机器。”Bucky说。

“但是我是,必要的杀戮无法避免。”冬兵握住牢笼的栏杆,更加靠近Bucky,“记得吗?我就是你,所以你也是杀人机器。”

“我不是。”Bucky重复,不再想多说一个字,他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James,不要拒绝我,我与你同在。”冬兵最后的声音萦绕在他的意识里,同他一起陷入沉睡。

*

他再次醒来是被冬兵唤醒的。

长时间的沉睡让Bucky找回自己花了一些时间,意识聚集后他警惕地盯着冬兵。

“James,”冬兵的声音带着愉快,“我们现在在纽约。”

纽约?Bucky眼前飞速掠过一幅幅画面,那是他记忆里的纽约,他长大的地方,还有和他一起长大的Steve。

“这是你的记忆?”冬兵问。

Bucky警觉而迅速地打断自己的回忆,“你想干什么?”

“别紧张,亲爱的James。”冬兵看着Bucky的眼睛,“我对你的记忆没有兴趣,那是我无法拥有的东西。”

Bucky仍然警惕着以防止冬兵突然想剥夺他的记忆,这可是他仅有的最宝贵的东西了。

“好吧,James,我来找你,是想说我们到了纽约。”

“我知道,你说过了。”

“现在是1987年,你睡得可真久。”

“……1987年?”Bucky愣了一下,沉默下来。

“我不知道以前的纽约是怎么样的,不过现在,它可真美。”

Bucky仍然沉默。

在他从火车上坠落又被唤醒之后的短暂时间里,他大约知道那时战争刚刚结束,世界正在重建,而他没有机会打听到关于美国队长,关于Steve Rogers的任何事,在之后的每一次反抗未遂也是一样。不知不觉四十年过去,世界恐怕早已不是他认识的样子。

“James,你可不会老,别担心这个。”冬兵认为Bucky在替自己的身体担心。

“不会老的是你。”Bucky沙哑地说,接着他突然想到了Steve。——Steve也是个超级士兵,他现在还在吗?

“James,我就是你。”冬兵不厌其烦地重复这句话。

“所以,你来到了纽约,和我有什么关系?”Bucky习惯性忽略那句话。

冬兵向来没有表情的脸上出现一个短暂的微笑:“事实上,是我们到了纽约。”他强调了“我们”,伸手去解开牢笼的锁,“你有一整天的时间,看看这座城市。”

Bucky睁大了眼,这是第一次,冬兵主动放弃身体的控制权。

他感到施加在他意识上的压制被解开,黑暗飞速消失,繁华的夜景出现在他眼前,夜风微凉轻柔地拂过他的脸——

Bucky久久地站立,注视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

“喜欢吗?”冬兵问,就好像他真的站在Bucky身边。

Bucky没有回答,他仰头看着夜空闪耀的群星,长久地沉默在原地。

很多年很多年前的晚上,他和那个小个子的瘦弱少年躺在草坪上聊天的时候,头顶的星空与现在一模一样。

时间在变,世界在变,连他也在变,唯有星空亘古不变,一如既往。

出乎冬兵预料的是他没遭到多少反抗就拿到了身体的控制权,他以为会遭到Bucky激烈的反抗,就如同之前的每一次,但是没有。

“James?”冬兵犹豫了一会儿,“如果你想,我们还可以再多停留一天,毕竟纽约挺大的。”

“不必了。”Bucky回到那个笼子里,把自己关进去,“我想去的地方都去过了。”

“只是布鲁克林?”

“对,只是布鲁克林。”

“玩的开心吗?”

“……”Bucky看了一眼囚笼外的冬兵,闭上眼睛,“与你无关。”

他的确只去了布鲁克林,去了自己曾经的老房子,得知Barnes夫妇早在三十年前就去世了,而他们唯一的儿子James Barnes更是早就死在了战场上,成为美国队长的咆哮突击队唯一一个为国捐躯的烈士。

*

“Ste……美国队长呢?他不在了吗?”

“你不知道?”那个干活的中年人惊奇地看了他一眼,“队长在捣毁九头蛇的阴谋时和红骷髅同归于尽了。朋友,这可是妇孺皆知的故事,他是美国人民的英雄和偶像。”

*

Bucky的确是死了,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死了。

而他不过是个幽灵,游荡在不属于自己的躯壳里。

这个躯壳属于冬兵。

Bucky觉得疲倦漫涌上来,浸没了他。

*

“Bucky!”

他猛然睁开眼睛。

“那是谁?”Bucky大声问,“那是谁?!”

冬兵没有答复他。

Bucky注意到囚笼锁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他能感受到冬兵弥漫的凝重情绪。

冬兵遇到了能令他感到棘手的对手。

“Bucky!”这次的声音更清晰,穿透层层叠叠的意识深海,到达被锁在最深处的Bucky这里。

就算再睡上一百年,Bucky也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是Steve。

“Steve?!”Bucky摇晃着牢笼,试图打开门,“让我出去!那是Steve?!”

没有回应,囚笼牢不可破。

他没再听到那个声音。

那是Steve,Bucky没多久就确认这一点。Steve的声音就像一把钥匙,替他打开了牢笼的锁,可是Bucky还是出不去,只要冬兵不放弃,他就无法出去。

“Winter Soldier!”Bucky第一次主动呼喊住在身体里的另一个人。

“James,你让我分心。”冬兵出现在笼子外,皱着眉,“刚才我在……”

“是不是Steve?!”Bucky根本没在乎冬兵在说什么,他一把揪过冬兵,声音颤抖着,“刚才那个人,是不是他?!”

即使知道这一点,他还是想确认。

冬兵盯着Bucky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不认识他。”

“你知道。”Bucky松开冬兵,跌跌撞撞后退了两步,“那就是他。”

“James……”

“他还活着。”Bucky捂住脸,声音从指缝里漏出来,颤抖着带着狂喜,“Steve还活着。”

冬兵复杂地看着他,试图说话又最终没有说。

“让我出去。”Bucky努力让自己显得冷静一些,“让我出去……求你。”

冬兵垂下眼,低声说:“没有上锁。”接着他脸色忽然一变,“——我很抱歉,James。”

Bucky没明白冬兵上下两句话的关联,然而他马上就懂了。

剧痛。

将他整个意识几乎搅散的剧痛,Bucky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高强度的洗脑了,笼外的冬兵看起来也相当的不好受,疼痛令他几乎揪成一团,可他依然颤抖着给笼子换上新的锁。

“我……我很抱歉……你需要睡一觉……”冬兵努力压着自己的疼痛,哆嗦着告诉他。

Bucky在难以忍受的剧痛里眼睁睁地看着囚笼重新关上,而自己的意识也越来越微弱。

“不要伤害他。”在沉睡过去前,Bucky用尽力气挤出这句话。

痛成一团的冬兵没有回答他。

*

“请你别逼我这样做……”

这声音再次唤醒了他。

——他在伤害Steve,一清醒,Bucky立刻就知道了冬兵正在做的事情。

“不!”他扑在牢笼上,用力撞击,“让我出去!”

Bucky在害怕。Steve不会对他下重手,而冬兵却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杀人机器。

他必须出去。

哪怕只有一瞬间,他只要足够远离Steve就可以了。

囚笼开始晃动,Bucky被压抑太久的反抗意志一次性爆发,激烈程度足以让囚笼崩溃。

砰!

枪声。

“不!你在做什么?!!”

砰!砰!

“我会杀了你!”

砰!

“你敢杀他我就杀了你!!!”

冬兵放下枪,低喘了口气。他在头疼,Bucky的咆哮几乎要穿透他的脑袋。冬兵知道思维囚笼正在崩溃,Bucky的反抗出乎他意料地激烈。

感受着脑袋里的另一个人挣扎着想要出来,冬兵强压下自己的烦躁情绪和越来越强烈的头痛,冷硬地回答:“他是任务。”

*

“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最后。”

“你是我的任务!”头痛令冬兵失去了部分的判断能力,此刻他压着Steve,却没办法再下手,脑袋里的那个人用尽全力阻止他再下重手,他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精力去压制Bucky和抵抗头痛。

然后就是撞击和爆炸。

冬兵眼见着任务目标随着爆炸碎片一起向海里坠落,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就迎来Bucky最强烈的反抗。

“你疯了?!为什么不拉住他?!他是Steve!去救他!混蛋!让我出去!去救他!”

暴怒正在使牢笼加速崩溃,冬兵知道Bucky出来只是时间问题了,他出现在牢笼外,看着Bucky愤怒到几乎失去理智的眼睛,第一次觉得迷茫起来。

“他就那么重要?”

“我能为他不顾一切包括我自己!”Bucky毫不迟疑地回答,伴随着囚禁了他70年的牢笼轰然崩塌。

冬兵沉默地看着他,忽然伸手拽过近在咫尺的Bucky,蜻蜓点水般给了他一个吻。

“成交。”冬兵松开Bucky,闭上了眼睛。

Bucky睁开眼,毫不犹豫地松手跟着下坠到海里。

Steve。

“James,这是我作出的让步。”同时冬兵的声音响在他脑海里,“为你。”

亲吻自己的感觉也没那么糟糕。

Fin.

评论(3)
热度(5)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