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弃号

【降新】Track<3>

虽然没有做到日更但是竟然更了呢!

因为想到哪就写到哪所以有时候会因为太过随意而卡文

欢迎评论嘤


<1>告别<2>失误


*


<3>答案


新一坐在副驾驶上,视死如归地目视前方。

 

降谷先生的爱车他不是第一次乘坐,甚至可以说他对这辆RX7已经很熟悉了,比如副驾驶的手套箱里通常会放着一把水果味的硬糖、一个打火机、一个记事本还有一些零钱。糖是为柯南准备的,打火机应该是苦艾酒留下来的,记事本是“波本”用来速记的。在组织覆灭以前,他与降谷先生的战友关系让他没少坐上这辆跑车。

 

但此刻的情况与以前可完全不同。

 

“倒也不用那么紧张,新一君。”降谷一边开车一边说道,“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嗯……那个,降谷先生……”新一抓紧了安全带,“你说的‘补偿’究竟是……”

 

“啊,补偿。”降谷重复了一遍,像是刚刚才想起这回事般笑了起来,“因为新一君很过分啊,这样的事情都不告诉我,让我为你担心了好一阵子呢。”

 

“那是因为我想……”新一刚开口就意识到了什么,闭上嘴不肯再说了,在降谷久久没有听见下文,疑惑地朝他看过来时,掩饰般转开了头,“降谷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降谷用食指点着下巴沉默了几秒,忽然也移开了自己的视线:“那是借口啦,只是想请你吃一顿饭而已。我们有三四个月没见了吧?顺便,我也想确认一件事情。”

 

“哎?什么事情?”

 

降谷神秘地对他眨眨左眼:“想知道的话,就拿你刚刚没说完的那件事来换。”

 

新一果断地不打算问下去了,显然他想守护自己秘密的决心相当坚定。

 

……不过那件事倒也不是什么秘密,现在看来,是个相当拙劣的计划也说不定。他不该忘记降谷零是个拥有顶尖的洞察力与推理能力的人,那样草率地登场委实考虑不周了些,被拆穿也毫不奇怪。都怪当时案件吸引走了他的全部注意力,让他分不出更多的心神,去说一个更周全的谎言。

 

因为不想让降谷先生继续把他当成柯南那样的小孩子,所以一直在找机会,想以工藤新一的身份和降谷先生重新认识——这个算不上计划的计划本身就有够幼稚的了,结果还因为仓促的登场让降谷先生抓住了破绽……

 

新一忍不住长叹了一声,这算功亏一篑吧?实在是当时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公安不像普通警察,正常的刑事案件是没办法接触到降谷先生的,能在路上刚好碰见他已经是意外之喜,新一本来想找机会让相遇变得更自然一点,没想到案件就那么卡着时机发生了。

 

侦探的本能偶尔也令人烦恼呢。新一撑着脸看着车窗外的街景,再度叹了口气。

 

降谷瞥了新一一眼,并没有打算开口询问什么,反正问了大概也不会获得答案,他只是轻轻笑了笑,踩着油门混入了高峰期的车流里。

 

 

 

 

 

 

 

“降谷先生,你说请我吃饭……是请我到你家吃饭吗?”

 

“当然。”降谷把钥匙插进门锁,理所当然地回答,“你不是很喜欢我做的蛋糕吗。”他推开家门,接住了扑上来的白色身影,“哈罗——”

 

“倒不是蛋糕的问题……哎,狗……?”新一看着降谷怀里亲热地扑腾的白色小狗,怔住了,“降谷先生……你原来还有养狗啊。”

 

降谷从哈罗热情的欢迎里勉强抽身,看似无奈地对新一摊了摊手:“是这家伙自己要黏过来的啦。”

 

但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新一有些好笑地想。他仍然站在公寓外的走廊上,好奇而拘谨地看向门内,却没有再往前走的意图。

 

降谷是直到把手里拎着的蔬果都放下,安置好哈罗之后,才发现新一一直站在门口的。

 

“新一君,怎么不进来?”

 

“啊。”新一挠了挠头,“我可以吗?”

 

“这算什么问题。”降谷叹了口气,直接伸手拉住了新一的手腕,将犹豫的少年拽了进来,“你还是柯南的时候,可是哪里都敢去的不是吗?”

 

“我已经不是……”新一及时吞下了自己的小声抗议,别扭地转开头,“因为降谷先生一直很神秘啊,就这样让我走进你的私人空间,没关系吗?”

 

原来他在意的是这个。降谷恍然大悟地眨了眨眼,忽然生出了一种哭笑不得的荒唐感来。这看起来确实是十几岁的少年会在意的事情,“安室透”和“波本”的神秘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个原因想必这位名侦探也心知肚明,那时候他几乎对所有人都保持住了这份神秘感,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柯南,甚至连风见都不太清楚他在“那边”的具体情况。可是现在,降谷零为工藤新一敞开了大门,他在欢迎侦探踏入他的私人空间,而侦探不知为何踌躇不前——

 

年轻人的想法有时候真的很捉摸不定。

 

“当然没关系。”降谷回答说,“降谷零没有什么需要对你隐瞒的。”

 

 

 

 

 

 

新一捧着降谷给他倒的热咖啡,隔着杯口上弥漫的雾气在打量这个公寓。是简约得很有降谷风格的类型,整洁干净自不必说,靠在床边的那把吉他让新一的视线为它停留了几秒。他想起了上次降谷在波洛咖啡厅弹吉他为园子解围的事情,一个近似于笑声的小音节不小心从他的嘴里逃了出来。新一很快就意识到了,他掩饰性地小口啜饮了一口咖啡,注意力再度被脚边那团晃着尾巴的毛茸茸吸引走。

 

记得它是叫……“哈罗?”新一试探地摸了摸小狗的脑袋,哈罗对此相当受用,小声地“嗷呜”了一声,窜上沙发,跳进了新一的怀里。

 

一人一狗以高度相似地姿态凝视着正在半开放厨房里忙碌着的降谷的背影,区别也许就在于新一不会摇尾巴也没有尾巴。

 

“哈罗,你觉得降谷先生怎么样?”新一小声说。

 

“汪呜?”听见自己名字的哈罗抬起头来,对着这个从来没有被造访过的公寓里首次出现的客人抖了抖耳朵。

 

“是吧,你也觉得他……”

 

“与其和哈罗打听我,不如直接来问我比较好哦,新一君。”降谷端着做好的料理,冲着新一眨了下眼睛,“都说了,我没有什么需要对你隐瞒的。”

 

被意外抓包的名侦探,慌忙松开怀里的狗,支支吾吾地想要辩解,紧接着就在降谷并不打算掩饰的笑声里,自暴自弃地扭开头。

 

 

 

 

 

在与安室透相处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除了对这个人极其出色的推理能力和洞察力的佩服以外,新一最为惊叹的大概就是他的烹饪手艺了,哪怕在最初只知道他是组织里的波本时,柯南也无法拒绝波洛咖啡厅的早点套餐。

 

在成功变回去以后,新一也曾装作无意间路过波洛咖啡厅,然而最后只获得了“安室先生已经辞职了”这一令人遗憾的消息。

 

那时的心情说不上失望,更多的是一种“意料之内”,还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意料之外的怅然。

 

所以,关于“在降谷先生家里吃降谷先生亲手做的晚餐”这件事,毫无准备的工藤新一对此感到由衷的高兴。

 

而降谷零只是在听少年轻快地说完“我开动了”以后,就撑着脸安静地看着后者。在车上时他对新一说的那句话并不是真的借口,他确实有一件事想确认——一件有关于他自己的心的事情。

 

在江户川柯南失踪时、在发现工藤新一与柯南的关联时,或者说更久以前,在与小侦探一起经历危险时,他那颗躁动不安的心——

 

他一开始并不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不可细想不能深究,直到他戳破了工藤新一关于身份的谎言。在发现工藤新一和江户川柯南是同一个人这件事的瞬间,降谷并没有因为自己被隐瞒而感到太多愤怒,在那个瞬间,他心里仿佛松了口气,似乎在他内心深处有一个如释重负的声音在说:“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工藤新一就是江户川柯南这件事太好了。

 

为什么?

 

降谷零花了一整夜外加一整个白天的时间思考“为什么”,而现在,他确认了答案。

 

“降谷先生……?”

 

少年的声音唤回了走神的降谷,他这才发现自己盯着新一看太久了。

 

“啊,新一君,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降谷没打算解释自己的行为,他看似不经意地问道,“你和兰小姐,进展如何了?”

 

新一愣了愣,神色逐渐温柔起来。“兰……是对我而言特别重要的人。”他平静而温和地说。

 

降谷努力让自己不要被那声音里所含的的讯息刺痛,本该如此——他告诉自己,本该如此。

 

“但我想,”新一看着窗外柔和而明亮的圆月,深秋的风卷起月光轻柔地拂过他的脸,“那也许并不是爱情也说不定。”

 

降谷屏住了呼吸。

 

“那么,新一君。”降谷听见他的心跳声混着他的说话声,汇聚成一种奇妙的痛楚,似乎麻痹了他心里蔓延的躁动,又仿佛唤醒了另一种新的苦涩,“我可以追求你吗?”




评论(13)
热度(130)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