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MCU】【Captain America中心】Shield[粮食向旧文修改重发_(:з」∠)_]

Charters: Steve Rogers, Natasha Romanoff, Sam Wilson
Pairing: None[Steve/Shield?]
Rating: G
Warning: 粮食,无CP,非要说的话,对盾牌表现出明显的偏好。
Summary: 在决战Hydra的前一夜,Steve无可避免地想起了过去,在翻天覆地的七十年中,只有盾牌是他唯一没变的战友。
Notes: 今天翻出这篇发现差一点写完就写了顺便修改了一点…感谢我还记得当时想要表达的东西,中心无非是“会受伤的普通人Steve”和“无坚不摧的Captain”,盾牌暗喻着很多东西,希望能够被看出来> <

:::

Steve扣上手套,缓缓呼一口气。穿上七十多年前的制服让他有些不真切感,仿佛一瞬间回到了那个满是战火和硝烟的时代。 

“你现在看起来完全和宣传画差不多了,方便给我签个名吗Captain?”Natasha对着他吹了声口哨,调笑的语气简直像流氓面对着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她大概还在拿着“以Steve九十五岁的高龄却还是学不会怎么去亲吻一个姑娘”的事儿笑他,不过管他呢,Steve对自己至今还是个处男的事实没感到什么好羞耻的。 

“等我们摧毁Hydra,我给你的每一件衬衫都签上一个。”Steve通常很少见的幽默感突然冒出来,紧接着被忧虑驱逐走了,他锁着眉近乎咬牙切齿地叹息了一声,“我沉睡了这么久,一切都变了,唯独Hydra还是老样子。” 

“Always.”Natasha表示理解地耸肩,把那个改变外貌的高科技小玩意启动,对着镜子左右看了下另外一个女人苍老但风韵犹存的脸。 

“也有不变的东西。”Sam把那能帮助他飞翔的机械背在背上,调整好,倏地展开羽翼,满足地说道,“像我的翅膀,还有Cap你的盾牌,它可是陪了你七十年。” 

七十年。这个数字让Steve再次非常短暂地恍惚了一下,接着伸手拂过被平放在桌面上的盾牌。它陪伴了他七十年,陪伴他出没在枪林弹雨中,陪伴他见证纳粹的毁灭,甚至陪伴他一起被冰封在北极,又陪伴着他在七十年后解冻苏醒,它的确是Steve的好战友,最默默无闻的那种,却又是另一种意义上Captain America的身份象征——美国国旗的配色注定了它和Captain America拆解不开的千丝万缕。 

Steve抚摸着接近中央那颗银白色五角星附近的一小块焦痕,那是在盾牌被上漆以前被Peggy——生气的Peggy——近距离打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红色和蓝色的漆无法遮掉它,不过奇怪的是在那之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给盾牌留下痕迹,哪怕是硬抗了一颗导弹它也完好无损,除了那些很方便清理的熏黑,甚至连漆也不会掉。 

Steve几乎要惊叹Howard制作的东西的质量了——他身上的制服也是出于那个才华洋溢的Stark之手——不过话说回来,地球所有的振金加起来,也才足够做这么一块盾牌,它的坚固程度倒也有些理所当然。只是,Howard究竟耗费了多少心力,才能在那个科技并不发达,战火纷飞的年代里找到那么多的稀有金属并且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给Steve打造了一面盾牌? 

Steve不知道答案,也永远不能知道了。他和那个相当绅士风度又极具冒险精神的科学家算是不错的朋友,Howard在科研方面帮了他很大的忙。然而当他沉睡七十年又再醒来时,他看见了一个只存在于Howard描述中的世界,而那个改变了世界的老朋友变成了一块大理石墓碑。Steve甚至和Howard那个继承了他极高的科学智商和冒险精神,唯独没有学会他的绅士风度的儿子成为了战友,更可笑的是Tony看起来甚至比Steve还大上不少。 

所以当Tony告诉他Howard找了他一辈子,始终没放弃过时,Steve的确感到了一阵茫然无措。他不记得自己和科学家的交情好到他值得后者耗费一辈子去寻找一个在当时被认定已死之人,Howard对他的信任几乎到了盲目的程度——到了他根本不相信以国家之名,为自由而战的Captain America会死于小小的飞机坠毁的程度。 

此刻Steve多少有点渴望能够再见到Howard,已死之人还活着,而搜寻者早已灰飞烟灭——Hydra欠下的另一笔血债。 

“嘿,Rogers,你到底有没有谈过恋爱?”戴好假发的Natasha——她看起来完全是另一个人了——像闲不住似地问,“我认识一个护士……” 

“谈过。”Steve干巴巴地丢出一个答案以期能堵住Natasha Romanoff的嘴,在他看见陌生的脸上陡然生出一种大概称之为“八卦”的表情之后他就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哇哦,和谁?什么时候?” 

Steve叹息一声:“Natasha,你就不能专注于等下的任务么?” 

“战前闲聊有助于放松。”黑寡妇一本正经地回答道,看见Sam也是一脸好奇之后,Steve无可奈何地缴械投降。 

“七十年前。如果你的特工必修课里有一门叫做《神盾局历史》的课的话,你会认识她的,Peggy Carter。” 

Natasha思索了一小会儿,点点头。“就是我们在放置Zora的那个废弃神盾办公室里看到的挂像上的女人?”得到Steve默认的眼神后,她微笑起来,“眼光很棒啊Captain,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是啊。”Steve回答道,目光落在盾牌上,但好像完全不在看着这儿

他的怀里还藏着那个古旧的怀表,盖子反面的老照片早已模糊不清,但是依稀还能看出Peggy的模样,妩媚迷人,杀伐凌厉。她对Steve而言是特殊的,Peggy几乎见证了所有关于Captain America在七十年前的所有重要时刻。

从Captain America的诞生到“死亡”,她都亲身经历,Peggy Carter本身,就是一部关于Captain America的传奇传记。

Steve在前些时候去看过她,对于超级战士而言,七十年不足以在他身上刻下痕迹,但对于Peggy而言,七十年实在太漫长。Steve还年轻如初,而他的Best girl已苍老得足够接近死亡

他还欠她一支舞,一支永不能兑现的舞。

唯一令Steve感到些许安慰的是她生活得足够好,至少能够——平静地迎来她的死亡。

这样就足够,Captain America不能给予的,会有别人给予,Steve能做的就是尽己全力去保证那样的平静,保证所有像Peggy那样的平凡人能够不被恐惧支配。

那是Captain America这面美国之盾的存在意义。

Steve拿起盾牌,感到一丝不同平常的沉重——他应该早就非常熟悉它的重量了才是。于是他知道那沉重来自他的心。

——两次。

Bucky,和Winter Soldier。

第一次是七十年前,极速行驶在雪山峭壁边缘的火车上,Bucky拿起他的盾牌迎敌,然后Steve没能抓住他的手。

在那之前Steve坚持认为士兵只是战争中无辜的棋子,在那之后Captain America决定要彻底清除Hydra。

只有Bucky对他一如往日对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一样,Captain America对他而言还不如Steve Rogers这个名字的分量重。

可是Bucky留在了冰冷的雪山里,把他作为Steve Rogers软弱的一面同时留在了那里,剩下的是Captain America,那个永不退缩的Captain。

第二次在七十年后,Winter Soldier拿起他的盾牌——作为敌人

Steve从没有想过这个可能,认定已死的挚友幽灵一般地出现了,眼神凛冽如西伯利亚的寒冬,机器般精密。

那是Winter Soldier,那是他的敌人

那是Bucky,那是他的挚友

当Steve Rogers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他还有Bucky。

他会好好完成任务,Winter Soldier是敌人,Captain America一定会阻止Hydra的阴谋,而Steve Rogers会陪着Bucky直到最后

他向来乐观,充满希望。

Steve再次用力擦过那个焦痕,把盾牌负在背上,“该出发了。”他沉声说。

—The End—

评论(1)
热度(9)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