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京震】邻里(1)

武术教练京x自由工程设计师震,秉承lo主一贯的傻白甜_(:з」∠)_一切以甜为最终目的,大概没什么逻辑,lo主文力喂狗,有什么奇怪都是我的错_(:з」∠)_

与真人无关,只有OOC是属于我的。

以上。

***   ***

吴师傅刚过而立之年,单身,独居,整层楼就他一家,隔壁屋子空了好多年。吴师傅也想过什么时候隔壁搬来一个漂亮姑娘,指不定能和他邻居做着做着做成情侣。就算不成也行呀,有个漂亮邻居,看着都养眼。吴师傅就这么想着,度过了他住进新家的头两年,隔壁屋子还是无人问津,漂漂亮亮的样板房平白积着灰。

再后来吴师傅就越来越瞅着自己的单身公寓嫌小了,方寸大的地儿,打拳练功都伸展不开,他看着隔断自家和隔壁的墙,开始盘算着干脆攒钱买下隔壁,打通这堵墙,给自个儿扩建出一个练功房来。至于到底能不能动工,那不在吴师傅的考虑范围内。反正他算过了,这买下隔壁扩建的价格,比再买一套新的大点儿的房子要便宜许多,谁不知道现在房价拼命涨呀,吴师傅买这公寓的钱搁现在能在五环外买个厕所就顶天了。

生活不易呀,吴师傅感叹,准备开始攒钱。偏偏这时候,独自一人来大陆闯荡的台湾同胞张先生好巧不巧相中了这屋,交了首付,隔天就拖着行李箱入住了。

吴师傅还没燃起的一腔热情顿时熄灭成灰,你说这早不搬晚不搬,怎么就偏偏在吴师傅蓄力准备一掷千金的时候搬进来了?枉费吴师傅这几天夜夜都在梦里描绘扩建后的公寓,还未开始实施就夭折的计划着实让他郁闷了好一会儿,但吴师傅到底是个爽快人,没多久就放下这事儿,去隔壁按铃串门儿去了。

以后就是邻居嘛,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了好办事儿,比如借个酱油炒鸡蛋什么的。吴师傅想。

门开了一半,张先生站在屋里,呼吸都不匀,显然整理屋子累得够呛,他疑惑地看着吴师傅,想等后者先开口说话。

吴师傅张了张嘴。“呃——”他突然没了词儿,这是个罕见情况,要知道吴师傅一张娃娃脸从小到大打遍天下无敌手,男女老少通杀,任何时候都能蹦出几个套近乎的字眼,因为对方不会聊天而说不下去的情况,有;但是吴师傅自己说不出话,那可是头一回见。

“你好?”张先生还在等着。

“啊,你好……我——” 吴师傅挠了挠头,转身指了一下自家家门,“那个,我就住在你隔壁,我姓吴,呃……” 他搜肠刮肚,愣是没挤出下半句来。

张先生抿着嘴笑,有点腼腆地主动伸出手,结束了吴师傅渣到不行的搭讪行为——姑且认为是搭讪。

吴师傅松了口气,赶紧握上,这会儿他忽然又找回了节奏,几句话就成功让张先生没忍住笑出来,气氛轻松愉快。张先生是个挺好相处的人,吴师傅想,所以他怎么就一下子说不出话了?

那天的晚些时候,吴师傅总算弄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词穷了,不为别的,就因为张先生长得好看。

面对长得好看的人,词穷是理所当然的,吴师傅给自己扯理由。那门开的一瞬间,张先生站在门内,穿着灰色工字背心,脸上身上薄汗一层,呼吸引得胸膛起伏……停。吴师傅琢磨,这怎么越想越不对劲啊?

总之,张先生就是长得好看。

吴师傅突然又开心起来了,那个“想要个漂亮邻居”的愿望怎么说也算是实现了,谁说漂亮只能是姑娘家呀?按吴师傅说,张先生配上“漂亮”这俩字,一点都不违和。

于是吴师傅就这么和“说漂亮一点也不违和”的张先生做起了邻居。

说是邻居,但吴师傅碰见张先生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像张先生根本不出门似的。宅男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吴师傅总觉得有点失落,养眼的邻居嘛——碰都碰不着,还怎么养眼啊?

吴师傅有心观察起张先生的作息规律。

清晨五点起来晨跑,没碰见。

六点半回家收拾,没碰见。

七点出门准备上武馆,没碰见。

下午三点回家睡午觉,没碰见。

五点出门锻炼,没碰见。

晚七点吃完饭回家,没碰见。

九点被同武馆的段师傅喊去吃宵夜,没碰见。

十二点回家……碰见了。

有点浅薄醉意的吴师傅凑上前去和张先生打招呼:“小张,早啊。”

“不早了,吴师傅。”张先生很有礼貌地冲他笑了笑,“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吃宵夜呀!”吴师傅说,看着张先生一副要出门的行头,笑问,“怎么?这么晚还要出门呀?”

张先生抬起手表看了看,一本正经:“新的一天刚刚开始嘛,我去吃早餐啦。”

吴师傅下意识回头看了看楼道外黑漆漆的天色,怀疑道:“早餐?”

“其实是晚餐啦。”张先生摆摆手,叹了口气,“我一天没吃饭啦。”

“这么晚哪还有吃的啊?”吴师傅心里一动,顺嘴说道,“那些个路边摊儿,都不靠谱,指不定吃了就闹肚子了。”他选择性遗忘了自己刚从“不靠谱”的路边摊子大快朵颐回来。

“哎呀我也知道啦……只好买泡面啰。”张先生苦恼地耸耸肩,“刚搬过来就好几天连夜赶设计,哪里顾得上吃饭啦。”

所以碰不见张先生是因为他在工作。吴师傅心下了然,又借着昏暗的楼道灯打量了一下张先生,黑眼圈,青色的胡茬,比起第一次见面那会儿那叫一个憔悴。

“现在出门哪里买的到泡面,711又挺远的,你看现在都十二点多了。”吴师傅忽然说。

“没办法嘛……”张先生苦笑,“总不能不吃啰。”

“不如去我家吧,我做宵夜给你。”吴师傅继续说,他并不是总在外面解决三餐的,只不过一个人吃着实没意思,吴师傅更喜欢一堆人凑一起吃饭的氛围,但这不影响他拥有一手好厨艺。

张先生愣住了。“这怎么好意思啦……”

吴师傅却已经开始拉着人往自家门前走,一边絮絮叨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是邻居嘛。”

张先生拗不过他的热情,况且的确太晚了,犹豫了一阵子后也就半推半就地跟着吴师傅进了家门,后者招呼张先生坐下以后就一头钻进了厨房。

吴师傅面对砧板,沉息吐气,拿着菜刀硬生生演绎出手执兵器的气度,下刀精准,一颗番茄切成差不离的八瓣,丢进锅里,倒下蛋液,拿出酱油……

“等等!”

“嗯?”吴师傅回头,看到张先生站在厨房门口,而张先生看着他手里的酱油。

“那个是酱油啦。”张先生说,“吴师傅你喝醉了喔?”

“是酱油啊……我没醉。”吴师傅那点酒早醒了,说着特地把标签转到眼前,生抽酱油,没错呀。

张先生显然很迷惑:“你不是在炒蛋吗?”

吴师傅点头:“对呀。”

张先生吃惊:“炒鸡蛋放酱油?”

“没错啊。”

“谁炒鸡蛋放酱油啦!”

“谁炒鸡蛋不放酱油啊?”

“……”张先生保持着吃惊的表情。

吴师傅一边颠着锅,一边看张先生保持吃惊的表情。好看的人果然什么表情都好看,他眯着眼笑,有点愉快。

“所以,小张你是哪儿的人啊?”吴师傅一边炒鸡蛋,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试图和张先生聊起来。

“啊……我是台北人啦。”张先生的回答慢了半拍,似乎刚从加酱油的的番茄炒蛋里回过神来。

难怪说话总有一股子软糯劲儿,吴师傅乐了:“原来还是个台湾同胞啊?为了海峡两岸的和谐友好交流,我是不是该做一桌满汉全席?”他说得一本正经,手里动作娴熟流畅,张先生抽了抽鼻子,被香气勾起一阵咕噜咕噜的声响。

“炒鸡蛋比满汉全席好吃啦……”张先生小声咕哝,靠着门边看吴师傅像个专业厨子一样捣鼓宵夜。感觉……还不错?张先生刹那间有点晃神,有个人愿意深夜为你下厨,笑眯眯地问你喜欢吃什么,嗯……喜欢不加酱油的炒鸡蛋。

结果张先生在吴师傅的不住怂恿下到底还是尝了那盘番茄炒蛋。好像也并不难吃?张先生紧蹙的眉头舒展开,主动挟了第二块鸡蛋。

“……好吃。”张先生说。

吴师傅撑着脸坐在他旁边,神色间有点小得意:“是吧?”

“嗯。”张先生含糊地应着,埋头继续吃。

吴师傅看着他,觉得心都要飞扬起来了,所以说给自己做饭多没意思,给别人下厨看着对方吃才是享受嘛。

那天晚上送走张先生以后,吴师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丝毫不见睡意来袭,一闭上眼张先生就从脑海里跳出来,抿着嘴冲他笑,这搁谁也睡不着呀。但吴师傅根本没有去细想为什么自己脑海里忽然住了一个张先生的事儿——又或者他不敢也不想去深究。

幸好第二天吴师傅轮休,不用担心睡过头,于是他索性爬起来,撑着地儿做起了俯卧撑,折腾到后半夜才总算累得乏了,摇摇晃晃地栽到床上,没片刻就睡过去了。

这回脑海里的张先生倒没有再跳出来冲着他笑。

隔天吴师傅睡过了晨跑时间,直到太阳懒洋洋地晒进来才转醒,他打了个呵欠,直接就在床上练起仰卧起坐,外面似乎有点声响,但吴师傅的脑子仍然迷迷糊糊的,接收讯息却不处理。

片刻后总算开始运转的大脑分析出了那个讯息——敲门声。吴师傅恍惚地眨眨眼,又过了几秒大脑才下达指令,让吴师傅起身,走到门口,开门。

张先生站在门外,抿着嘴冲他笑。

***   ***

话是这么说但lo主还是想求repo啦……(・‘ヘ´・;)ゞ

评论(18)
热度(16)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