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京震】邻里(2)

我已不指望我蜗牛一样的更新速度……量还少_(:з」∠)_

还是傻白甜,虽然感觉很像白开水一点都不甜……_(:з」∠)_

与真人无关,只有OOC属于我。

***   ***

吴师傅瞬间清醒了。

张先生的气色看起来比昨天晚上好了太多,显然精心打理过了,要是再穿身西装活脱脱就是社会精英的典范,虽然一身休闲运动服也很好看。

吴师傅头一次觉得自个儿的词汇量严重匮乏,要不怎么除了好看,再也想不出什么别的高大上的词儿去形容张先生?

“早上好,京哥。”

“早上好。”吴师傅挠头,张先生总不会是特地敲门和他说早安的吧?“……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啦……就是京哥你昨天那么晚了还亲自下厨请我吃宵夜……”张先生略微有些局促,“所以今天……换我来请你吃早餐啰?”

吴师傅稍稍一怔,转眼就笑着应下来:“好啊,要请我吃什么?”

“豆浆油条?煎饼?”张先生说,“这要看早餐摊的阿嬷有什么卖啰。”

“原来不是你亲自做啊?”吴师傅装作很失落的语气。

“啊……”张先生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因为刚搬过来没多久,厨房还没来得及置办完全啦,京哥不好意思啊,下次一定请你啦。”

“我看起来有那么斤斤计较吗?”吴师傅挑眉,完全是调侃的调子。

张先生连忙摇头说没有。

然而他很快就怀疑起来了,吴师傅不喝豆浆也不吃煎饼,他喝豆汁。并且还非要张先生一起喝。

“怎么了?豆汁儿多好喝呀。”吴师傅笑眯眯的,张先生脸上那点儿为难可瞒不过他,喜欢豆汁的外地人不是没有,但看起来张先生绝对算不上一个。

张先生看着吴师傅脸上明明白白摆着的“我就是故意的”的表情叹气,他算是明白了,别看吴师傅都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那心性大概还和孩子一样,对恶作剧有着天然的喜好,但偏偏张先生对此没辙,只好顺着吴师傅的意,低头喝了一口豆汁。

吴师傅很期待地看着他。

张先生很配合地皱着眉艰难地吞下。

“怎么样?”吴师傅的声音里笑意藏都藏不住。

“还行啦……”张先生非常勉为其难地说。

“那就再来一碗呗?”

张先生坚决果断地摇头。

吴师傅这回干脆直接笑出了声音,拿过张先生的那碗豆汁移到自己面前,转头再点了一碗豆浆递给他。“不逗你啦。”吴师傅说,笑得弯弯的眼睛闪亮亮的。

吃完早餐以后两人并着肩散步回家,一路上天南海北地闲聊,到家门口之后吴师傅甚至已经弄清楚了张先生最喜欢的颜色和最近阅读的一本书。然后他忽然意识到张先生对他的称呼变了,从早晨的第一次见面开始,张先生用的一直是“京哥”,而在几个小时以前的深夜,张先生还拘谨地叫着他“吴师傅”。

感觉有点儿奇妙,吴师傅想,他和张先生的相处没有客套没有疏离,一切都自然而然,不需要刻意找话题,也不需要保持一个既不陌生也不熟悉的距离,就好像他们是彼此已经认识了很多年的老朋友,而跨越这一步他们大概只用了一顿宵夜加一顿早餐的时间。

那之后张先生和吴师傅算是彻底熟络起来,通常是吴师傅晨跑完准备去吃早餐,而张先生坐在早餐摊子边,咬着油条向他招招手,给他挪一个位子出来,两个人边吃边闲聊;或者是偶尔在摊子边没找着张先生,吴师傅会打包一份豆浆油条带回家捎给他——张先生一准儿是在赶设计,没来得及出门吃饭。

又或者是张先生站在坏掉的电梯前叹气,想着他住在31楼,正在等电梯修复和主动爬楼之间权衡犹豫,而吴师傅晨跑回来,还带着一身微冷的晨露,只看了一眼罢工的电梯,就转身小跑着跨上楼梯。

“小张,别等了,一时半会儿修不好的。”吴师傅站在楼梯转角,保持着原地跑步的状态,说话卡在换气时间里,语速稍快,“就当锻炼身体啦,三十一楼也不是很高。”

张先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喃喃念着“也不是很高”跟上了吴师傅。

“京哥,你体力这么好啊?”五层楼,张先生还有时间和吴师傅聊天。

“那当然,我可是学功夫的。”走在前面的吴师傅回了下头,对着张先生挥了挥拳头。

“京哥,等等我。”十层楼,张先生扶着栏杆,微喘着气。

吴师傅缓了缓步子,转过身踩着小跑等他,“小张,你应该多锻炼锻炼。”

“有有锻、锻炼的。”张先生站着休息,“我每个月都有去健身房啊。”

“那点时间哪儿够啊。”吴师傅说,“除非你每天都泡在那儿。”

十七层楼,张先生觉得自己到了极限,必须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了,跟上吴师傅的速度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京、京哥……慢、慢一点啦……”一句话,张先生愣是换了四五次气,显然累得不行。

吴师傅把自己的水瓶抛给他,干脆坐在台阶上等张先生回过气儿来。

张先生侧身逆着晨曦的微光,留下一圈金色的轮廓,连仰头喝水时滚动的喉结都能看得清晰。

吴师傅忽然怔了神。

“京哥,京哥?”

“啊?”吴师傅回神,张先生站在他面前把水瓶递给他,顺道握紧了吴师傅的手把他从台阶上拉起来。

“走吧。”张先生抬头看了看回旋好像没有尽头的楼梯,表情悲壮得好像是在去赴死的路上。

吴师傅很快把刚才的瞬间抛在脑后,拍了拍张先生的肩膀:“没事儿,小张,你要是真走不动了,我可以抱你。”

二十六层,张先生觉得自己的速度大概比乌龟也快不了多少,腿更是灌铅般沉重,每走一步都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不过张先生是真的走不动了。

吴师傅想了想,让张先生坐在楼梯上休息,他自己蹲在更低几层的台阶上,伸手缓缓按压起张先生的小腿。

张先生惊了一下,全身都紧绷起来。

“放松啦小张,绷那么紧会更累的。”吴师傅捏了一下他硬邦邦的小腿肌,抬头看了张先生一眼,“给你按摩一下,不然估计你明天腿得酸得站不起来。”

“喔……”张先生握紧手里的水瓶,愣愣地看着吴师傅,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吴师傅的前额和睫毛,还有一部分鼻尖。

吴师傅的按摩的确有效,张先生能感觉到小腿的酸痛逐渐缓解,可他只是盯着吴师傅额头上的汗珠,看着它由二聚一,逐渐向下蜿蜒,最终悬在吴师傅的鼻尖上摇摇欲坠。

汗珠坠下,张先生恍惚听见了它坠地的声音。

啪嗒。

“好啦,小张,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吴师傅说着,把他拉起来。

张先生点头的时间有那么点延迟。

“最后五层,需不需要我抱你上去?”吴师傅又揶揄上了。

张先生当然摇头,刚才的那种恍惚一闪而灭。

电梯运行的声音忽然响起,吴师傅朝电梯间探了探头,十分惋惜地说着:“大概用不着了。”

最后五层他们搭修好的电梯上去的,看到家门的一瞬,张先生很有一种披荆斩棘终归故土的成就感,想要迫不及待地打开门,向着家里大喊一声“我回来啦”,即使没有人在听——当然如果有人是最好的。

“小张啊,你得多锻炼。”进家门前,吴师傅语重心长地说,“过两天,和我一起每天晨跑吧。”

张先生想说自己起不了那么早,他当然知道吴师傅每天清晨五点就起来跑步,转念一想五点的时候他也并不是在睡觉,他的生物钟还是很正常人的,一般的清晨五点,通常张先生在……玩手机。

“好呀。”张先生应下来,抱着“说不定过几天吴师傅就忘记这事了”的侥幸心理。

两天以后,清晨五点,天色介于夜幕与黎明之间,张先生家的门铃被摁响。张先生看着门外的吴师傅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两天前的那个约定。

“早上好呀,小张。”吴师傅说。

***   ***

依旧不要脸地求评论_(:з」∠)_

评论(11)
热度(14)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