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沉迷守望先锋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钗素】迟来的肉粽

一个字。肉。赶不及端午节没关系,赶上了父亲节!【。

代表续缘和悟剑声祝两位父亲节快乐~【喂

带有轻微双秀

***   ***

再一次分配好各自的任务后,麒麟星坐在城主椅上轻咳了一声,捂住胸口。方才城外对上崇真三誓,忽遭幽影偷袭,以一敌四,虽安然脱身,但仍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闷亏,此刻体内气血翻涌,即便无损功体也并不好受。

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麒麟星抬头,对上了苍鹰面具后无声的关切目光。

“咳,吾无恙。”麒麟星在面具的掩饰下眨了眨眼,试图摆出他魔吞不动城城主的威严说话,然而苍鹰不为所动,通过按着他肩膀的手输送真气,查看麒麟星的伤势。

不动城城主只得闭目调息,配合在体内流转的内力将翻涌的气血压下,再次开口:“无须担心。”

苍鹰在他身边又站了片刻,确认麒麟星真的无恙以后才撤下手,默默退回原位。

“燎宇凤……是我的错觉还是你今天又穿太金,我总觉得有点闪。”银豹侧身与他的搭档咬耳朵。

燎宇凤低头扯了扯自己身上比起以前已经很素淡的衣服,轻踹了银豹一脚:“又不是我在放闪。”

银闪闪的末日之狂嗷了一声,委委屈屈:“你踹我……”

“……”刀猿艰难地扭过头,恰好与同样扭头的剑狼对上视线,两个新人在彼此眼中都看见了同样的意思——“你被闪瞎了?好巧我也是啊。”

“而且还是双倍伤害。”碍于面具不方便捂眼的刀猿沉痛地说。

“同意。”寡言的剑狼难得附和。

只有金狮岿然不动,看着麒麟星与苍鹰,笑得有那么一点点意味深长。

***   ***

不动城内,苍鹰的居所。

“耶~你急匆匆把吾拉来此处,究竟为何?劣者不是说过吾已无恙,崇真三誓尚不够对吾造成威胁,你就麦再担心了。”

苍鹰不语,卸下脸上面具扣在桌上,沉默的剑客露出他斜贯右脸的英雄疤,郑重地看着麒麟星。“啊。”

麒麟星噎了一下,向后退了一步:“这——你为何突然想……”

苍鹰亦向前一步,拿开麒麟面具,不由分说就侧头封住了城主大人的嘴唇。他一直想说麒麟面具的设计简直绝佳,让人专注于裸露在面具外的嘴唇上,移不开视线。

给屈世途点一百个赞。

“叶小钗,这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麒麟星——或者说苦境第一神人,清香白莲素还真,被拥着倒在床上,雪发散开,微蹙着漩眉看着撑在他上方的叶小钗,“素某也知这些时日你我独处的机会不多,可素某肩负武林重任,你该知晓。”

“啊……”叶小钗只是摇头。

“素某没受伤,叶小钗,你反应过度了。”

叶小钗伸手覆着素还真的脸,拇指轻按着柔软的嘴唇摩挲。

“不,并非素某不想……”纵使素贤人脸皮再厚,承认这一点也让他脸色微赧,“只是白日宣淫总归不太妥当,况且素还真还在不动城内,也不知齐天变什么时候就上门讨人来了……”

面对喋喋不休的白莲,叶小钗只做了一件事——俯下身,再度堵住了他的嘴。一番纠缠分离后,素还真红着脸微微喘息着,依旧撇着嘴小声咕哝:“分明还有许多正事待做,素某却在……”

叶小钗无奈了。他并非不知轻重缓急,只是认为此刻尚有暇余时间,若等到事情一一浮出水面,苦境大忙人就真的闲不下来了,四处奔波,也不知要受多少苦……想到不久前才受伤断足的素还真,叶小钗心里泛起一阵无可奈何的疼。

……罢了。

“叶小钗?”见他出神,素还真唤了一声。

“啊……”叶小钗回敛心神,在素还真耳边轻语。

听得心音传来之语,素还真怔愣片刻,只见叶小钗一脸正直,虽然把不舍都写在脸上了但还是放开他坐起来,即使深知刀狂剑痴的老实正直——他说不做了,大概就是真的念及素还真事务缠身——也不免有些咬牙切齿。丝毫不懂情趣、这么久了也没弄明白什么是欲迎还拒的叶小钗,素某分明已经情动,却在此时说不做了,这、这分明是在欺负人!

清香白莲恨恨地咬牙,勾住叶小钗的脖子拉近自己,在后者略带错愕的目光下一口咬上对方的嘴唇:“素某,现在,就在,做正事!”

***   ***

刀猿苦着脸,琢磨着他遇到瓶颈的刀法,一边剑狼正在一丝不苟地练习剑法,他们的魔吞天邪流虽然配合日益默契,但碍于自身实力限制,威力总达不到最大化,在近几场战斗里用处已是越来越小,虽然是新人,但刀猿剑狼并不想成为拖后腿的人,努力想要有所突破。

而不动城中对刀剑配合造诣最深的就是那位不良于言的苍鹰前辈了。刀猿眼前一亮,说做就做,拖着剑狼就奔向苍鹰的住处。

站在前辈的房门外,刀猿深吸一口气,打好措辞腹稿,准备敲门。

“我有不好的预感。”剑狼盯着门框喃喃自语。

“嗯啊……”

刀猿敲门的手硬生生停在半空,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喊出来也不是不喊也不是,差点儿没背过气去。“苍鹰前辈房里……”他磕磕绊绊地说,“那、那是……”

适时地,房内又传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唔……”

剑狼脸都红透,慌忙扯着刀猿离开:“非礼勿听,我们等前辈有空再来。”

“那……那是城主的……声音……”一路被拖着,太过震惊尴尬的刀猿仍坚持把话说完,两人对视一眼,终于各自捂住了脸。

“要么去请教另外两位前辈?”刀猿捂着脸说。

“免了。吾不想再撞见一次现场再尴尬一次。”剑狼闷声说。

“呃,不会那么巧的……”

“吾今天看见燎宇凤向城主讨了一瓶外用伤药,和吾说小朋友最好不要知道它的用处。”剑狼把脸捂得更紧了些,“总之吾看到他的表情就一点也不想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一点也不想。”他强调了一遍。

刀猿大概能猜到是什么了,闷闷地应了一声。

前辈们都在干什么呀!

***   ***

叶小钗对屈世途的手艺一向很佩服,不说那些机关工巧,就是在服装设计与制作上也无可挑剔,尤其是为素还真做的衣服,一直都很合素贤人苛刻的品味,叶小钗自然也是喜欢的。

但唯独不是这个时候,每每此时,叶小钗只觉得衣服太过繁复了——尤其是这身为天海麒麟星身份设计的——因为剥起来实在太耗时间。

“叶小钗,你别扯坏了衣服,被好友知道素某又免不了被念叨一顿了……”


脖子以下不能描写部分点我

评论(12)
热度(33)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