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钗素】病之花

没有文力,充斥着冷笑话的短篇【。

*** ***

“劣者大概是病了。”素还真说这话的同时不停有白色的碎片从他嘴里飘出来,悠悠地落到地上。

 

屈世途目瞪口呆。

 

“这是啥米?”他好半天才颤抖着伸出手指着地上累成小堆的碎片。

 

“哦。大概是花瓣。”素还真抬手接住一片刚飘出来的碎片,冷静地说道,“是莲花的碎片。”

 

“哪……哪来的?”屈世途持续目瞪口呆。

 

“耶,好友,如你所见啊,咳咳。”花瓣随着话音飘出来,素还真捂着嘴低咳了一阵,无言地看着手里的一捧碎花,“具体情况素某也不知,除了这个,其余没什么异常,嗯——看来吾要少说话才是……”

 

就开口的这么一会儿,又有不少花瓣在素还真身边飘飘荡荡。

 

屈世途依旧目瞪口呆。

 

素还真叹了口气,一挥拂尘,卷着地上的空中的所有碎花瓣撒进了玉波池里,但新的花瓣仍然不屈不饶地从他嘴里飘出来,在琉璃仙境乱飘。

 

“大概要麻烦好友清理了,咳咳。”素还真一脸镇定地把咳出来的碎花丢进玉波池,“素某得查一下究竟是什么病症。”

 

屈世途愣愣地点了点头,看着不一会儿就又四处飘落的花瓣,忍不住问道:“素小子……你还好吧?”

 

“哈,素某无恙。”素还真此时竟还笑得出来,又带着些微困扰的神色,“咳……除了喉咙有点儿痒。”

 

叶小钗从二重林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琉璃仙境的莲花香比平时重了不少,随处可见白色的小碎片,风一吹就飘飘扬扬,屈大管家拿着扫帚唉声叹气。

 

在被屈世途拜托帮忙暂时打扫干净琉璃仙境以后,叶小钗敲响了书房的门。

 

“叶小钗?咳咳……进来吧。”

 

叶小钗推门而入,带起的微风卷起了地上的碎花瓣,纷纷扬扬的花瓣雨后面,素还真散着一头白发,仅用一根竹簪简单地挽起,整个人都是素淡的,却不像在养病的样子。

 

应该说,除了时不时的低咳声和飘出来的花瓣,素还真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哦,莲香浓郁了一点,大约是那些花瓣的缘故。

 

桌脚已经堆起了白色的碎花瓣,桌面上同样散落着花瓣,素贤人一脸郁闷地翻着书,嘀嘀咕咕。

 

“怎么、咳咳……怎么查不到……”

 

“啊……”叶小钗有些担忧地走到他身边,顺便拾起了被素还真随手丢在地上,差点儿被花瓣掩盖的医书。

 

“啊……莫担心,咳咳,素某无事——阿嚏!”

 

叶小钗……被花瓣淹没的叶小钗,眨了眨眼。

 

素还真揉着鼻子,无辜地看着他。

 

“…………”

 

最终是叶小钗陪着素还真一起翻起了琉璃仙境的藏书,寻找这个莫名其妙的病的源头。

 

叶小钗安安静静地查阅典籍,一片花瓣悠悠飘落到他的书页上,他抬头看了一眼因为不停吐花而显得相当郁闷的素还真,拈起了那片洁白柔软的碎花瓣。

 

然后他顿了顿,把花瓣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啊,找到了,咳……”素还真一边咳着花一边欣喜地翻开那本东瀛医典,“花吐病,症状是说话会吐出花瓣,伴有轻度不适……咳咳,不治之症?嗯——唯一解方要从病因下手,病因是……咳咳咳咳咳!!!”

 

“啊……!”叶小钗急忙地扶住了剧烈咳嗽不停的素还真,慌乱地轻拍他的背。

 

“没、素某没事……”素还真虚弱地摇摇头,挥开在身周飘散的碎花,接着把手中记载着花吐病的医书塞回了书架。“怎有可能。”他偏头看了一眼满脸担忧的叶小钗,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听不清。

 

“叶小钗,别找了。”素还真回到桌子边,拂开花瓣,取了纸笔,沉吟着写下一帖药方,“劳你与屈世途替吾按此药方……咳咳,煎一服药……素某就不信它没有别方可医。”

 

最后那句话,叶小钗似乎听出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不多时,叶小钗端着一碗药再次推门而入。

 

“唔。”素还真一闻到药味就蹙起了眉,再看看那沉黑的药汤……素贤人委实没有勇气喝下去。

 

“咳咳,叶小钗……”素还真悄悄把碗推远了一点,“再劳你去找一趟屈世途好友,素某忽然想喝茶。”

 

“啊。”叶小钗不为所动。他认识清香白莲多少年,这点小伎俩早已不管用了,更何况这药方还是素还真自己写的。

 

“…………”素还真只得老老实实端起碗,深吸一口气,将这碗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很苦的药灌下去。

 

苦着脸放下空碗后,素还真习惯性想要咳嗽。“咳咳……嗯?”——没有吐花,别说是咳出一捧花瓣,哪怕是一片碎花都没有。

 

但是有这么容易就医好吗……?素还真对自己的医术有自信,但却对这古怪的病症没有半分信心。

 

“素某好像……痊愈了。”素还真一脸莫名,“见效比吾预想得快上很……多……咳。”

 

“…………”他与叶小钗沉默地对视。

 

相顾无言。

 

素还真的确不再吐碎花瓣了。

 

他咳出了完整的一朵莲花,小小的,绽放的,飘出来时还打着旋儿,轻轻巧巧地落在了碗里,怎么看怎么像是无声的嘲笑。

 

……这大概就是真·口吐莲花。

 

素还真捂住了脸。

 

如此又过了几日,素还真索性一幅放弃挣扎的模样,与叶小钗每日下棋饮茶,屈世途每日唉声叹气,认命地拿着扫帚打扫。

 

但这花吐病总归是“不治之症”,素还真的情况似乎一天比一天糟,咳嗽愈来愈厉害,琉璃仙境几乎是真的“仙境”了,白莲花瓣纷飞,莲花几乎要铺满了玉波池。

 

叶小钗终于看不下去了,郑重地要求素还真把上次那本书里记载的花吐病详情包括解方完完整整地告诉他。

 

“耶,叶小钗,哪有什么解方……咳咳咳……不过是胡说罢了。”素还真努力让自己显得风轻云淡一些。

 

叶小钗不做声,沉默地伸手接住了一朵莲花,转身向书房行去。

 

“咳咳……!叶小钗,等等……咳……”素还真咳嗽着,有些着急地拉住他,沉默了一阵,看着叶小钗固执坚决的神情,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叶小钗,花吐病实际上是……咳咳,是心病。”他接住一片破碎的花瓣,苦笑着继续道,“病因是……咳咳,是源自心底的……思慕。”

 

话音几乎要随着飘出的莲花一起飘散。

 

“啊……”叶小钗的表情看不分明,慢慢收紧了手指,将莲花拢在手心。

 

“心病……咳咳,心病还须心药医,它唯一的解方……”素还真松开了拉住叶小钗的手,轻声说,“就是两情相悦。”

 

“…………”这回是叶小钗叹了一声,他摊开手,手心里的那朵小小的白莲在一点一点地绽开。

 

素还真不知道的是,从叶小钗一踏进飞满花瓣的琉璃仙境,他就听见了一个声音。

 

由那些飞舞缤纷的花瓣传递给他的,强烈的,清晰的,“喜欢” 。

 

素还真不知道的是,两情相悦从来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困难。

 

叶小钗抛掉了手心里的莲花,把另一朵白莲揽进了怀中。

 

困扰素贤人多时的花吐病就这么理所当然地痊愈了。

 

可喜可贺。

—THE END—

评论(8)
热度(97)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