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沉迷守望先锋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钗素】虚实之间

语死早,不知所云,老剧内容按记忆复述,有bug的话………………就当没看见吧【。


***   ***

1

 

叶小钗有一个秘密。

 

他能看见一个别人看不见的人。

 

雪白的长发,漩涡样的眉,眉心一点朱砂,身体透明,无法触碰任何事物也不能被触碰,自叶小钗记事起,这个人就默默地在他身边了。

 

他同自己的父亲满天红说过几次,皆被当成童言稚语,时间久了,叶小钗倒也乐意独享这件事,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对于孩童来说,拥有一个秘密就是件足以窃喜的事了。

 

那个人是叶小钗幼时唯一的朋友。

 

他望着叶小钗的眼睛通常是带着笑意的,偶尔有一丝忧愁也会很快被那种温和的笑意取代,他发出的声音叶小钗听不见,对叶小钗的回应也只能是点头或者摇头,偶尔他会伸出手想要揉揉叶小钗的脑袋,而叶小钗只感觉得到一阵微凉的风掠过自己头顶。

 

他们之间好像隔着一整个时空。

 

叶小钗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自己能看见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偶尔会忧伤得令自己也难过。

 

然而叶小钗还是决定和这个人做朋友,即使他是一个也许永远无法给予叶小钗回应的,透明的朋友。

 

叶小钗的父亲稍有武功根基,他说叶小钗根骨奇佳是个武学天才,要么就学最上乘的武学,要么就不习武,宁愿不雕琢,也不愿叶小钗这块璞玉被寻常武学毁掉。

 

叶小钗听不太懂这段话,他只明白父亲似乎不打算让自己习武,而那个人,安静地把虚幻的手放在叶小钗头上,赞同似的轻轻点头。

 

2

 

那个人喜欢看着叶小钗发呆。

 

在他读书的时候,那个人总是坐在他旁边,撑着下颌,安静地看着叶小钗,阳光透过纸窗再透过那个人透明的身躯,打在地上一片模糊的影。

 

“你——会写字吗?”叶小钗支着笔,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那个人一如既往的,微笑着颔首。

 

“那,你用手写出你的名字,我顺着你的笔画写出来,这样我就知道你叫什么了。”叶小钗急切而兴奋,亮晶晶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不知名的朋友。

 

于是那个人向他走来,站在他身后,微微倾身,伸出的手像一个拥抱一般把叶小钗圈在自己的怀里。叶小钗只觉得自己被凉风包裹了,风中还有极淡的、不知名的花香,像夏季荷塘里飘散的莲花香气。

 

透明的白发垂落在叶小钗身周,他试着摊开掌心,却只能接住一片虚无。

 

虚幻的手指点在宣纸上,划下一横。

 

叶小钗提笔,紧跟着用墨迹还原手指曾走过的轨迹。

 

又是一横。

 

当中一竖,一横……

 

素……

 

还……

 

真。

 

3

 

素还真。

 

叶小钗拿着篆刀认认真真地刻着手中的木块,木屑不停地落下。

 

他事先告诉过素还真绝对不可以偷看他刻了什么,所以后者只能靠在树荫下,远远地望着他。

 

和叶小钗。

 

叶小钗抬起头,飞快地瞥了一眼树荫下那个看不分明的人影。

 

永远是好朋友。

 

最后一划几乎要飞扬起来,深深浅浅的刻痕组成了歪歪扭扭的十三个字。“素还真!”叶小钗吹掉上面残留的木屑,兴高采烈地举着它跑到树荫下,“你看!”

 

那个虚幻透明的人,先是深深地怔住,紧接着微笑起来,碰不到任何东西的手指慢慢抚过上面的字痕,然后他蹲下,把叶小钗纳入了他不存在的怀抱里。

 

4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叶小钗已从一个稚童长成了一个俊俏的少年郎,而素还真还是如同叶小钗最初见到的那样,散着白发,躯体虚幻,仿佛风一吹就会飘散。

 

这么多年叶小钗从未问过素还真从何而来,为何只有自己看得到他。

 

叶小钗心思细腻,他很小就知道也许这是一个素还真不愿触及的话题,既然素还真不说,他也不去问。

 

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素还真陪伴着叶小钗年复一年。

 

兴许是因为血手魔魁的江湖背景,又兴许是因为叶小钗自己本来就不擅长与人来往,他的同龄玩伴极少,但因为素还真,叶小钗倒也不觉得无聊。

 

虽然大多数时候,素还真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

 

直到有一天,血手魔魁望着叶小钗深深叹气,眉头皱成一个结。

 

5

 

叶小钗无忧无虑的生活结束了。

 

他的父亲受一剑万生相救,无以为报,便想将自己的爱子送到一剑万生的居所当个侍童,以此还情。

 

“小钗,一剑万生是很厉害的剑客,你要好好表现,他说不定会愿意教你习武。”满天红语露不舍,低声嘱咐道。

 

叶小钗下意识地越过父亲看向素还真,他透明的朋友此时一脸震惊,对着他无声地摇头。

 

叶小钗懵懂地,点了点头,说,“好。”

 

“素还真,你不愿我去给一剑万生前辈当侍童吗?”收拾行李的当晚,叶小钗对于即将到来的未知生活满心忐忑。

 

素还真点点头,又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

 

天命难违。

 

他借着叶小钗的手,在纸上写下四个字。

 

叶小钗看着自己摹下的这四个字,摇摇头。

 

“我不懂。”

 

熟悉的凉风在头顶盘旋。

 

天命难违。

 

年少的叶小钗,对这四个字饱含的所有无奈与妥协都无法体会,他只明白,素还真不乐意让他去,却也不阻止他去。

 

“那你会陪着我吗?”他抬起头看着他的朋友。

 

透明的手握住了他的手,叶小钗看见素还真,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我便不怕什么天命。”

 

6

 

做侍童是很辛苦的,而叶小钗毫无怨言,飞快地熟悉着黄花居的一切,本是被迫收下这位侍童的一剑万生与一刀万杀,也很快喜欢上了这个乖巧勤快的孩子。

 

“一剑万生前辈是很厉害的剑客吗?”在黄花居住了几天,叶小钗也偶尔窥得一剑万生与一刀万杀的切磋,刀光剑影他看不清,但直觉让他对招式有一些懵懂的明悟。

 

素还真慢慢地点头,眼中掠过深深的忧虑。

 

然而叶小钗看不懂。

 

再后来,一剑万生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失了忆、叫萧竹盈的姑娘,要叶小钗悉心照料。

 

叶小钗与萧竹盈年纪相差无几,比起面对两位先天高人,萧竹盈显然更喜欢与叶小钗相处,两个尚且还算做孩子的少年少女便因此走得愈来愈近。

 

“萧姑娘很美。”叶小钗说这话的时候有些羞涩,“素还真,为什么我一想到她,心就跳的飞快?”

 

素还真坐在石桌对面,含着笑伸手虚弹了一下他的额头。

 

此后素还真出现的次数便少了。

 

叶小钗直到很久以后才惊觉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素还真了。

 

很久是指,一剑万生因嫉妒发狂,失控地要杀他,而心爱的姑娘勇敢地拦在他身前时。

 

叶小钗清俊的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他握住萧竹盈的手,毫不畏惧地面对他的主人。

 

一剑万生强忍着妒火,与他定了两年之约。

 

叶小钗决然地放开心爱的姑娘,转身下山,而他少时的朋友,站在很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他。

 

7

 

叶小钗踏上了一个人艰难求师的路。

 

一剑万生杀死了他一路上所拜的所有师父,意在断绝他的生路,而叶小钗那个看不见的朋友,并未跟随在他身边。

 

也许是有的。

 

在叶小钗饥寒交迫、病困潦倒时,他恍惚看见了往昔那个人影,凉风拂过他的脸庞,极轻极浅的花香萦绕在鼻尖,减轻了些许困厄带来的苦痛,让他能够咬着牙支撑起虚弱的身体,重新踏上路程。

 

历尽万难,叶小钗终于在天南山拜得巧龙半驼废为师,修习武学。

 

他天资聪颖,很快就掌握了“探、自谦、必胜”的剑理,可约定所剩的时间已不多,叶小钗必须在很短的时间里突破武道桎梏,到达至圣的境界,这样才有可能打败一剑万生。

 

于是半驼废要他思考“只手之声”的意义。

 

很久很久没有再出现过的素还真,在他苦思不解而绝望的时候出现了。

 

“……是你。”

 

素还真脸上早已没有了叶小钗小时候看到的那种温和微笑,只有深切的忧虑和无奈,他坐在叶小钗身边,远远地望着一个方向。

 

“你明白什么是只手之声吗?”

 

素还真转过头看他,点头,然后苦笑。

 

他之前望着的那个方向,慢慢踱过来一个看似平和的普通老人。

 

素还真深深地叹息。

 

8

 

透明的手,扫过他古井无波的双眼,穿过他一夜变白的长发,最后变成一个虚幻的拥抱。

 

叶小钗淡淡地看着他幼时唯一的朋友,然后径直略过素还真,踏上去往风雨坪的路。

 

刀狂剑痴一战成名。

 

叶小钗却没有停下,决然离去,无视了妻儿在身后的呼唤。

 

而素还真站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目送着叶小钗,慢慢消散。

 

9

 

叶小钗没再见过自己那个曾经的朋友,却见到了一个真实存在的素还真。

 

——却不是他认识的那个素还真。叶小钗心如枯木,究竟是与不是,于他而言都已不重要。

 

后来,他为报欧阳上智之仇,怒上琉璃仙境,素还真看着他,眼神仿佛与记忆里的那个人重叠:“今天是我们决战的日子吗?”

 

10

 

解锋镝扶着额头,身躯摇摇欲坠,绘着莲叶的折扇跌落在泥土里,猛然间复苏的记忆令他痛苦万分。

 

苍鹰手足无措,只能将人拥入怀中。

 

“劣者、劣者认识你……”解锋镝断断续续地说,下意识地攥紧了对方的衣服,“叶小钗……”

 

“啊……”

 

“吾看见了……你的过去,你的小时候……可那时吾却不能碰到你……”

 

苍鹰怔了怔,尘封的久远以前的记忆被触动,他能做的,只是把怀里的人拥得更紧,像是要弥补过去错过的所有拥抱。

 

—THE END—

评论
热度(43)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