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DC】【Superman/Batman】时间之流(上)

Charters: Kal-El, Bruce Wayne

Pairing: Superman/Batman

Rating: PG

Summary: 蝙蝠侠在一次战斗中意外地被传送至一千年以后,他发现世界变化巨大,但是谢天谢地……至少有一样没有变,完全没有。

Notes: 一千年不算短,也不会太长,足够世界变化足够枯骨腐朽,但远不够某个人寿命的沧海一粟。嗯……去年的一个脑洞,发现的时候没有填完,努力试试吧……大概。


:::


“Bats,小心!”


蝙蝠侠只来得及回过头,然后那束光就击中了他。接着是一阵像要将人撕碎的剧痛和一阵强烈的光,蝙蝠侠觉得自己几乎粒子化又重新组合,他轻巧灵敏地就地一滚,发现四周完全变了。


他几秒前还在大都会,四周是激烈战斗造成的残垣断壁,他和正义联盟的队友正在对抗那个外星侵略者,而现在他在一个全新的地方,干净空旷的街道,建筑全然陌生而又充满未来感,行人盯着他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的眼神只有好奇和小心翼翼。


被传送到了外星?Bruce皱着眉,不……这还是地球,只是不是他的地球。


平行宇宙?大概。只是蝙蝠侠没有见过哪一个平行宇宙的城市已经变得如此前卫。


行人围着他窃窃私语。“我认得这制服,这是蝙蝠侠的制服,老天,竟然有人穿成蝙蝠侠。”


穿成蝙蝠侠?Bruce还没来得及分析出这句话的含义,就被一声惊呼打断了思考。


“看!超人!”


蝙蝠侠抬头,红蓝制服的英雄漂浮在他上方,胸前的金色盾形几乎发着光,Bruce发现他和Clark一模一样,连那缕顽皮的卷毛都垂落在相同的地方。


唯一不同的只是表情。眼下这个超人连眼神都是苍茫遥远的,他看着Bruce,又好像完全没在看着他。


“Kal?”蝙蝠侠试探地低声说。


超人目光的焦距一瞬间回到他身上,困惑吃惊的,接着转化为狂喜和不确定。


“B……?”他降落在蝙蝠侠面前,伸出手又迟疑地缩了回去,“真的是你?”


“当然。你还认识第二个蝙蝠侠吗?”


超人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再睁开时他满脸都是孩童般的欢欣,“我很高兴能够再见到你,我以为……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什么意思?”蝙蝠侠挑眉,难道这个宇宙的蝙蝠侠已经死了?


“说来话长,总之……”超人看了看四周,围观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你跟我来。”


蝙蝠侠不是第一次搭乘超人号特快专列,但却是他第一次看见一个对待他小心翼翼如同易碎珍宝的超人。他压下越来越多的疑惑,沉默地任由超人带着他飞行。


“所以,你这里的蝙蝠侠是死了吗?”一降落到孤独堡垒,蝙蝠侠就开口冷静地问。


超人始料未及,苦笑着点点头。“是的,你……他已经去世很久了。”


“怎么死的?Joker?Darkseid?”


超人摇头,沉默了一会儿,像在组织语言,然后他移开一直以来都落在Bruce身上的目光,小声说:“自然死亡,他……你平安地活到了退休,就在梦里去世。”他压低声音,“对我而言你是过去,Bruce,已经一千年了。”


“所以不是平行宇宙?我被传送到了未来?”Bruce点点头,这就说的通了,接着他猛然醒悟,目光灼灼地盯着Kal。


已经一千年了。Clark说这话时声音淡然,就好像那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数字。——也许真的微不足道,对于超人的寿命来说……


“Clark,告诉我,Clark。”Bruce发觉自己的声音破碎,每一个音都好像在割裂他的喉咙,“你已经活了……一千年?你能——活多久?你的寿命是多少?”


超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不知道,至少也有一万年,或者是无限。我好像完全不会变老。”他轻轻摇头,“我已经学会不去计算日子了。”


蝙蝠侠张口,发现自己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想问Clark这一千年是怎么过来的,但这完全没必要,最开始超人那个遥远得不似人间的眼神足够解释一切。于是Bruce拉下自己的面罩,把手搭在超人的肩膀上。“Clark。”他停顿,“Kal。”


超人忽然抱住了他。


Bruce沉默地抬起手,回应这个拥抱。


:::


Bruce端起咖啡杯尝了一口。“一千年后的咖啡。”他品味了一会儿,“还不错,但是没有Alfred泡的好。”


“在你眼里没有任何人的手艺能比得过Alfred。”Kal接口道。他操纵着堡垒的计算机,即使过去千年,地球的科技仍然不能和氪星相比,如果想要把Bruce送回过去,孤独堡垒这里是唯一的机会。Kal开始第无数次想念那个小红人了。


Bruce哼笑一声算是默认,他无所事事地打量了一圈堡垒,发现它和一千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顶多有些破败——疏于打理的结果。“我记得我和你抱怨过那座愚蠢的雕像,结果一千年了,你还是不肯换掉它。”


“它很好,并且我念旧。”Kal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念旧。Bruce细细读了一遍这个词,那些汹涌的情绪忽然又漫上来。所有的事物都在变旧,变老,破败凋零逝去,唯独Clark,他永远是新的,时间的洪流冲刷过他,带不走一分一毫。


——不过要除去Clark的眼神,那是旧的,还要除去Kal的心,蝙蝠侠知道那一定是旧的,甚至是破损的。


Bruce想修补它,哪怕一小会儿。


“Clark,你……后来娶了Lois了吗?”Bruce问完就后悔了,他不该以这个开启话题的,所有过去对Clark而言都是伤口,他怎么能够用这个再来伤害Clark?


“Lois?她……嫁了个好丈夫,很幸福,还有个可爱的儿子。”Kal耸耸肩,丝毫没有被刺痛伤口的样子,“而且我后来把工作辞了。”


“为什么?”Bruce有些吃惊,他知道Clark有多热爱他那份工作,无法想象他会自愿辞职。


“我在那里工作了二十年,同事换了一个又一个,连Perry都退休了,而我还是老样子……二十年可以说我不显老,再久一点就会有人起疑心啦。”


“嗯……”Bruce沉默了,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一个千年以后孤独的超人。


何况是一个根本不把自己的孤独表露出来的超人,Clark建立了一层透明的膜把自己包裹在内,他戳不破这层膜。


Bruce有些焦躁了。


“Bruce……”Kal停下操作看着他,叹息了一声,“你不用这样的。”


蝙蝠侠只是默默看着他。


—TBC—


评论(10)
热度(40)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