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钗素】莲先生与他的鹰

一个粗糙的MV脑洞 http://m.weibo.cn/2743787361/3919688084367376?sourceType=sms&from=1056095010&wm=9847_0002 的粗糙的补充。片段灭蚊,有啥妄言当做我没文化吧_(:з」∠)_

***   ***

01

        天月勾峰上住着一位高人。高人名唤有生之莲解锋镝,武林人多称呼他为“莲先生”。莲先生墨发蓝衫,一柄绘着莲花的檀扇从不离身,眉眼间总是含着温和的笑意。

        天月勾峰常年寂寥,一个人居住,总归是有些寂寞的,所幸莲先生并非孤身一人。多年以前曾有一只雏鹰坠落在天月勾峰上,莲先生将它救起,悉心照料,雏鹰感念莲先生的救命恩情,伤愈之后便从此留在了天月勾峰陪伴莲先生,不肯飞走了。

        雏鹰渐渐长大,极通灵性,能通晓莲先生话中之意,莲先生便也喜欢同它说话,偶尔莲先生轻抚小鹰羽毛时,它总会歪过头,亲昵地蹭蹭莲先生的手心。

        莲先生这时候就会微笑起来。

        小鹰羽翼渐丰,成长为了雄健俊朗的苍鹰,愈发地机警和凶猛,唯独面对莲先生时,它才会一如雏鸟时那样温驯。

02

        莲先生抚摸着苍鹰刚硬的尾羽,漫不经心地温言道:“你该有个名字。”有了名字就有了归属,从此不论苍鹰如何翱翔天际,名字会像一根无形的细线,牵引着它回到天月勾峰,回到莲先生身边。

        苍鹰闻言,侧了侧头,扑扇着翅膀飞到天月山水外的枫树上,片刻便衔着一枚红枫落回莲先生身边,将枫叶放在莲先生的手心里。

        莲先生端详着叶子,笑问:“你想叫枫叶的枫么?”

        苍鹰摇晃着头表示否认,啄了啄他的手心,叼走枫叶,长唳一声振翅飞远了。

        “嗯——?”莲先生望着它越飞越高,逐渐隐进了云海里看不清了,扇子轻敲着手心暗自琢磨:“伊不喜欢么。”

        过了数刻,苍鹰飞回,喙中衔着一枝不知从哪里折来的莲花。它扑着翅膀落下,小心翼翼地将莲花放在桌上。

        “这……莲?”莲先生感兴趣地扬了扬声调。

        苍鹰咕咕了两声,啄着莲先生的扇子催促他将它展开。

         “哈,吾倒愈来愈不明白了,好好好,麦啄了,啄坏了解某可是会心疼的。”莲先生无奈地轻笑,缓缓展开折扇放平在石桌上。苍鹰以喙轻碰扇面上描绘的莲叶图案,又衔起一边的莲花放在上面,然后抬起头,鹰目闪着光芒,轻轻地叫了一声。

        “嗯——”莲先生忽然笑开了,抬手抚着它的羽毛,苍鹰温驯乖巧地蹭了蹭他的手心,“吾明白了,你想叫叶,莲叶的叶,对么?”

03

        莲先生说,苍鹰既给自己取了姓,那名字便该交予他来取,言罢摊开熟宣,笔走龙蛇,写下了一个笔势锋利的“钗”字。

        苍鹰站在桌边,看着那个字。

        莲先生告诉它,这个钗非是与笄同属的钗,而是一种兵器。一种创造出来便为了断刀折剑,为了克制兵器而生的兵器。他轻摇折扇,屈着手指敲着那个字,又道:“劣者名为解锋镝,锋镝亦是兵器之代称,吾为化解干戈平靖天下而名,倒是与你的名字异曲同工了……”

        ——莲先生的笑隐藏在扇子后,“……叶小钗。”

04

        高人即使远离了江湖风波,红尘也会自找上门,何况莲先生并非是隐而不出的高人,这找上门的麻烦事,就更要多上许多。但莲先生总能够在其间转圜,游刃有余。

        例如莲先生曾与上门的麻烦煮茶闲谈整整九日,苍鹰亦在一旁看了九日,待到麻烦起身离去后它才踱到莲先生身边,好奇地看着那壶“意浮白”。

        “叶小钗,你也想尝尝这茶萃么?”莲先生用折扇阻止了它低下头去饮茶水,笑盈盈地将意浮白倒掉,“你若想品解某的茶,吾烹给你便是,这意浮白是解某烹来论天下的,还是不喝的为好。”

        苍鹰歪着头看着他。

        “耶,解某可没有在茶上做手脚。”莲先生以扇子掩去唇角的笑,“只不过饮茶要趁早,吾以为这是常识……倒是可怜灵羽兄了。”

05

        “你之天赋令吾讶异了……这对刀剑,分别名为‘无声之狂’与‘无心之痴’,你喜欢么?”

06

        关于半涉尘世的莲先生的众多传言开始在江湖中飞速传开,天月勾峰渐渐成为了武林人士目光的焦点。

        “说劣者是数百年前消失尘寰的武林皇帝,清香白莲素还真?”莲先生轻笑了一声,“偏偏在这个时候……嗯,趣味了。”

        “啊……”

        “你以为呢,叶小钗?”莲先生自顾自地斟茶,一阵沉默之后,苍鹰扑拉拉地扇着翅膀落在了他的肩头,一片鹰羽悠悠落在地上。

        “哈,生有生,大道自有徵,死无死,何用百年算—— ”

07

        一道剑气势如长虹,阻止了两名妖道角上天月勾峰的步伐。

        “什么人?!”

        不远处的高峰上,白发剑客沉默不语,任凭山风冽冽,拂起他的长发。

        两人看了看剑客,试探地向前踏了一步,又是一道剑气破风而至,其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目送着两人逃也似的下了山,剑客又默默伫立了片刻,直到确认暂时再无人接近,这才化光随风回了天月山水。

08

        莲先生正拈着云子沉思。

        棋上厮杀已臻关键,黑子守势沉稳,难觅破绽,他抬头看了一眼棋局对面的叶小钗,落定棋子。

        “小钗,你对这江湖感兴趣吗?”莲先生语出突然。

        叶小钗怔了一怔,揣摩着莲先生话意,迟疑地摇了摇头。

        “若是吾说吾感兴趣呢?”

        这回叶小钗倒是没有犹豫,低低地回应:“啊……”他本是苍鹰化形,除去无垠的天空以外,他在乎的唯有救他育他,同他亦师亦友的莲先生。江湖与他无关,但倘若莲先生决意要入这江湖,那叶小钗自当奉陪。

        多年以前他衔起那支莲花,飞越过山川河流,让莲先生以“叶”为他命名时,一些决定就已做下。

        他是莲叶的叶,自是要追随莲叶的莲。

09

        “叶小钗,你就不好奇劣者的变化么?”莲先生孩子气地眨了眨眼。

        叶小钗看着一夜之间形象丕变的莲先生,沉默着。

        黑发忽地变白,束起了莲冠,随身的折扇不见了,换做拂尘搭在臂上,背后负着一口华丽的剑,若不是莲先生的漩眉与眉心朱砂依旧,乍看去的确像另外一个人了。

        ——好看。

        叶小钗写。

        莲先生忽然别过头去,叶小钗的视线敏锐地捕捉到了他通红的耳尖,于是心间蓦地欢喜起来。

        不论是解锋镝或是素还真,于叶小钗来说都无分别。只要莲先生依旧是他的莲先生,那么叶小钗就仍然是莲先生的苍鹰。

10

        莲叶相随,江湖传说。

      
        —THE END—

评论
热度(45)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