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沉迷守望先锋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1)

看标题也知道是傻白甜。

总结来说就是我不甘心好不甘心超级不甘心!

啊罗黄让我找回了萌CP初恋般的感觉,cry。

OOC这种事,开心就好啦。


***   ***

 

黄泉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选课表,慢慢地将额头磕在了桌子上。“我不记得我选了哲学。”他咕哝了一声,混杂着一点悲愤。

 

御不凡凑过来看了一眼,幸灾乐祸地笑:“你要不要再看看任课老师是谁?像我这么有同情心的人,不告诉你一下良心过不去。”

 

“我看见了,是罗喉。”黄泉闷闷地说。

 

罗喉教授是苦境大学哲学系的系主任,兼逻辑哲学课的任课教授,外号“暴君”。按理说有这么个凶残外号的老师多半不受同学欢迎,但同学们对罗教授还是尊敬有加的——或许用敬而远之比较贴切——说到底还是不受欢迎。这并不是因为罗教授严苛过度喜欢鸡蛋里挑骨头,乐于帮助学生挂科,相反地,罗教授其实非常好说话。

 

唔,好说话有个前提是,你能在罗教授的注视下完整地讲完一句话。

 

你以为罗喉长得凶神恶煞?错。罗教授不仅生得邪魅俊美,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张男神脸,他还是个狂拽酷炫的……

 

逆生长娃娃脸。虽然不苟言笑让娃娃脸变成了冰冻娃娃脸。

 

是的没错罗喉教授甚至比某些胡子拉碴的男学生看起来要年轻。至于真实年龄,就让它成为苦大的一个谜吧。

 

就是这样一个“挺好说话”的、“长得虽然不平易近人但是很帅”的、“据说上课上得特别好”的罗教授,却被几乎所有学生包括部分老师惧怕着,鲜有人能在他面无表情的注视下捱过十分钟。归根究底,大概是因为罗喉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勿扰吾之双足踏出战火吾之双手紧握毁灭敢违背我的都去死吧”气场。

 

一个当事人自己貌似并没有察觉的气场。

 

不过光是这些也不至于让罗教授达到“暴君”的程度,真正让暴君罗喉声名远扬的事,是有人目睹了罗喉在苦境大学门口的巷子里,把苦境街区有名的黑道头子邪天御武打得满地找牙。

 

“罗教授面无表情就那样三两下把邪天御武打趴下了啊啊啊超可怕超可怕下手重得地面都裂了我总觉得他手上有刀随时要把邪天御武砍死啊啊啊好可怕!!!”by目击者同学。

 

被迫听着御不凡絮絮叨叨地又把罗喉从头到脚八卦了一遍以后,黄泉再次以头抢地。

 

“选课表……能改吗?”他不抱希望地问。

 

御不凡展开他的翠竹折扇藏了半张脸在后面,慢悠悠地道:“上了哲学暴君的船还想下来么?”

 

黄泉噎了一下。“可是我记得我没选哲学课。”高考报志愿时,黄泉的大哥苍月银血曾经对黄泉郑重地嘱咐:“别报苦境大学就算报了也记得别学哲学啊虽然大哥没资格左右你的选择但是你听我说哲学系主任是叫罗喉吧他是个暴君是个变态啊啊啊当年大哥我学哲学时被他折磨得像姬无命啊你知道他吧就是那个我是谁谁是我我杀了我最后自杀的那个人家都说我眼神呆滞啊我哪里呆滞了都是罗喉的错!”

 

成熟稳重的大哥的失态唬得黄泉一愣一愣的,在得到了黄泉“我对哲学没兴趣”x3加上“放心吧我不会报哲学课的”x2以及“我真的不会选哲学我保证还不行吗你把刀放下来!”x1以后,苍月银血终于放心地让他去读大学了。

 

而一向行事乖张的黄泉这次很罕见地听从了他大哥的话,莫说选课了,就是平时也对哲学系有关的人绕着走,美其名曰“我才不想看到哲学系那些神神叨叨的神棍我的三观会崩塌的”。

 

可刚平安度过大一迎来了大二,命运就给黄泉开了个玩笑。他避之不及的哲学欢快地出现在了他的选课表上,方正的“罗喉”二字更是发出了奸笑。

 

“翘课会怎样?”黄泉做最后的挣扎。

 

“挂科。”御不凡笑嘻嘻地回答。

 

目标是拿奖学金的黄泉同学只好认命。

 

不就是罗喉吗吗吗有什么好怕的!

 

开课那天黄泉特地起了早,打算抢一个最佳的座位——最后一排最角落最不容易被注意的那种最佳。他叼着面包走进了教室,稍微愣了愣,一个人背着手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窗外,晨曦的微光把那个人张扬的金发染得更加耀眼。

 

竟然有人来得比他还早。黄泉咬了一口面包,鬼使神差地凑过去,说了一声“早啊。”

 

那个人一直看着窗外没有理他,像在沉思。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御不凡做室友做久了,黄泉多少也染了一点自来熟的属性,他没有在意这个同学的沉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这是哲学课教室对吧?”

 

这次总算有点反应,对方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黄泉注意到他金发中还掺了几缕鲜艳的红色,冷冰冰的脸看起来稚嫩得像大一新生,唯有那双朱红色的眼睛看起来有几分莫名的意味,让黄泉内心有一闪而逝的不安。

 

冰山系啊。黄泉嘀咕了一声。御不凡融化那块叫漠刀绝尘的冰块倒是很容易,融化黄泉这块勉强也算冰块的冰块也没花多久,黄泉决定有样学样先把这个大一新冰块稍微融化一点,好让待会儿自己上课时不要太无聊。

 

不,黄泉不会承认是因为“上罗喉教授的哲学课”这件事让他感到紧张才莫名其妙地想要交朋友的。毕竟罗喉传说和苍月银血的嘱咐太字字泣血了不是吗。

 

“你知道这节课的老师是谁么?”黄泉找了一个自认为是容易切入的话题,嚼着面包向新同学搭话。

 

新同学慢慢眨了眨眼,说:“罗喉。”

 

啊竟然知道他,难道是罗喉凶名远扬让新同学都知道了吗。黄泉回忆着御不凡八卦时的语气,问:“那你知道罗喉是怎样一个人么?”

 

新同学看着他没有说话。

 

黄泉于是头一回做了科普帝,把从御不凡那儿听来的“暴君罗喉传说”的八卦差不离地向新同学复述了一遍。

 

“暴君……罗喉?”新同学低声喃喃了一句,问道,“你很怕他?”

 

“嘁,谁怕他啊。”黄泉把最后的面包塞进嘴里,含混地说,“我只是不喜欢绕来绕去烦死人的哲学罢了。况且,我才不信罗喉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

 

“嗯。”新同学低头看了看表,“要上课了。”

 

黄泉拍了拍他的背:“我去最后一排找个不起眼的位置,你要坐我旁边么?对了我是黄泉,你叫什么名字?”

 

“哦,黄泉同学。”他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妙的笑意,让黄泉觉得自己的融冰行动进行得很成功,“你坐第一排正中间就可以了。”

 

“啊?”

 

“罗喉。”新同学说。

 

黄泉更加不明所以,不过一种莫名的感应让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妙。嗯……御不凡说罗喉长得挺帅还是个娃娃脸看起来很……年……轻……来着……

 

黄泉凝固了。

 

“我叫罗喉。”他重复,慢慢道,“所以,黄泉同学,你坐第一排。”

 

罗、罗、罗喉啊啊啊啊啊!!!!


—TBC—

评论(2)
热度(49)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