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3)

此处应有BGM:《My Heart Will Go On》【。

***   ***

事情越来越向魔幻现实主义的方向发展了,黄泉咬着奶茶吸管,略有些恍惚地想。他明明是去天台准备达成日常“为难罗喉![1/1]”的,可是为什么变成了他坐在奶茶店里看罗喉玩手机?

买奶茶的钱还是他出的。

“黄泉。”

“嗯?”罗喉的声音将黄泉拉回现实,他嚼着珍珠含混地问了一声,“怎么了?”

罗喉把自己的手机推过去,陈述:“它不亮了。”

“啥?”黄泉接过来,摆弄了一会儿黑屏的手机,默默地推了回去,“没电自动关机了。”

“哦。”

…………哦是什么反应啊!黄泉有点抓狂。

在课业方面,罗教授倒是无可挑剔,严谨认真兢兢业业,对黄泉所有的刁难一概收下,甚至还挺喜欢这位“勤学好问”的好学生的,但是在课堂之外,罗喉简直呆板无聊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怎么会有人对享受生活一点兴趣都没有啊!不懂新科技不看新闻不看电视剧除了思考人生没有别的爱好对新鲜事物反应迟钝——这个人的人生,除了他的专业,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吗!

啊,忽然有一点点同情。

冷静下来的黄泉,把带着一点点同情的目光投到罗喉身上时,他发现罗喉不冷静了。

娃娃脸依旧是那张娃娃脸,没有表情,冷得像撞沉泰坦尼克号的那座冰山,但是罗喉的奶茶杯——不如叫它奶茶杯的尸体——被罗教授紧紧握在手里,已经扭曲得看不出形状了。这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个纸杯而已,可罗喉的另一只手握着的东西就不是纸杯那么简单了。黄泉目瞪口呆地看着罗喉像捏奶茶杯一样把卡座钢制扶手捏成钢片,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世界上果然是有正常人不能理解的人存在的。

那是钢管啊啊啊啊罗喉是怪物吗!!!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到底是什么状况让根本没有什么情绪起伏的罗喉教授散发出一如传言中的“暴君”的气场。

黄泉顺着罗喉的眼神转身望去,怔了一怔。

“曼睩,你想喝点什么?”

——这不是他室友的男朋友的三哥的好朋友刀无心吗?黄泉被御不凡拖着去参加过几次聚会,与漠刀绝尘的三哥笑剑钝和这个刀无心也算是脸熟,不过挽着刀无心的这个少女看起来更眼熟,仿佛不久之前在罗喉的手机屏幕上看见过……

……君曼睩。

黄泉再一次清晰地认识到,这个世界不仅有正常人不能理解的人,还有正常人不能理解的巧合。

他室友的男朋友的三哥的好朋友的女朋友是他哲学课教授的侄女。

而且小情侣约会还被黄泉和他的哲学教授碰见了。

这个世界真小啊。

“咦,黄泉?”

傻小子这时候干嘛眼神那么好!

“曼睩。”还没等黄泉说话,一直冰着脸的罗喉已经开口,缓缓地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姑娘吓了一跳:“大、大伯!你怎么在这……”

“这个小子,是谁?”

“是……是曼睩的男朋友。”

如果他是个纯围观群众的话,黄泉还是对这“棒打鸳鸯”的一幕挺喜闻乐见的,根植于黄泉性子里的小恶劣让他一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有时候甚至不介意火上浇油一番。但刀无心一直不停地向他投过来求助的眼神,再加上想起了罗喉之前揉钢如纸的一幕,黄泉还是决定帮这对小情侣一把,毕竟刀无心可不是邪天御武那种身强体壮在街道上混起来的恶棍,那文弱的小身板能不能扛住罗喉一拳都难说。

于是在罗喉教授像拆散Jack和Rose的那座冰山一样准备拆散刀无心和君曼睩的时候,黄泉像拯救了Rose和其他泰坦尼克号幸存者的橡皮艇一般出场了。他连拉带拽地拖走罗喉,让那对小情侣得以继续约会……如果没被罗喉吓懵还有心情的话。

“黄泉。”被拖走的罗喉教授看起来十分不高兴。

“干嘛?”黄泉这会儿也怵着他,声音没了底气,仍是装作凶巴巴的调子。

“……没什么。”罗喉垂下眼,就差没在脸上端端正正的写上“我不高兴”了。

嗯,没有生气,看起来似乎更像是……郁闷?黄泉盯着罗喉瞧了一会儿,心里明白了个大概。罗喉对他这个侄女的喜爱是很显然的,乍然撞见小侄女和男朋友约会,那感觉兴许就像辛辛苦苦种的萝卜忽然被拱了一样,那叫一个怅然若失。

一连好几天,罗喉上课时身周的气压都低得可怕,巫读经和半僧道的二重奏魔音不念了,只老老实实地听课做笔记,就连和黄泉最不对付的冷吹血都忍不住凑过来压低声音问他:“罗教授怎么了?”

黄泉想了想,说:“他的萝卜被拱了。”

在校内小径上碰见君曼睩时,黄泉才知道这位罗喉的小侄女也是苦大的学生,刚刚大一,历史系。“我知道大伯一直很疼我。”君曼睩有点困扰地拉着黄泉,说,“黄泉,你能不能帮我劝劝他……”

回到宿舍,御不凡一边看着诗集,一边头也没抬地问他:“听说罗教授最近心情很差?他怎么了?”

“他的萝卜被拱了……话说为什么都来问我啊?!”黄泉这几天被问得不耐烦又莫名其妙,他身上又没贴着罗喉的标签,到底为什么所有人想问罗喉的事情都来找他?

“你和罗教授最熟啊。像我这么大胆的人都不敢直接去问罗教授,不找你找谁。”

“谁和他很熟了!”

“不熟吗?全校就数你和他接触最多,不熟你们天天见面作什么,哪有那么多问题给你问。”

“我那是……!”黄泉一噎,忽然觉得无法反驳。最开始他天天找罗喉的确是去找麻烦的,可是日子一长了,麻烦找着找着变成了习惯,每天爬到天台,要么和罗喉一起发呆要么罗喉在一边发呆他在一边玩PSP,反正时间总是“嗖”地一下就过去了。

“所以说,不找你找谁?”御不凡晃着他的折扇,笑吟吟地重复。

黄泉陷入了沉思。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罗喉的关系进入了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亦师亦友,虽然罗喉有时依然让人气得牙痒,但总之的确可以用“熟”来表示了。

可是换个角度来说他和罗喉其实一点也不熟悉,最起码地,黄泉连罗喉究竟几岁都不知道,妄图从那张脸上看出岁月的痕迹简直是白费力气。

啊,忽然有种挫败感。

黄泉是认定一件事情就会进行到底的人,所以隔几天后,他把罗喉约了出来,打定了主意要问清他的基本信息。

完全忘了可以问君曼睩以及弄清罗喉基本资料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意义呢,黄泉同学。

约定的那天恰好是情人节,整条街的商店都充满了罗曼蒂克的情调。黄泉对于这类节日并没有什么感觉,既没有产生“好想谈恋爱啊”的想法,也没有像音乐系的赦天琴箕那样想高举火把,他只是把这个浪漫的节日当做极其普通的购物促销节,反正也不能放假。

所以当罗喉以一种高调又难以置信的方式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黄泉听见了自己大脑宕机的声音,购物促销节五个字被擦掉,情人节三个字出现在他脑海里。

罗喉出现的方式实在太情人节了。

他捧着玫瑰,不是一朵,是一大束,没有999朵也有520朵的那种一大束。

…………什么情况?

情人节没有错,玫瑰也没有错,但是这两个词组合并且同罗喉放在一起的时候,那效果堪比通古斯大爆炸。

“黄泉。”罗喉的娃娃脸淹没在玫瑰后面,语气一如往常平淡地道“送给你了。”

…………啥?!?????!

—TBC—

评论(15)
热度(42)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