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4)

情人节是个好节日♪~


***   ***

 

这是黄泉人生中最漫长的一瞬间之一,大脑因为太过震惊而运转困难,差一点儿就要宣告宕机。

 

“拿着。”捧了半天不见黄泉接过,罗喉困惑地皱了皱眉,把玫瑰往黄泉怀里送。

 

“等等等等等、等等!”这到底什么情况!?

 

说真的,罗喉真的明白情人节、玫瑰花和黄泉之间的联系吗?!按照黄泉往日对罗喉的认识,他深深地怀疑罗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代表了什么。

 

“怎么?”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说的吗!你忽然送花给我干什么!”

 

“这……”罗喉难得迟疑了一下,“难道不对吗?”

 

“对啥啊!谁告诉你要送花的!”黄泉的脑袋乱成一团浆糊,他努力拽着思绪的尾巴尖儿防止它跑偏到什么绝对不可能的地方上去,比如……

 

比如罗喉其实就是在正儿八经的……

 

告白?

 

——打住!黄泉被自己的想法弄得生生打了个哆嗦,与其思考这个的可能性还不如思考外星人究竟存不存在比较切合实际。

 

罗教授低头看着手里的玫瑰花,疑惑地回答:“我来的路上,有个小姑娘在卖花。她说今天见面的人,都应该送玫瑰。”

 

看吧,他就知道事有蹊跷。“然后你就一口气买了这么多?”

 

“……我买了一支玫瑰,然后,我的身边不知为何就围满了卖花的小姑娘。”

 

…………难道是广场喂鸽子吗撒一点面包屑引来一大群?!

 

思及此,黄泉脑袋里噌地冒出了一个不知所措的Q版罗喉,身边还围了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小萝莉。“叔叔,买一支玫瑰吧。”“叔叔,买朵花吧。”“叔叔你就买一支吧。”“叔叔……”

 

“……噗。”黄泉被自己的想象逗乐了,没能看到罗喉“被迫”买下这一大束花的场面真是太可惜了。

 

“你笑什么?”

 

“没有。”黄泉咳了两声,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道,“今天是情人节,国外传进来的,差不多就像七夕吧,所以小姑娘才会要你买玫瑰啦。”

 

“……哦。”罗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忽然黑了黑脸,嘀咕道,“难怪今天曼睩说不回家吃晚饭了……”

 

君曼睩应该感谢她家大伯根本不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黄泉忍不住想,否则她和刀无心的约会肯定泡汤了。

 

接着玫瑰又被送到了黄泉怀里。

 

“不是说过了玫瑰是约会才送的东西吗!”还是他说的太含蓄了罗喉听不懂?

 

“我们不是在约会吗?”

 

“当然不是!”黄泉觉得有点头疼,捧着玫瑰的两个大男人怎么看怎么引人注目,一时半会儿也和罗喉解释不清楚,他开始后悔把时间选在今天了——在罗喉捧着玫瑰出现以前,黄泉也根本没有意识到情人节是个什么样的节日。

 

……难怪御不凡听说他今天要和罗喉见面就笑得莫名其妙的。

 

黄泉深深吸了一口气,抢过罗喉手里的玫瑰随便塞给了一个路人,拉着读作罗喉写作古董的罗教授快步离开,避免了被越来越多对他们投以注目礼的路人围观的下场。

 

“……锋,有人送我们玫瑰耶。”

 

“他是不是暗恋我们?”

 

“少来,人家只是好心啦。”

 

“那玫瑰要怎么办?”

 

“不如送给欢欢?”

 

“嗯,送给欢欢。”

 

莫名其妙接了一束玫瑰的职业路人啸日猋同学站在原地自言自语。

 

“黄泉。”被拉着走的罗喉忽然开口。

 

“干嘛?”黄泉条件反射性地问完才想起来他这是第二次不由分说地拉着罗喉就走了,他偷瞥了一眼后者的脸色,嗯,看不出有在生气的样子。

 

“上元节才是情人节。”

 

黄泉愣了愣:“什么?”

 

“正月十五,才是情人节。”罗教授认真地说。

 

黄泉又想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罗喉大概是在对他那句“差不多就像七夕”进行纠正,不过话说这反射弧也太长了吧!

 

“那个不重要啦。”重要的是,他们接下来去哪里……说实话黄泉今天约罗喉出来是毫无计划的,总不能找个咖啡厅坐下,开口就说“罗喉我想知道你今年几岁家住何处工资多少有无房车”吧,又不是相亲来的。

 

“那我们去看电影吧。”罗喉说。

 

黄泉的脚步“咔哒”一声迟滞了。“你说什么?”

 

罗教授眨了眨眼,缓声重复道:“黄泉,我们去看电影吧。”

 

直到站在电影院门口时,黄泉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就忽然变成了和罗喉一起看电影了?——还是在情人节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他看了几眼罗喉看起来同他差不多年轻的侧脸,感到莫名的心悸。

 

……一定是因为今天是情人节,潜意识给了他太多的心理暗示,不过是看一部电影而已嘛。黄泉按了按心口,自我安慰地想着。

 

电影院大厅里的电子屏上面正循环播放着上映电影的预告,罗喉微仰着头看着画面,过了一会儿转过头来,对黄泉道:“我们就看这个。”

 

他指的是刚刚上映不久的一部超级英雄电影。黄泉对这部电影有些兴趣,御不凡也邀请过他一起去看,但是鉴于黄泉对于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电灯泡这件事毫无兴趣,看电影的事儿也就这么放了下来。此时有机会弥补遗憾,黄泉心里最后那点儿别扭也消失无踪了。

 

只不过,他还是挺惊讶罗喉竟然会对这个感兴趣:“你喜欢看这类的爆米花片吗?”

 

“……英雄。”罗喉低声回答道。

 

“嗯?”黄泉没有听清。

 

罗喉却不再重复了,轻车熟路地排队购票,黄泉也没在意,跟在他后面,漫不经心地说:“你好像很熟悉电影院。”这对于一个手机都不会使用的老古董来说几乎是一件非常新奇的事。

 

“嗯。曼睩小的时候我常带她来看电影。”

 

啊,出现了。黄泉决定把罗喉现在这个表情命名为“长辈看到讨人喜爱的晚辈时会露出 的”二号表情。看来罗喉对他这个小侄女还真不是一般的喜爱,起码喜爱到了愿意接触新事物的地步,真是难能可贵的长辈情。

 

“黄泉,你有带钱吗?”

 

“有,怎么?”

 

“……我今天带出来的钱全买了花。”罗教授的娃娃脸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有那么几分无辜。

 

“…………”

 

黄泉同学拿出了钱包。

 

看电影的两个小时里罗喉一直很安静,像一座雕塑凝固在座位上,只认真地观影,连动作都几乎没有变。这让看电影时喜欢小声和同伴吐槽一两句的黄泉很是不习惯,只能抓着爆米花塞嘴里,咬得咔咔作响。

 

“你是兔子吗,黄泉。”这是电影结束后,罗喉说的第一句话。

 

“什么时候英雄不再是英雄?”这是罗喉说的第二句话。

 

“这个问题,留作你这周的哲学作业吧。”这是罗喉的第三句话。

 

三句话直接成功地把黄泉镇在了原地。

 

“哈。”罗喉看着他的反应,轻轻笑了一声,起身离开影厅。

 

黄泉又在原地愣了几秒,总算反应过来,跳起来追了过去:“喂!什么叫‘我是兔子吗’?我哪里像兔子了?!还有这个问题什么意思!凭什么就我有额外的哲学作业罗喉你站住——!”

 

“这是我对你的优待,好好享受吧,黄泉。”

 

“并不想要这种优待好吗!”

 

黄泉愤懑之余,罗喉的声音却也不由自主地在脑海里回放,“什么时候英雄不再是英雄?”罗喉说这话的语气听起来并非一时兴起,而是相当认真地在发问,于是黄泉忆起了在看电影之前罗喉的那句他没听清的话,恍惚也是“英雄”。

 

……难道罗喉对“英雄”有什么奇怪的执念吗?

 

他们今天看的电影倒是一部标准的超级英雄商业片,拥有特殊能力的英雄,从想要毁灭世界的反派手里保护了全人类,受人感激和尊敬。——那什么时候英雄会不再是英雄?

 

黄泉觉得自己和答案仿佛就隔了一层毛玻璃,离的很近了,能看见谜底的大概轮廓,却无法准确地描述出来。他一心纠结着这个问题,连罗喉与他说话都心不在焉,只偶尔有白兔子一蹦一跳地蹿过他的脑海。

 

等到黄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时候,他和罗喉已经坐在餐厅里了。

 

安静隐谧,烛光幽幽,厅里回旋着悠扬的提琴曲,桌子上的花瓶里还泡着一支玫瑰。

 

他今天大概是命犯玫瑰,黄泉盯着花瓶,默默地想,不然怎么哪儿都逃不开它。

 

——不不不等一下这个旖旎的气氛是怎么回事!!!还点着蜡烛看起来更像相亲现场了好吗!哦对今天是情人节来着……所以他们看完电影就该各回各家为什么会跑来一个一看就是为情侣约会准备的餐厅吃饭啊!?大排档也比这里好啊啊啊!

 

他真的不是来和罗喉相亲的!

 

“黄泉?”

 

“你今年几岁?”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黄泉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连忙补充:“我不是在相亲我只是……”

 

罗喉看起来更茫然了。

 

好吧。黄泉扶住额头,不打算再开口了,他怕他再说话,能说出更加莫名其妙的话来。……都怪罗喉出的这个什么英雄的破问题把他的脑子搅得一团糟糕!

 

“我的年龄?”罗喉慢慢垂下了朱红色的眼睛,沉默了。

 

“……我就随便问问。”年龄莫非是罗喉不能触碰的话题?或者说是秘密?黄泉摸了摸鼻尖,想起罗喉那天徒手捏钢管的模样,心里有点儿打鼓。他的确只是对罗喉那张脸与年龄的反差感到好奇而已,如果罗喉告诉他,自己其实从好几个世纪前活到了现在,黄泉最多问一句“寂寞吗”,这不至于触碰到这位“暴君”的怒点吧?

 

“关于这个么,唔……”罗喉说,声音里含着一丝隐隐的笑意,“黄泉,我有告诉你的义务吗?”

 

“…………”

 

他对罗喉的看法从一开始就没错。

 

——讨人厌的混蛋。

 

除去这奇怪而旖旎的气氛,这顿饭吃得还算愉快,虽然罗喉巧妙地回避了一切有关他自身的事情,但黄泉仍然从言语中,窥得罗教授过去的一二。

 

总结而言就是……高处不胜寒?黄泉知道那张冷峻的脸下一定藏着点什么,但仅限于此了。

 

相反,倒是罗喉套出了他不少的事。

 

“所以,苍月银血是你的大哥。”

 

黄泉点了点头,想起了自家大哥叮嘱自己的那一大串话,如果银血知道了他不仅成了罗教授的学生还和罗喉私交不错,表情大概会很精彩吧。在家一向以捉弄小弟幽溟和让大哥银血头疼为乐的黄泉,露出了一个可以称之为恶劣的笑容:“他让我绝对绝对不要上你的课来着。”

 

“嗯。”罗喉对黄泉的话毫无反应,沉吟了一声,说道,“他是个很好的学生。”

 

“这是夸赞?”

 

“当然。”

 

“怎么不见你夸夸我?”

 

罗喉看了看他,语调比平常更加缓慢,尾音上扬:“黄泉,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

 

“噗——!咳咳咳!”黄泉一边呛得咳嗽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被他碰翻的杯子,同时惊诧地看着罗喉,仿佛第一天见到他,“你说什么?”

 

“黄泉,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罗教授平稳地重复。

 

“咳咳咳……认真的?”

 

“我不会重复第三遍。”

 

好吧好吧,不重复第三遍也没关系,反正黄泉已经听清了前两遍——这是个出乎意料而令人满意的回答。黄泉趴在桌子上,一只手紧紧地攥紧了心口前的衣服。

 

绝对的,出乎意料。

 


评论(11)
热度(73)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