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沉迷守望先锋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钗素】听心

咸鱼了三个月发现自己文风突变轴不回来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在线等急!(/´Д`)/简直囧到我自己了ORZ

***   ***

素还真瞎了。

 

他不仅瞎了,还听不见、闻不着、摸不到、吃不出,五感尽失。

 

一个五感尽失的人,在江湖上是寸步难行的。

 

但见过素还真的人都说,他实在不像是一个五感尽失的人,尤其不像一个瞎子。

 

因为一个瞎子是不会不仅行走无碍,还能察言观色的。

 

但如果这个瞎子的名字叫做素还真,这一切又好像变得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素还真解决过那么多的麻烦,再大的困难和危机到了他手上仿佛都能迎刃而解。

 

这样的人是不会被失明击倒的。

 

也不会被别的任何东西击倒。

 

叶小钗此时就在凝视着素还真。

 

他果真如传闻说的一样,坚毅,温和,气质如莲,并且着实不像个看不见的瞎子。

 

素还真坐在他对面,抬手给他斟了一壶茶,道:“久闻刀狂剑痴大名,可惜今日得见,素某却已不能视物。”

 

叶小钗的眉心微微一蹙。

 

素还真又道:“你是来杀我的。”

 

叶小钗轻抿了一口茶。

 

素还真道:“素某毒发,五感尽失,这是杀我的最好机会,可武林中都说,素某不像一个五感尽失的人。 ”

 

叶小钗垂着眼帘喝茶。

 

素还真继续道:“欧阳上智是个谨慎、多疑的人,但他也不想放弃这样好的机会。”

 

叶小钗放下了茶杯,按住了剑鞘。

 

此刻他仿佛就是一柄将出未出的寒剑。

 

寒剑出鞘的时刻,就是他夺命的时刻!

 

素还真仿佛没有察觉到叶小钗的动作,他捉起白玉茶壶,又给叶小钗斟满了茶。

 

他道:“于是欧阳上智就派了你来,他最放心、也最锋利的一柄剑来。”

 

叶小钗点了点头,随即一哂,他倒忘了素还真根本看不见。

 

素还真笑了,轻声道:“可欧阳上智没有料到,他最放心的一柄剑,是最不可能杀死他一生最大的敌人的一柄剑。”

 

*

 

素还真死了。

 

这件事比他瞎了更叫人吃惊。

 

再困难的境地素还真都捱了过来,怎得不过一个小小的失明,就把他难倒了呢?

 

秦假仙啐了一口,恨恨道:“谁说他死了,你们见过他的尸体了么?”

 

有人笑道:“秦假仙,人人都知道你是素还真的好朋友,可是人人也都知道素还真死了。”

 

江湖就是这样,生死不过转瞬,即使素还真为这个武林贡献良多,可当他死了,不过也是一抔黄土,江湖人的性命,本就失得太过轻易。

 

秦假仙气得鼻子都红了,虽然他的鼻子本就是红的。

 

他怒气冲冲道:“呸!你们谁见到那天的事了?谁见到素还真的尸体了?休要胡说八道!”

 

那人道:“没人见过素还真的尸体,可有人见过刀狂剑痴走进了推松岩,然后又活着出来了。”

 

秦假仙听到这话,原本的怒色忽然一扫而空,颓然的阴霾笼罩在他眉间。

 

他喃喃道:“刀狂剑痴……”

 

就如同人人都知道他秦假仙是素还真的好朋友一样,人人也都知道刀狂剑痴是欧阳上智的手下,是他不轻易示人、一旦出鞘便绝不空回的一柄绝剑。

 

所以只要他出现,就一定会有人死。

 

不是他死,就是欧阳上智想要他杀的人死。

 

欧阳上智最想杀的当然是素还真。

 

自素还真出现的那一刻起欧阳上智就明白他会是自己最大的一块绊脚石。

 

他很谨慎也很聪明,他不会也不愿放弃这样绝佳的一个机会。

 

于是刀狂剑痴出现了,并且没有死。

 

所以素还真当然是死了。

 

没人怀疑素还真有没有可能还活着,因为没人怀疑刀狂剑痴对欧阳上智的忠诚。

 

*

 

山洞里潮湿阴冷,一蓬火光在枯枝里闪动。

 

两个人坐在火堆旁。

 

一个人生得一双奇异的漩涡眉,眉下的眼睛映着火,灵动温和,但叫人可惜。

 

因为这样好看的一双眼睛,却独独失了一份神采,怎能叫人不可惜?

 

任谁一看,也知道这个温和的年轻人的目光是没有焦距的。

 

这竟是一个目盲者!

 

可他双目虽盲,却不像个盲人。

 

如果秦假仙在这里,他一定会惊得跳起来。

 

“素还真,你没有死!”

 

这个双目皆盲的年轻人,竟是素还真!

 

他原来没有死!

 

素还真道:“他肯放你走?”

 

另一个裹在黑斗篷里的人点了点头,忽地想起素还真已看不见,只好应道:“嗯。”

 

说完他又是一愣,他竟忘了素还真不仅看不见,也是听不见的。

 

素还真忽然笑了,道:“不碍事。素某五感尽失,唯独剩下一张嘴尚可说道,而你却与我相反。”

 

他的声音柔了下来,有些微的遗憾,叹息道:“你有我失去的所有感觉,却不能说话。”

 

那人摘下了斗篷的帽子,一张带着疤的面庞映入了火光里。

 

他道:“啊。”

 

看似毫无无意义的音节。

 

这是一个极俊朗的年青人,剑眉星目,气质凛冽。

 

见过他的人很少,可只要有人见到他,就一定知道他是谁!

 

那道斜贯右脸的英雄疤实在太醒目。

 

江湖上只有一个人拥有这样的疤痕。

 

“刀狂剑痴”叶小钗!

 

叶小钗不仅没有杀死素还真,还同他一起坐在山洞里!

 

素还真道:“欧阳上智生性多疑,他为何肯放你走?”

 

叶小钗在地上写了个二十,又写了个三。

 

他是知道素还真看不见的。

 

可素还真却偏偏“看见”了,道:“当初他和你的条件,是二十年里替他做三件事?”

 

叶小钗点点头,道:“嗯。”

 

素还真道:“欧阳上智的野心,三件事满足得了他吗?”

 

他又哂然道:“也对,需要刀狂剑痴出手的,三件足够了。”

 

聪明人都有一点小毛病,他们自信,而当自信过了界,就成了自负。

 

欧阳上智当然是聪明人。

 

他虽然谨慎,却也免不了有些自负。

 

他相信自己只需要叶小钗帮他办到三件事。

 

他相信只要解决这三件事,武林一定是他的!

 

叶小钗又写了三个名字。

 

素还真“看着”字,念道:“宇文天、一剑万生、百里飞首?这是他要你帮他做的三件事。”

 

叶小钗点头。

 

素还真道:“他原以为只要解决了这三个人,武林就是他的囊中之物,谁料……”

 

他停住了,眉梢眼角都染上笑意。

 

饶是叶小钗这般冷冽的人,也不免地弯了弯唇角。

 

谁料,半路忽地跳出一个清香白莲,打乱了欧阳上智称霸武林的所有计划。

 

素还真突然又蹙了蹙眉,问叶小钗道:“三件事,最迟的是百里飞首,但也在三年前就已被你所杀,你为何还要留在欧阳上智身边三年?”

 

叶小钗只是摇头,然后温柔地看着素还真。

 

他原本三年前就可离开,但他偏偏留下了,留到让欧阳上智也相信他忠心耿耿,然后把杀死素还真这样重要的事情交给了他。

 

素还真一怔,仿佛有感应似的,别过头避开了那灼灼的目光,他叹息道:“叶小钗……”

 

你本不必如此。

 

他话未尽。

 

他已不必再说。

 

叶小钗整个人覆将过来,握住他的肩,贴上他冰凉的嘴唇,封住他剩下的声音。

 

莲香盈口。

 

素还真本已看不见,却看见万千色彩在黑暗里炸开。

 

他本已听不见,却听见自己心跳如鼓、血液急涌奔腾。

 

他本已察觉不了任何触碰,却觉得叶小钗的手仿佛一团火,撩拨着他苦苦支撑又脆弱的理智。

 

他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吟。

 

一夜春光乍泄。

 

*

 

素还真从梦中醒来,极缓、极慢地眨了下眼睛。

 

仿佛他也没料到会梦见年少旧事。

 

他沉默了半晌,叹道:“叶小钗,素某与你已十年未见。”

 

不思量,自难忘。

 

叶小钗握住了他的手。

 

素还真道:“我们走吧。”

 

他忽然又变回那个温和、睿智的素还真了。

 

一个任何人都不愿与他成为敌人的素还真。

 

这样的人若做不成朋友,也要避免成为敌人。

 

他会是个很可怕的敌人。

 

而很多事情无法避免。

 

*

 

两人沿着山径走了许久,忽地闻见一阵花香。

 

不是素还真身上的莲花香,是百花糅杂的香气。

 

好似最有用的路标。

 

会这样种花的人素还真只认识一个。

 

能治好他五感尽失之症的唯一一个。

 

若她也不能,素还真恐怕就要真正学着做一个瞎子。

 

尽管他已做得很好。

 

素还真抬头,喊道:“花君。”

 

*

 

春宵幽梦楼的楼主传说是个极美丽的女子。

 

只有少数人知道,楼主不仅美丽,且妙手能回春。

 

而只有很少的人知道,春锁红颜步香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素还真就是这很少的人之一。

 

步香尘慵懒地倚在素还真身边,搭着他的脉,问道:“是谁?”

 

她明明是看病的,却好像不知道病人的症状,不知道素还真听不见一样。

 

反正她总有办法让素还真 “听见”。

 

素还真回答道:“无衣师尹。”

 

步香尘道:“他怎会对你下毒?”

 

素还真道:“并非是毒,不过形式所迫,且师尹已将副作用告知于我,这个后果素某早已料到。”

 

步香尘道:“万一我也没办法呢?”

 

素还真笑着道:“那素某也只好做个聋瞽之人了。”

 

步香尘道:“素贤人倒是洒脱,只不过你身边这位可要伤心了。”

 

素还真一怔,只道是步香尘在寻他与叶小钗做消遣,下意识地偏头,这才发现叶小钗攥着他的手,握得死紧,他无知无觉,竟到此时才发现。

 

他拍了拍叶小钗的手背,道:“莫担心。”

 

叶小钗松开了他的手。

 

步香尘瞧在眼里,有意揶揄道:“一个五感尽失,一个不会说话,沟通这样顺畅,你们莫非心有灵犀不成?”

 

素还真道:“花君怎地得知?素某与叶小钗的确是心有灵犀。”

 

步香尘微愣,摇头笑道:“我曾剖了一个男人的心,后来又看上了一个女人的心,我的心与他们的心那样近,却也做不到心有灵犀。”

 

素还真道:“并非靠得近就能够心有灵犀。”

 

他无意在此与步香尘纠缠,转移话题道:“花君还是帮素某看看该如何诊治吧。”

 

步香尘掩嘴娇笑道:“放心。若步香尘不能治好你,天下就没人能救你素还真。”

 

*

 

欧阳上智坐在他的宝座里。

 

他很愉快。

 

他最大的敌人也已经死了,武林皇帝这条路上,他已扫清了所有障碍。

 

很快,这天下他唾手可得。

 

可他忽然皱紧了眉。

 

他感到一丝不安。

 

他很自信,也很谨慎。

 

在他这个位置,若是不谨慎一些,这武林皇帝怎轮得到他来做。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于是欧阳上智很快就找到了令自己不安的源头。

 

叶小钗迟迟未归。

 

欧阳上智派他去杀死素还真,很快素还真身死的消息便传遍武林,而叶小钗也已归来。

 

欧阳上智彻底放了心,他相信他已掌握这柄利刃,这会是他横扫天下的最大助力。

 

接着叶小钗又离开了欧阳世家,这一次,他没有回来。

 

他要走,本该三年前就走,可他偏偏留了下来。

 

这一次,他却走了。

 

为什么?

 

欧阳上智瞳孔猛地一缩,沉声道:“素还真!”

 

叶小钗该走的时候没有走,却在见过素还真之后走了。

 

这其中的关节欧阳上智一想便通。

 

素还真同他说了什么?

 

欧阳上智想不明白。

 

十年时间,足够他摸清叶小钗的品格。

 

叶小钗性如磐石,不可能被任何诱惑打动!

 

素还真用什么打动了他?

 

欧阳上智感到焦躁。

 

这横生的变故让他失去了不少耐性。

 

任谁在成功的前一刻被人从中打搅,也是会不高兴的。

 

他本以为派叶小钗去是万无一失的计划。

 

素还真五感尽失,不论他再如何装得像个正常人,这也是事实。

 

而叶小钗是个哑巴。

 

任他素还真再巧舌如簧,一个五感尽失的人,是无法和一个哑巴沟通的。

 

可这本万无一失的计划,却好似出现了纰漏。

 

欧阳上智烦躁地一挥手,喊道:“沙人畏!”

 

“天下第一毒”沙人畏在座下恭恭敬敬地低下头。

 

欧阳上智道:“去把叶小钗给我找回来!”

 

沙人畏道:“是。”

 

厅外忽地传来一阵笑声和骚动,有人闯入了欧阳世家!

 

来客道:“至尊何必着急?素某与叶小钗已经来了。”

 

竟是素还真与叶小钗!

 

他们竟一同来到这个不亚于龙潭虎穴的欧阳世家!

 

欧阳上智惊极,也怒极。

 

在这个时候自投罗网,分明是不将他欧阳上智放在眼中!

 

他怒道:“叶小钗,你也选择背叛我吗?”

 

叶小钗凛然迎过他的目光,周身气息凝练如刀。

 

他是一柄所向无前的绝剑,可欧阳上智没料到,有一天这剑锋竟会对着自己!

 

素还真道:“至尊说笑了,叶小钗从未忠诚于你,又何来背叛。”

 

世人皆说刀狂剑痴是欧阳上智最忠诚的利刃,连欧阳上智自己也这样相信。

 

可叶小钗虽忠诚,忠的却不是欧阳上智,而是他对欧阳上智的许诺。

 

他是个重信守诺的人。

 

所以他帮欧阳上智做了三件事,为他所驱驰了七年。

 

而许诺的事情都已完成。

 

叶小钗已是自由之身。

 

欧阳上智怒极反笑道:“好、好、好,我倒没料到你这一手棋下得绝妙。”

 

他问道:“为什么?”

 

他已摸不清素还真究竟有没有失去五感。

 

素还真着实是个可怕的敌人!

 

智者间的交锋,最重要的就是判断,稍有差池,便是满盘皆输。

 

可素还真竟能让对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素还真道:“因为素某善听心。”

 

欧阳上智一怔,道:“听心?”

 

素还真道:“叶小钗不良于言,与人交流多有不便,更何况是素某这样五感皆失的人。”

 

他微笑着看着叶小钗,又道:“但素某能听见他的心。我虽失五感,心却明亮得很。”

 

素还真曾与步香尘道,并非靠的近就能够心有灵犀。

 

心有灵犀,须心意相通,能见心之所向,能听心之传音,由此一点而通。

 

叶小钗是个极纯粹的人。

 

素还真听心,听的是叶小钗一颗赤诚之心。

 

欧阳上智大笑道:“就如你所说,你能听心,那又如何?你以为你二人能活着离开欧阳世家?素还真啊素还真,你自作聪明了!”

 

欧阳上智兴许已经被气得头昏脑涨了。

 

不然他怎会忘记,他的宿敌从不做毫无把握之事?

 

欧阳上智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的脸色很难看。

 

素还真笑道:“至尊才是,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才好。”

 

四周静悄悄的。

 

素还真与叶小钗这般闹了许久,竟无人上来擒拿。

 

连沙人畏也不知何时退了出去,消失无踪。

 

欧阳上智铁青着脸,骂道:“一群混蛋!”

 

他已明白今天的局势。

 

成败在此一举!

 

成,则这天下都尽入他囊中!

 

败,则万劫不复!

 

他不再说话,不再给素还真扰乱他判断的时间。

 

三泰阴指!

 

他已很少出手。

 

但每一次出手,都是要命!

 

叶小钗迎了上去。

 

他气息如刀,锋芒如剑,手中刀剑朴实无华,每一击都可毁天灭地,又蕴着生生不息的连绵。

 

刀狂剑痴的刀剑,只有三招。

 

却是囊括天下绝式的至高剑理。

 

探,自谦,必胜!

 

刀光如水。

 

欧阳上智捂着喉咙,发出“咯咯”的声响,就像个破旧的风箱。

 

鲜血像泉水一般涌出来。

 

他艰难道:“为……为什……”

 

素还真道:“因为素某与叶小钗,早在十年之前便是挚友。”

 

欧阳上智瞪大眼睛,极尽狰狞,咯咯的声音逐渐变作一阵比哭还难听的笑声,直到身首分离,笑声依然未止。

 

活杀留声!

 

他一生机关算尽,却没料过他最放心的剑和他最憎恶的敌人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

 

世事的无常,是人力无法料及的。

 

*

 

秦假仙已抱着他哭了许久。

 

屈世途无奈道:“秦假仙,素还真不让你抱,你也不必抱着我哭得这样伤心吧。”

 

秦假仙道:“我以为素还真死了,没成想他竟然还活着,还打倒了欧阳上智的势力!”

 

素还真微笑着道:“这不是应该高兴的事吗?”

 

叶小钗道:“啊。”

 

秦假仙蓦地收了声,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叶小钗,道:“你还把刀狂剑痴也带回来了?”

 

素还真道:“叶小钗本就是我的挚友。”

 

屈世途一捋胡子,微笑。

 

他恐怕是除了当事人外最了解这两人关系的人了。

 

秦假仙道:“欧阳上智自以为聪明,他最大的不智恐怕就是招惹了你吧。”

 

素还真摇了摇头,却道:“他最大的不智并不是招惹我,我迟早也是要对上他的。”

 

叶小钗再度握住素还真的手,低低地“啊”了一声。

 

素还真反手握住叶小钗的手,轻声道:“他最大的不智,是妄图困住叶小钗二十年。”

 

秦假仙摸了摸他的红鼻子。

 

他觉得这话有点儿不对劲。

 

可他也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

 

秦假仙不是会深究的人,转眼他又兴致勃勃地问道:“素还真,你是怎么知道叶小钗想说什么的?”

 

素还真道:“素某善听心。”

 

叶小钗低声笑了笑。

 

素还真善听心,叶小钗亦如是。

 

他听的同样是一颗纯粹的心。

 

一颗纯粹的淑世之心。


—THE END—

评论(9)
热度(82)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