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OW】【R76】加布里尔·莱耶斯的风衣里到底有什么

多年前的莱耶斯与多年后的士兵76号。
大概是段子集,不一定有后续。
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关系。
私设有,例如暗影守望的创立时间。
OOC可能很严重。
查了半天敏感词……

***   ***

“嘿,不用点劲你能保证这家伙能像现在这么安静吗?”

“但是,如果……”

“先生们,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嘘,他要醒了,我们得看着他点儿,我不觉得绳子能绑住他。”

莱耶斯感到头痛欲裂。这种感觉简直和被莱茵哈特的火箭重锤在脑袋上狠狠地来了个亲密接触差不多,他痛得闷哼了几声,勉强睁开了眼睛,紧接着莱耶斯就愣住了。

黑漆漆的枪口正对着他的脸。

这把脉冲步枪他熟悉得很,拿着枪的那个人即使染了白头发,外加不知道什么毛病往脸上扣了个看不见脸的面罩,他同样也熟悉得很。

于是莫名其妙的莱耶斯开口了:“你他妈在搞什么,杰克?”老天,他连说话都头疼。

士兵76号怔了一怔,很快反应过来,低沉着声音:“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

“问我?问我不知道为什么一醒来就头疼,而我最亲密的战友拿着他的枪对着我?这可真是个好问题。”不止莫里森,莱茵哈特、猎空、温斯顿那只大猩猩还有他的混蛋徒弟,全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看着他,见鬼。

空气凝滞了那么两三秒,76下意识地回过头看了看莱茵哈特,后者干笑了两声。

“别看我,我的锤子可没这功能。”

好极了,原来他真的被那把破锤子砸了脑袋。莱耶斯想。

*

天使带上了医疗室的门,迟疑地说:“我想死神……莱耶斯他可能失去了记忆。”

“也就是说现在他只记得守望先锋没有解散之前的事?”温斯顿推了推眼镜,嘀咕道,“这也许算个好消息。”

“不,更早。”76靠在医疗室的玻璃窗上,看着里面被禁锢在床上接受检测的莱耶斯,显得心事重重,“在他的记忆里,我甚至没有和他分道扬镳。”

“所以,莱耶斯没准儿可以回到……我们中间来?”猎空试探地说道,看起来有点儿期待。

麦克雷叹了口气:“这对我可算不上好消息。”

“所以,”莱耶斯总结道,“你们出现在那儿是因为死神……因为我接受了黑爪的雇佣,去那里夺取一块智能芯片,而你们为了阻止我赶来?”

76点了点头。

“然后我被你们围攻,莱茵哈特那个混蛋朝我头上来了一下,正巧把我砸晕了,于是你们把我绑了起来,打算从我这里问出黑爪的信息?”

76点了点头。

莱耶斯表情复杂地摸了摸头上厚厚的绷带,“好吧……要知道,如果不是你看起来比我认识的杰克·莫里森要老20岁,我是绝对绝对不会相信这个的。”

“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加比。”念出这个名字的瞬间,难言的怀念席卷了士兵76号,让这个老兵不自觉地感慨,“守望先锋已经解散,而你和我……”

“因为可笑的嫉妒心决裂而守望先锋因此毁灭,你我都在那场事故中‘死去’,你成了被通缉的义警而我是同样被通缉的雇佣兵,并且我一直在追杀你们,对吧?”莱耶斯说到最后的时候嗤笑了一声,“杰西都告诉我了。”

“麦克雷是这么说的?”76沉默了一阵,开口道,“那就姑且这么认为吧。”

莱耶斯扬了扬眉毛:“你不会和杰西一样蠢,认为我会相信这个吧?”

“当然不。”76苦笑着揉了揉自己的短发,“总之,你先好好休息,我去问问齐格勒医生能不能让你恢复……”

“恢复成那个‘死吧死吧死吧’的死神?”莱耶斯也叹了口气,“杰克,我知道这些年我们之间可能有一些……一些误解,但是我既然已经忘了这些,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能把我当做从前的加布里尔·莱耶斯?

准备离去的士兵76号僵直了背脊。

“你恨我。”76背对着病床,硬邦邦地说道,“莱耶斯,你恨我。”

*

莱耶斯看着摆在他面前黑色风衣、面具和两把霰弹枪,又抬头看向面前的守望先锋们。

“准备放我离开那个无聊的医疗室了?”

猎空“咻”地一下闪现在他面前:“齐格勒医生说你目前对我们没有危险。”然后她又“咻”地一下闪了回去,“虽然大块头他们反对这样做,但76他坚持,所以……”

好吧。“万一我恢复了记忆——”

“那我会亲手收拾你。”士兵76号以平稳得过分的声音说道。

“这可真让人伤心。”莱耶斯耸了耸肩,把霰弹枪拿在手里抛了抛,“是我喜欢的类型。”

猎空轻轻戳了戳温斯顿,小声问:“大个子,他是不是在双关?”

大猩猩一脸迷惑:“什么?”

*

莱耶斯对不再熟悉的环境和陌生的队友适应良好,就连坚持叫他叛徒的莱茵哈特和托比昂两个老家伙都松了口,认为他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除了杰克·莫里森。

杰克——他坚持要莱耶斯喊他士兵76号——疏远他简直就像是躲避什么病毒似的,他们之前的关系有那么糟糕吗?

“有。”麦克雷点燃了雪茄,在袅袅烟雾里深沉地说道,“你可不止一次想把莫里森炸上天。”

他接着补充:“还有我,还有这里的所有人。”

“这句话你们每个人都对我说过。”莱耶斯面无表情,他对此已习以为常,“可是杰克是不同的。”

麦克雷好像被烟呛到了。

“啊,原来你不知道。”莱耶斯平静地指出,“那就算了。”

麦克雷一边咳嗽一边看着莱耶斯离去的背影,这个场景他多少有些似曾相识。在他刚刚被莱耶斯强行捡回暗影守望时,敏锐的牛仔就发现,只要一提到守望先锋的指挥官,他的导师兼顶头上司就会变得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

可其中的原因麦克雷不想深究,一点儿都不想。

*

莱耶斯在训练室找到了76,后者正沉浸于锻炼中,并没有发现他。

莱耶斯理所当然地靠了过去。

然后刹那之间,迎接他的是76毫不留情的拳头。

“嘿!”莱耶斯下意识地躲开,接住了76的拳头,“我没想吓你。”

76低喘着,透蓝的眼睛盯着莱耶斯直到后者主动后退了一步,此前的大量运动导致76看起来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莱耶斯的视线在他下颌摇摇欲坠的汗珠上停留了片刻,松开了自己握住76拳头的手。

“抱歉。”76抹了把脸,缓缓平复着呼吸,“条件反射。你这么接近我的时候,通常是想要我的命。”

莱耶斯因为这句话无奈地咧了咧嘴角。“我不想要你的命,杰克。”他说,然后再次靠了过去,“在我的记忆里,我这么接近你的时候通常是为了这个。”

76的背撞上了训练室的墙,莱耶斯按着他的肩膀,一瞬间的恍惚让他以为回到了20年前。

莱耶斯吻了他。

然而这个吻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也许连一秒也没有——三枚手里剑钉在墙上的声音很快地结束了这个吻。

76第一时间推开了莱耶斯,后者毫不在意地向那个站在门口尴尬到无所适从的机械忍者摊了摊手。

源氏不太熟练的日式英语此时说得更是磕磕绊绊:“抱、抱歉,我以为你想……”他收了声,似乎意识到自己再停留下去只会愈加尴尬,丢下一句“我好像听见我哥哥在叫我”便一个闪飞快地离开了。

“混蛋加比。”76的这一拳一点儿也没留情。

莱耶斯痛得低哼了一声,接着愉悦地看着恼羞成怒的士兵76号:“要继续吗?”

—暂时没了—

评论(32)
热度(430)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