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OW】【R76】Unpygmalion

和上一篇基本同样的一点点私设。

啊,写OW同人的最大阻碍就是OW,玩游戏还是码字真是一个问题啊【咦?

大概是一个所有人都在试图挽回的故事。

此时应该是守望先锋刚成立不久的时期。

争取三章内完结【应该

***   ***


“从莫里森晋升为行动指挥官的那一刻开始,他与莱耶斯的关系就彻底变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我试图让他们重归于好,我们所有人都试过。但是有时候当一切变得不可收拾时,你能做的只有祈祷自己别被牵连进去。”

 

*

 

通常而言,事情的发生和结束都有迹可循。

 

所以,杰克,冷静,好好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莫里森撑着盥洗室的镜子,看着镜子里还显得有些慌张的金发青年,试图理清这一切。

 

叩叩。

 

莱耶斯靠在盥洗室门边,好整以暇地问道:“你掉进马桶里了吗,杰克?”

 

“闭嘴,加比!”莫里森旋开水龙头,直接掬了一把水扑在脸上。

 

冷静,杰克。没准他在开玩笑。

 

“我没在开玩笑。”盥洗室的磨砂玻璃门上映出莱耶斯模糊的身影,“我是很认真在和你说这件事。”

 

老天。莫里森深吸了一口气,一低头猛地扎进了灌满洗手池的水里。冰凉的水瞬间浸透了他,同时也令他发热的大脑和脸颊都迅速降温。

 

好吧,现在总算可以好好想一想这一切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了。莫里森近乎无奈地吐了个泡泡,开始从头梳理思绪。

 

一开始,他的确对莱耶斯过分关注了——莱耶斯是个经验丰富的军官而他只是刚刚服役不久的新兵,即使两人共同加入了超级士兵改造计划……

 

敲门声大了些,莱耶斯的声音穿透玻璃又穿透水面,到达莫里森耳朵里时已经几近失真到听不清晰:“别躲在里面啦,亲爱的。”

 

亲爱的?莫里森宁愿自己听不清。他忍无可忍地抬起头来,甩了甩水珠,面对镜子确认自己的表情正停留在生气的模式上,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了门:“你到底在发什么疯……唔!”

 

莱耶斯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兵。这句话也许还适用于战场以外的各个方面,比如现在。

 

莫里森能对瞬息万变的战场做出反应的大脑此时就像被冻住了一样,让他只能徒劳地眨着眼睛,甚至忘记推开莱耶斯,以结束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是的,莱耶斯正在亲吻他。按住肩膀——推到墙上——吻——一气呵成。这个突然袭击对莫里森来说,杀伤力大概比智械暴动还大。

 

莱耶斯轻咬着他的嘴唇,细微的痛感像电流一样沿着脊椎窜向全身,莫里森几乎要为此打一个寒噤。这是从未有过的微妙体验。

 

“闭上眼睛。”莱耶斯哑声说。

 

莫里森下意识地听从命令。接着,在一片黑暗里,他感受到莱耶斯的手穿过他湿漉漉的金色短发,将他更用力地按向自己。高热的体温互相接近,短促的喘息响在耳边,黑暗的视野里有一个漩涡,正扯着他坠入无法自拔的深渊。莫里森忽然意识到,他似乎很早就在期待——或者说渴望——现在这个场景,时间几乎和他认识莱耶斯的时间一样久。

 

它发生得如此顺理成章,以至于莫里森甚至没有机会躲开。

 

“完蛋了……”他低声自语。

 

“什么?”莱耶斯稍稍远离了点,他同样有些气短,却不舍得过早地结束这个吻,要知道,同样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

 

“完了。”莫里森以陈述语气重复道,然后仿佛找回了力气,在一瞬间将毫无防备的莱耶斯压倒在地上,并且死死地控住他,防止莱耶斯爬起来。

 

莱耶斯的表情并没有因此变得惊讶或者是别的什么,他只是看着自己上方的莫里森,挑着眉毛等待后者的下一步动作。

 

“加布里尔,”莫里森喃喃道,“这都是你的错。”然后他弯腰,捧住了莱耶斯的脸,继续了刚才的吻。

 

“以牙还牙。”莫里森在两人分开的短暂间隔里快速说道,同时绝望地承认——他的的确确、彻彻底底地,完蛋了。

 

这一切都是莱耶斯的错,而那个混蛋竟然还在笑:“杰克,欢迎继续这个错误。”他的手轻抚着莫里森的后颈,温柔得近乎幻觉。

 

*

 

之后的那天晚上,莫里森就做了一个梦。

 

他站在废墟里,鲜血模糊了视线,而莱耶斯就在他对面,手里的霰弹枪抵着他的眉心。

 

“莱耶斯,”莫里森听见自己轻声说,“这不是你的错。”

 

“当然。”莱耶斯咳嗽着,捂住自己流血不止的腹部,应道:“因为这是你的错。”

 

BOOM!

 

*

 

莫里森在伴随着热浪来袭的爆炸声中惊醒了。

 

没有废墟,没有鲜血,没有爆炸,更没有拿着枪的莱耶斯。他坐在床上心有余悸地看了眼窗外刚蒙蒙亮的天空,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一个诡异的梦境。它太深刻,连莱耶斯说话时那种混杂着咬牙切齿的恨与缠绵不休的深切都仿佛刻进了记忆里,稍一回想便会让莫里森感到心惊。这非是一个好的征兆,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莫里森忽然失去了平衡,跌回床上,罪魁祸首扯着他的手臂,懒懒地打了个呵欠:“还早着呢。”

 

——在这种他和莱耶斯的关系彻底前进一步的时候。

 

莫里森摇摇头,决定把那个梦境抛在脑后:“不早了,加比,我得起床锻……”他忽然顿住了,停了半晌才挤出一句话:“……好痛……”

 

莱耶斯大笑起来,伸手揉乱了他的金发,又滑到腰间轻轻按了按:“给你自己放个假吧,士兵。”

 

“不要。”自守望先锋成立以来,唯一保持全勤记录的好兵杰克·莫里森,倒抽着冷气十分强硬地拒绝了来自他上司兼男友的友好提议。

 

“你确定吗?”莱耶斯不可置否地问了一声,手指点在莫里森的脖子上,忍着笑意,“那如果安吉拉问起你身上的这些‘伤痕’,你可千万别供出我啊,杰克。”

 

“什——”莫里森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错错落落的粉红色吻痕愣了两三秒,然后自暴自弃地提起被子盖住脑袋,声音闷闷地从被子下传来,“你以为这是谁的错,混蛋加比。”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后悔了,梦里的对话不可抑制地浮上脑海,让莫里森不由得感到扩散向全身的凉意。

 

“加布里尔。”

 

“什么?”正准备起床的莱耶斯疑惑地看了眼埋在被子里的人形,莫里森说话的语气与之前完全不同,仿佛就在刚刚的一瞬间里,莫里森变回了那个战场上沉着冷静的优秀的守望先锋。

 

“你没错。”莫里森说,又停顿了会儿,把被子从头上拉下来,看着莱耶斯认真道,“我的意思是,不论发生了什么……我都相信不是你的错。”

 

莱耶斯一怔,虽然不明白莫里森为什么忽然这样说,但他仍然笑着回应道:“当然,我们都没错。”

 

—TBC—

评论(10)
热度(149)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