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钗素】叠梦

* 收录在去年的莲叶庆生合志《人间有味是清欢》里,又是一年生日,解禁啦,显而易见的咸鱼只好拿出来凑凑数【喂

*意识流,黑历史

*通篇强行盖章友情向


***   ***

屈世途送走天不孤与绯羽怨姬时,叶小钗正好回转琉璃仙境。

 

“可有寻得?”屈世途问。

 

叶小钗摇了摇头,“啊……”

 

屈世途重重地叹息一声:“天不孤与绯羽怨姬刚走,步香尘愁未央翠萝寒都来过了,皆说不得病因无法医治,啊,对了,我还未告诉续缘,但这么多大夫都看不了,吾想还是不告诉续缘了,免他担心。”

 

叶小钗紧锁着眉头,忧心地看着玉波池内了无生气的一池莲花,沉默片刻便再度转身离开了琉璃仙境,剑风在地上划下心急如焚的话语。

 

——吾再去找。

 

屈世途捋着胡子满是忧愁:“素还真呐你真是不让我老屈省心……”

 

素还真的昏迷毫无征兆。

 

那天难得风平浪静,让素还真得以从诸多武林事中抽身,在自家琉璃仙境内与屈世途煮茶聊天,静享这片刻悠闲。他还欲往二重林邀叶小钗一同下棋品茗,笑言“闲暇来之不易,还需好好把握。”可素还真刚起身还未走几步,屈世途就只听他疑惑地“嗯”了一声,之后便倒下不省人事了。

 

度过最初的慌乱后,屈世途冷静下来,一方面修书告知了二重林与云渡山,另一方面托了秦假仙等人去找寻素还真昏迷的原因与救治之方。所幸近日武林的确平静,尚未有什么大事找上琉璃仙境,屈世途也能将心思全部放在昏迷的素还真身上。书信发出之后,一页书兴许还在闭关,因此毫无回音,而叶小钗接到信后便急忙赶来,查看了素还真的状况后,亦同样入武林去找寻相关信息,可惜至今无果。

 

随着素还真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屈世途也渐渐焦急。能找的大夫都找过了,都说素还真昏迷得蹊跷,怕是有外力在作怪,但若不清楚原因,贸然医治只会雪上加霜。解铃还须系铃人,眼下当务之急便是探清楚素还真究竟为何昏迷,才方便对症下药。可屈世途想破了头也记不起那天素还真有什么异状,两人不过在聊天,前一刻素还真还能同他打趣,后一刻素还真就突如其然地倒了下去。

 

清香白莲这一昏迷,便是整整十二天。

 

到第十二日时,事情终于有了转机。这天齐天变拖着别见黄花落急急忙忙跑进琉璃仙境,嚷嚷着“找到方法了”,然后便把黄花落推到了素还真床前。

 

别见黄花落观察片刻,喃喃念着捏了个诀,按住素还真眉心,欲探其究竟。

 

“老兄,你确定没问题吧?”齐天变紧张地问了一句,转头向屈世途解释道,“我在路上碰见了他,黄花落听我讲完素还真的事情后,就要我带他来,说他可能知道原因。”

 

“别吵。”黄花落收了诀,紧蹙着眉,道,“他之昏迷,果真与梦有关。”

 

“梦?”

 

“嗯。吾方才探他灵识,发现素还真之灵识陷于奇诡梦境之中,换句话说,他这十多天,一直在做梦。”黄花落顿了顿,语气中多了一些凝重,“做梦本是稀松平常之事,可一梦不醒就不是这么简单了,素还真应是被梦魇侵入了。陷入冗长梦境的人,最多只有十五天的时间,十五天一过,意识便会迷失在梦境之中,永远无法醒来。”

 

“啊!那素还真岂不是只剩下三天时间?这要如何是好?”

 

黄花落道:“想要让他醒来,需要进入他的梦里,将梦魇揪出来。可素还真之戒备意识太强,我无法入梦,这件事,还须交给他亲近之人。”

 

齐天变连忙抢着自荐,却被别见黄花落否决了。“你不行,根基不够,无法在素还真的梦里坚持三天。”

 

屈世途掰着手指数:“素还真亲近之人、武功要好……哎呀,叶小钗,你回来了。”

 

“啊。”叶小钗向屈世途略一致意,便转向别见黄花落,眼神坚定。

 

——吾去。

 

“嗯……你么,不差,此事可行。”黄花落点了点头,交代道,“梦境无限而不可知,也不知梦魇会藏在何处,最有可能便是藏在梦主素还真身边,它擅伪饰,你一定要注意。”

 

——要如何救出素还真?

 

“这嘛……梦境之中虽有不合常理之处,但梦中人不会察觉有异,若你入了素还真梦中,发现了连你也觉得十分奇怪之事物,那便是梦魇,捉住它,用此物通知吾,吾会将你与梦魇带出来。”别见黄花落将一枚时计交与叶小钗,继续道,“你要小心,万不可被梦魇发现你来自素还真梦境之外,否则梦境一旦碎裂,便是功亏一篑。”

 

“啊……”叶小钗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梦中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此时计除了可做通信外,亦须借它方知真正时间。 此行风险不小,叶小钗,务必要在三天内找到梦魇使素还真苏醒。”时间紧迫,别见黄花落交代完备以后,便直接运起梦牒施展梦行术。

 

“你可准备好了?”他问。

 

叶小钗毫不迟疑地点头,梦牒绽出的光芒逐渐将他笼罩。

 

“若梦境碎裂会发生什么?”

 

意识逐渐远离间,叶小钗听见黄花落回答说:“那便会坠入虚无缥缈的梦境边缘,失去对时间的感知,再难……”

 

 

 

 

叶小钗醒来时发现自己漂在水面上。他有片刻的茫然,任由自己像一叶浮萍般在水面漂荡,直到手中的时计发出清晰的一声“滴答”,他才自失神中惊醒,忆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叶小钗低头看了看那块时计,时计只有一根指针,凝固在计时开始的地方。当指针再度停在此处时,也就说明他的时间到了尽头。要驱逐梦魇,他必须尽快。

 

首先,要找到素还真。

 

叶小钗将时计收起,四下望了望。他站在一处浅池里,四周皆是参天大树,枝繁叶茂,仅有一小片天穹能够从层层叠叠的枝叶中挣扎出来,将漫天星光与月华洒在落叶上。皎月如轮,月光似水一样倾泻,盈满浅池又漫溢而出,在林间铺出一条闪着光的路。周围安静得近乎死寂,只有那条不知通往何方的月路闪耀着隐秘的光芒,宛如一个邀请。

 

他于是别无选择地踏上了那条月路,踩碎枯叶的沙沙声是路途中唯一的声响。叶小钗警惕着不知躲在何处窥伺的梦魇,心下不可抑制地有几分焦灼。这条路漫长得几乎没有尽头,蜿蜒着不知通向何方,周围尽是一成不变的树林,连斑驳割裂的星空都已隐没,叶小钗回过头,身后只有一片无边的黑暗,他已没有后退的机会。

 

流逝的时间划开弧线,同样不肯回头。

 

不知已行了多久,闪烁在脚下的月华逐渐黯淡,最终熄灭在一块界碑之上。

 

“推松岩”。

 

叶小钗怔了一怔,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进入了千云谷的范围,素还真兴许就在此地。时计已转动了四分之一个圆弧,一分一秒都不得浪费。

 

夜风微凉,带起一片松涛,叶小钗行进的脚步却因此停驻了。

 

……是错觉吗?他摊开手掌,任由无形的风流淌过掌心,再缓缓握住,试图抓住什么。

 

他的确抓住了什么。那是巨大的、难以言喻的,充斥在风中与阵阵松涛中,盘旋在整个推松岩的……

 

悲伤?

 

叶小钗不再犹豫,踏入推松岩地界内,找寻素还真的身影。甫一进入,他便远远地看见了素还真,没有拂尘没有剑袋,亦没有束起莲冠,那是素还真于推松岩养病时的衣着。彼时素还真目不能视物,耳不能闻声,只能隐于推松岩运筹帷幄,无法入武林奔波。叶小钗初知晓这个消息时,担忧之余,亦有一丝安心——如此,这朵不肯停歇的白莲总算不得不暂住脚步,好好休养一段时日了。

 

而此刻看来,那个背影比记忆里的还要单薄,又好似承载了太多。

 

他追着素还真的身影进入山洞时,毫无预兆地被迎面而来的悲伤淹没了。那是能令他感同身受的苦痛,连空气都在隐隐啜泣。素还真依旧背对着他,低着头不知在忙碌些什么,烛火幽幽映亮这一室昏暗,却驱不走充斥着整个山洞的寒意,冷气几乎实质化地缭绕在素还真身边,伴随着一下一下的捣钵声,令叶小钗没来由的一阵恍惚。

 

这梦境之景似曾相识,仿佛他也曾亲眼见过、亲耳听过、亲身感受过。

 

接着他就看见了自己。一身银甲,躺在石台上毫无声息,好似已死去多时——彼时的叶小钗,的确已经死了,因万古长空之死招致千叶传奇的疯狂报复,在血战重伤的情况下,被欲夺瑟龄卷的宿贤卿偷袭致死。从死亡到复生的这段期间里,叶小钗仅有一些冥冥中的感应,混沌的灵识里,感受过散不去的寒意,感受过凝在指尖的温暖,感受过有人执着不渝地喊他的名字,感受过有人试图将他拉离冥途无间。

 

素还真在他复生归来后对叶小钗死亡的这段时日绝口不提,叶小钗也就无从得知他是怎样度过那段时间的了,偶尔问及屈世途,屈大管家只是叹息一声,拍着他的肩膀说,“幸好你回来了”。叶小钗明白这个“幸好”代表了素还真怎样危险的状态,可直到此时此刻站在素还真的梦境里,他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素还真那时究竟有多疯。屈世途的那句“幸好”与其说是庆幸,不如说是后怕。

 

眼前的素还真有多冷静,就有多疯狂,悲痛像枷锁将他禁锢在此,不得解脱。

 

“啊!”叶小钗再也看不下去,他冲上前去打断了素还真为复活他所做之事,牢牢握住了素还真的手腕,“啊!”

 

素还真本先冷静而压抑的视线在看到叶小钗时掀起了惊涛骇浪,他颤抖着眨了眨眼,像是要通通透透将叶小钗看得清晰。“叶小钗……?”试探的一句轻声,隐藏不住的狂喜丝丝流露出来,“叶小钗?你没……”素还真说着,转身看向身后的石台,欣悦还未彻底显露在脸上便已凝固了。

 

叶小钗还躺在石台之上,了无气息,亟待他寻得复活之法;可叶小钗也在眼前,握着他的手腕,满面焦急担心。

 

素还真在刹那的错愕迷茫之后,便将一切串联。他与叶小钗相交多年,彼此熟识深知,石台上躺着的叶小钗是真的,面前的叶小钗亦是真的,他虽悲痛难以自抑,但却冷静得不能再冷静,叶小钗已死这个事实同样是真,素还真尚未将他从黄泉带回,叶小钗又怎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呢。

 

“吾在梦中。”素还真轻喃道,缓慢而坚定地挣开叶小钗攥住他的手,“叶小钗已死,吾还须抓紧时间复活他,不能拖延了……”

 

随着素还真的话音,周遭的环境竟开始出现裂痕,宛如触动了什么开关,昭示着梦境即将崩溃。

 

叶小钗想起别见黄花落的叮嘱,心下一凛,此间并无梦魇痕迹,莫非让梦主意识到自己在做梦,同样会让梦境碎裂?来不及细思,梦境崩溃已成定局,黄花落所说的梦境边缘似乎凶险难料,但叶小钗已顾不上其他。此时他只想告诉依旧沉痛的素还真,这的确是个梦,梦中一切皆为虚幻,唯独他已复生这件事不是梦境,是这梦中,唯一的真实。

 

“啊……!”不知心语在梦境之中是否还能行得通?叶小钗复又扳住素还真的肩,急切地想要告知他一切。

 

隙缝越来越大,梦境危如累卵,摇摇欲坠。素还真略有迷茫地看着他,忽然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般的微笑:“素某……知晓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整个梦境宣告崩溃,叶小钗只来得及看素还真最后一眼,随即就坠进了黑暗里。

 

那一眼已足够。

 

 

 

 

“……可那罪念晶元早已深入脑识,过往知交今为敌,怎能叫人不扼腕叹息?一番激斗后,罪念之力被激发,素还真顿觉心口疼痛难当,再回神,便发现与苍鹰同处异境之中。苍鹰手执神识炁剑,精准一剑刺入素还真心口,鲜血飞溅,令他不忍再看。平生挚友,却不得不走到如今,叶小钗心酸难言,不觉落下泪来……”

 

“阁下也喜欢听评书么?”

 

侠客自评书中回过神来,看向在他身边坐下的修者,修者一身儒雅的白袍缀紫,白发莲冠,仙气翩然,显然非是凡人。

 

侠客摇了摇头,沾了茶水在桌上写下:听听便罢。

 

“啊,抱歉。”修者歉然,抬手为二人斟上茶,问道,“不介意吾同坐吧?”

 

侠客摇头示意自己不介意,继续听着评书,说书人正讲到精彩之处,一合折扇,口若悬河:“……叶小钗箭步上前,接住倒下的素还真,心口罪念被封,白莲难得片刻清明,入眼便是叶小钗焦急面容,他想着意识之境中挚友为他落下的那滴泪,抬手欲拭,轻声唤道:‘叶……’话未完,气力已尽,终是……”

 

“一步江湖无尽期……”修者手指轻扣桌面,忽地沉吟道。

 

“啊。”侠客忍不住接口,写道:但评书中那二人……

 

他尚未写完,修者便笑道:“耶,劣者并非针对评书,只不过吾亦有一挚友,共同经历诸多生死险境,方才听着评书,不由想到他,漫生感慨罢了。”

 

侠客还欲再言,说书人醒木一敲,又将他注意力拉了回去。

 

“……唐绝心知挡关者非是易与,墨玄手暗蕴极招,先发制人,唐门绝式再现!左手凝墨,飞针犹如暴雨梨花,纷纷袭向……”

 

说书人滔滔不绝,将一场大战描绘得惊心动魄,侠客甚至能顺着描述想象出那高天孤月下的战斗,宛如身临其境一般。

 

“这折评书,倒是说得精彩。吾也曾去过蜀地,唐门中人的武器招式确如评书一般,神出鬼没防不胜防。”修者举杯啜饮,饶有兴味地说,停顿片刻,又笑道,“那是自然,唐绝输定了。”

 

侠客怔了怔,放下了正欲书写的手。修者替他说出心中所想已是第二次了,这绝非巧合,可修者是如何知道他欲言为何的?仿佛映证侠客的猜测,修者将目光转向他,回答道:“劣者……似乎能听见阁下心音。”

 

心音?侠客讶然,他为证道自断半舌,从此口不能言,与人交流变得困难与麻烦起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能听见他心底之音。

 

有了心音一途,二人交流便顺畅不少,况且修者似乎有意与他相交,侠客也不为意,三言两语地应答交谈。待侠客问及修者欲行何处时,一直侃侃而谈的修者却沉默了。

 

侠客这才想起他们二人只不过萍水相逢,甚至还未互通名姓,自己想是言谈太过,触到修者不愿提及的地方了。

 

——交浅言深,是吾……

 

修者打断了他,看着侠客轻声道:“倒也不是什么不可说之事,吾此行,是要寻回吾之挚友。”

 

“啊。”侠客眨了眨眼,先前修者所提的挚友,莫非就是要寻回的这位?

 

“正是。”修者多少有些黯然,“他为救吾身陷异境,更为异法所遮蔽,吾来此带他离开。”

 

“……步踏行云,招行流水,卸招拆招间见七分熟悉,来人见状,罢手停战,便道:‘你们看我是谁。’言罢摘下面具。意外意外意外,面具之下,朱砂漩眉,双目如星,自是一派温文尔雅,不是那失忆的清香白莲又是谁……”

 

交谈间,客栈里的评书已换了下一折,说书人连拍醒木,正说到先前挚友几经波折再度重逢处。

 

——他就在此地?

 

“就在此。”修者肯定地说道。

 

“……俊朗面庞上的英雄疤令解锋镝熟稔莫名,又联想方才对战时的光景,便疑惑道:‘你对我的招式,好似十分的熟悉。’各位看官,道那苍鹰是何人?誉满天下的刀狂剑痴!清香白莲、刀狂剑痴,莲叶相随纵横江湖多少年,他又怎能不知挚友知己之招……”

 

——为何不去找他?

 

“吾已找到。”修者看着侠客,一字一句。

 

“……一旁银豹解说道:‘他的意思是,你们二人乃并肩多年的战友。’解锋镝闻言却摇头,道:‘还有一句,没有我,肩头真的很重哪。’此话本乃当年赴战前素还真对隐于镜湖仙云的叶小钗所说,亦曾言过‘你为我担起天下的另一端,如此分工也算是并肩’,前话暂且按下不表……”

 

侠客微愣,环顾四周,却见修者紧盯着自己。

 

“尚未自我介绍。”修者轻甩拂尘,道,“劣者清香白莲素还真,不知阁下名讳?”

 

“……叶小钗握上解锋镝手掌,双掌交握, 二人目光相对,心念千转,无言胜有言……”评书犹在继续,说到精彩处一片喝彩声。

 

侠客长久地静默。

 

那与评书里的主角重名的修者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说道:“原本,是吾受梦魇侵袭,陷入昏迷十二天。吾友为救吾四处奔波,甚至入吾梦中,想借此驱逐梦魇。可我们都低估了梦魇的狡诈程度,从吾友一入吾梦开始,它就已经知晓,从而设局诱吾友入彀,让梦境碎裂,吾友坠入梦境边缘迷失时间,而吾亦受限于它无法脱离梦境。”

 

侠客闭上了眼,轻轻地叹了一声:“啊……”

 

“哈,是了。梦魇千算万算,却错算了吾与吾友之间的默契。在吾知道这一切只是梦而唯独吾友是真时,吾便明白这是一个局。”素还真向侠客伸出了手,“所以,叶小钗,素某来带你离开了。”

 

侠客没有犹豫,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双掌交握,一如评书所述,无言胜有言。

 

素还真又转身,向着评书台朗声道:“阁下评书功力令素某十分佩服,但不知阁下交手起来,又有几分胜算?”

 

说书人的评书戛然而止,望向二人茶桌,阴恻恻地道:“好一个素还真,好一个莲叶相随的默契……”随着他的声音,客栈周遭一阵扭曲变换,幻为无垠广袤的黑暗,“你们以为明白这是假的便能脱逃吗?天真!”

 

素还真摇头,与叶小钗对视一眼,笑道:“素某与叶小钗不但想离开此处,还想将你也一并带走。”

 

话音落,刀芒闪,叶小钗无声之狂上手,挥刀攻向说书人,素还真紧随其后,欲联手擒下梦魇。

 

“你们!”说书人厉啸一声,化作一团闪烁着绿光的黑气。

 

梦魇本体现,两道黑色气劲袭向二人,素还真以掌挡下,同时叶小钗反制气劲之力,一刀划破黑气。受此一击,梦魇露出一线破绽,素还真捉准时机,般若上手,紫色龙气奔腾而出,化作腾龙死死缠住梦魇。

 

“你们放开我!”

 

“这嘛,自然是出去再说。叶小钗。”

 

好在别见黄花落的时计并未在叶小钗坠落梦境边缘时遗失,此时指针已将近走到尽头,叶小钗握住它,缓缓输入内力,时计顿时橙光大绽,逐渐扩散,化为阵法将叶小钗与素还真二人包裹,光华一闪,将二人传送离开。

 

 

 

 

叶小钗转醒时,素还真早已坐着调息,见他醒了,眨眨眼睛颇有兴致地道了一声:“早上好。”

 

——梦魇呢?

 

叶小钗按着额角,环顾四周。

 

“唔,素某带着它出来时,黄花落嫌它难看,让它烟消云散了。”他说得轻描淡写,仿佛过去半个月的昏迷,不过是一场漫长的梦境。

 

“啊……”

 

“屈世途在厨房,说要让你我好好补一顿。”素还真停了停,言笑晏晏,“放心,素某已无大碍。”

 

叶小钗这才放松下来,连多日奔波以来的疲倦也减轻了不少,轻松地回了一句:

 

——早上好。 

 

—THE END—

评论(3)
热度(30)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