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一个无聊的傻白甜。
此lof≈月球表面。

【霹雳】【钗素】叠梦

* 收录在去年的莲叶庆生合志《人间有味是清欢》里,又是一年生日,解禁啦,显而易见的咸鱼只好拿出来凑凑数【喂

*意识流,黑历史

*通篇强行盖章友情向


***   ***

屈世途送走天不孤与绯羽怨姬时,叶小钗正好回转琉璃仙境。


“可有寻得?”屈世途问。


叶小钗摇了摇头,“啊……”


屈世途重重地叹息一声:“天不孤与绯羽怨姬刚走,步香尘愁未央翠萝寒都来过了,皆说不得病因无法医治,啊,对了,我还未告诉续缘,但这么多大夫都看不了,吾想还是不告诉续缘了,免他担心。”


叶小钗紧锁着眉头,...

【霹雳】【钗素】空笺折舟

* 收录在去年的莲叶庆生合志《人间有味是清欢》里,又是一年生日,解禁啦,显而易见的咸鱼只好拿出来凑凑数【喂

*意识流,黑历史

*通篇强行盖章友情向


***   ***

叶小钗是个旅行者。


他总是孤身上路,没有旅伴,也不带相机,不曾拍过任何一张瑰丽的风景,不曾留下任何来过的痕迹,一个人,一个背包,踏尽万水千山。


遇见素还真是叶小钗旅途中的意外,又像是冥冥中的必然。


叶小钗来到千云谷的时候,正值景区淡季,游人并不多,清晨方下过一场绵绵细雨,整个千云谷都笼罩在氤氲的雾霭里。他信步而行,每一步都踩得坚定,穿过千云谷内如轻纱般缥缈的薄...

【霹雳】【钗素】听心

咸鱼了三个月发现自己文风突变轴不回来了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在线等急!(/´Д`)/简直囧到我自己了ORZ

***   ***

素还真瞎了。


他不仅瞎了,还听不见、闻不着、摸不到、吃不出,五感尽失。


一个五感尽失的人,在江湖上是寸步难行的。


但见过素还真的人都说,他实在不像是一个五感尽失的人,尤其不像一个瞎子。


因为一个瞎子是不会不仅行走无碍,还能察言观色的。


但如果这个瞎子的名字叫做素还真,这一切又好像变得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素还真解决过那么多...

清香白莲素还真,登场二十八周年生日快乐!

愿莲华永盛。

自制。生命练习生x芙蓉铸客。

烟雨晕开江南的画,你执笔写牵挂。

生芙大法好!TvT其他的一概不听!

心很碎。

自制。【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一直在想要是没有止战之印的话,他们也许就是这样挚友转相杀一路到底吧,圆满一下脑洞【揍

启剑机,觅剑理,一式通慧,梦说剑布衣。

剑布衣水仙自体向。

我不管我要起飞邪教大法好,我要背叛组织一次!

自制。这个对我果然太高难度了……欠群里的赌粮【之一】小布衣和小师父情人节快乐~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4)

情人节是个好节日♪~


***   ***


这是黄泉人生中最漫长的一瞬间之一,大脑因为太过震惊而运转困难,差一点儿就要宣告宕机。


“拿着。”捧了半天不见黄泉接过,罗喉困惑地皱了皱眉,把玫瑰往黄泉怀里送。


“等等等等等、等等!”这到底什么情况!?


说真的,罗喉真的明白情人节、玫瑰花和黄泉之间的联系吗?!按照黄泉往日对罗喉的认识,他深深地怀疑罗喉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代表了什么。


“怎么?”


“这句话不应该是我说的吗!你忽然送花给我干什么!”...


做这个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我不管了啦!哭。

【霹雳】【罗黄】混蛋罗喉你到底回不回来

改词,原梗《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相信我一开始只是想搞笑,后来……后来就不知道了【。


***   ***

昨天晚上 我回到月之幻陆

突然想起 我没找到你

我已喊你 二十六次混蛋

你没有回 你没有回

你回话了 (何事?)

叫我回去 (吾不需要。)

你打完架就回天都 (回去吧,黄泉。)

可是罗喉 你这个混蛋

你带着计都 去打佛业双身

你到底要不要遵守诺言回来…


(曲)


枫岫找了 曼睩也找了

连门口虚蛟 我...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3)

此处应有BGM:《My Heart Will Go On》【。

***   ***

事情越来越向魔幻现实主义的方向发展了,黄泉咬着奶茶吸管,略有些恍惚地想。他明明是去天台准备达成日常“为难罗喉![1/1]”的,可是为什么变成了他坐在奶茶店里看罗喉玩手机?

买奶茶的钱还是他出的。

“黄泉。”

“嗯?”罗喉的声音将黄泉拉回现实,他嚼着珍珠含混地问了一声,“怎么了?”

罗喉把自己的手机推过去,陈述:“它不亮了。”

“啥?”黄泉接过来,摆弄了一会儿黑屏的手机,默默地推了回去,“没电自动关机了。”

“哦。”

…………哦是什么反应啊!黄泉有点抓狂。

在课业方面,罗教...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2)

看刀龙的时候就一直觉得,啊,这样说话慢吞吞的武君好萌啊。遇到曼睩以后爆发的蠢爸爸属性也非常非常的可爱【捧脸】


***   ***


这是一堂奇妙的哲学课。


黄泉被迫坐在“最不起眼”的第一排正中间,左边坐着标准哲学神棍巫读经,右边坐着罗教授崇拜者冷吹血,后桌是哲学神棍二号半僧道,面无表情上课的罗喉就在他的正前方。


这段描述意味着,黄泉被包围了。


先不提罗喉授课时常常不经意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令人如坐针毡,光是周围的怪人就足够黄泉烦躁的了。巫读经抱着一本砖头似的书嘀嘀咕咕,黄泉听到的只言片语不外乎是“神”、“...

【霹雳】【罗黄】真的勇士,敢于直面哲学暴君!(1)

看标题也知道是傻白甜。

总结来说就是我不甘心好不甘心超级不甘心!

啊罗黄让我找回了萌CP初恋般的感觉,cry。

OOC这种事,开心就好啦。


***   ***


黄泉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选课表,慢慢地将额头磕在了桌子上。“我不记得我选了哲学。”他咕哝了一声,混杂着一点悲愤。


御不凡凑过来看了一眼,幸灾乐祸地笑:“你要不要再看看任课老师是谁?像我这么有同情心的人,不告诉你一下良心过不去。”


“我看见了,是罗喉。”黄泉闷闷地说。


罗喉教授是苦境大学哲学系的系主任,兼逻辑哲学课的任课教授,...

【霹雳】【钗素】莲先生与他的鹰

一个粗糙的MV脑洞 http://m.weibo.cn/2743787361/3919688084367376?sourceType=sms&from=1056095010&wm=9847_0002 的粗糙的补充。片段灭蚊,有啥妄言当做我没文化吧_(:з」∠)_

***   ***

01

        天月勾峰上住着一位高人。高人名唤有生之莲解锋镝,武林人多称呼他为“莲先生”。莲先生墨发蓝衫,一柄绘着莲花的檀扇从不离身,眉眼间总是含着温和的笑意。

   ...

【霹雳】【钗素】草蛇灰线(三)

此处应有BGM。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并不是

***   ***

苍鹰负手而立,白发飞扬,伴随着凝重肃杀的BGM,他指气凝剑……

…………BGM?

叶小钗一分神,剑芒一闪,失控的剑气在地上划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刀猿与剑狼低头看着地上距离自己不足一寸的剑痕,不约而同地后退。

“师、师尊,你今天不开心吗?”

叶小钗摇摇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想要找到那神秘音乐的源头,他凝神细听,可却没听到任何除风声以外的声音。

也许是错觉。

叶小钗静下心,再度运招。

自那日击退创罪者后,不动城一连几天都没有任何剧情推进,麒麟星时常不在城内,叶小钗因此找不到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霹雳】【钗素】草蛇灰线(二)

乱七八糟,不谈剧情~

有金银双秀


***   ***


叶小钗扭头又看了看其他人,确认了只有麒麟星的名字下面还有一条好感度槽。……所以这是一个攻略游戏?可以退货吗?


“苍鹰,你来了。” 麒麟星说。


叶小钗这才发现苍鹰面具已经扣在了自己脸上,他不适应地摸了摸面具,默默点头。


玩都玩了,Galgame就Galgame吧……


“诸位,吾不动城的存在是为了……”


“原无乡!!!”麒麟星还未说完,城外一声饱含悲痛愤怒的喊声携着内力清晰地传进了城内,打断了他的话。


末日之狂干咳了一声,用快雪银钩叩了叩自己的面具:“是倦收天。大概是城...

【霹雳】【钗素】草蛇灰线(一)

想写正经结果变成吐槽【。

又名《麒麟星攻略计划》【不是

***   ***

主线任务·壹

叶小钗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的游戏碟,“魔吞不动城”几个字用一种诡谲的字体印在碟面上,背景是一座巴洛克式的恢宏城堡。

碟片是叶小钗在一家叫琉璃仙境的音像店买的。说是买,倒不如说是那个像猴子一样跳脱的店员连卖带送给他的,说是个还在测试阶段的游戏,如果发现了什么BUG欢迎反馈云云。

这张碟多少透露着点古怪。没配带任何说明,唯一能算作讯息的就是碟面的图案了。单看碟面的话,或许是个恐怖向游戏,又或者是一个密室逃脱类的解密游戏?

叶小钗把碟片塞进游戏机,然后戴上了感应头盔...

【霹雳】【钗素】虚实之间

语死早,不知所云,老剧内容按记忆复述,有bug的话………………就当没看见吧【。


***   ***

1


叶小钗有一个秘密。


他能看见一个别人看不见的人。


雪白的长发,漩涡样的眉,眉心一点朱砂,身体透明,无法触碰任何事物也不能被触碰,自叶小钗记事起,这个人就默默地在他身边了。


他同自己的父亲满天红说过几次,皆被当成童言稚语,时间久了,叶小钗倒也乐意独享这件事,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对于孩童来说,拥有一个秘密就是件足以窃喜的事了。


那个人是叶小钗幼时唯一的朋...

【霹雳】【钗素】短暂拥抱[叶小钗x天踦爵]

是说三轰的三化体,小钗只见过扣子,根据谜独白与三余有交情推测应该也见过无梦生了,只剩下小九……嗯,我喜欢抱抱←_←……欸,快写完才想起来我忘了这个时期的小钗会说话,反正……他自己也经常忘了【。 超短篇,依旧渣。


***   ***

天踦爵在树林间匆匆而行,怀中暂时计的表链碰撞着发出细碎的响声,时刻滴答的声响提醒着他时间已所剩不多——


他与一个黑衣人擦肩而过。


天踦爵似有所感,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背后,那个身罩黑色斗篷负着刀剑的武者也同样停下了脚步。


时间不允许他做停留,但天...

【霹雳】【钗素】病之花

没有文力,充斥着冷笑话的短篇【。

*** ***

“劣者大概是病了。”素还真说这话的同时不停有白色的碎片从他嘴里飘出来,悠悠地落到地上。

 

屈世途目瞪口呆。

 

“这是啥米?”他好半天才颤抖着伸出手指着地上累成小堆的碎片。

 

“哦。大概是花瓣。”素还真抬手接住一片刚飘出来的碎片,冷静地说道,“是莲花的碎片。”

 

“哪……哪来的?”屈世途持续目瞪口呆。

 

“耶,好友,如你所见啊,咳咳。”花瓣随着话音飘出来,素还真捂着嘴低咳了一阵,无言地看着手里的一捧碎花,“具体情况素某也不知,除了这个,其余没什么异常,嗯...

【霹雳】【钗素】蝴蝶结(2)

注定要成为黑历史的一篇Orz,每一句话写完都是黑历史……随便看看就好【躺平


本章又名《我是上次那个认错青梅竹马性别的楼主,在知道青梅竹马是男的以后,我发现我还是很喜欢他……怎么办,在线等……也不是那么急》


***   ***


素还真是飘着回到他和慕少艾合租的别墅里的,无视了慕少艾和阿九向他打招呼,又飘着上了二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素叔叔怎么了?”


慕少艾揉了揉阿九的头,同情地看了看二楼:“阿九乖,你素叔叔多半是失恋了。”


本着室友之间应该友好相处互通八卦……啊不是,...

【霹雳】【钗素】蝴蝶结(1)

又名《我曾发誓要娶青梅竹马的女孩子,结果多年以后重逢后发现她……不,他竟然是个男的,还比我高和我一样帅,怎么办,在线等,急!》


***   ***


素小四吃完饭就匆匆跑去隔壁邻居家敲门。


隔壁住的是新搬来的叶家,素小四近期的目标是和叶家那个内向羞涩的叫叶小钗的女孩子成为朋友。他只在叶家搬来的那一天见过叶小钗一次,小女孩头发上扎着一个大红蝴蝶结,紧紧跟在叶夫人身后,只怯生生看过素小四一眼就又躲回去了。


然而就是那一眼,让他觉得叶小钗似乎很孤单,素小四不喜欢那样孤单的眼神,像叶小钗那样的人,分明是笑起来更好看...

【霹雳】【钗素】迟来的肉粽

一个字。肉。赶不及端午节没关系,赶上了父亲节!【。

代表续缘和悟剑声祝两位父亲节快乐~【喂

带有轻微双秀

***   ***

再一次分配好各自的任务后,麒麟星坐在城主椅上轻咳了一声,捂住胸口。方才城外对上崇真三誓,忽遭幽影偷袭,以一敌四,虽安然脱身,但仍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闷亏,此刻体内气血翻涌,即便无损功体也并不好受。

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麒麟星抬头,对上了苍鹰面具后无声的关切目光。

“咳,吾无恙。”麒麟星在面具的掩饰下眨了眨眼,试图摆出他魔吞不动城城主的威严说话,然而苍鹰不为所动,通过按着他肩膀的手输送真气,查看麒麟星的伤势。

不动城城主只得闭目调息,配合在体...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