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DC】【Clark/Bruce】Blue(完)

配对:克拉克/布鲁斯

分级:PG-13

警告:人鱼AU,可能存在的OOC,不专业的描述,以及只是一时脑洞,究竟想说什么我也不清楚:D

梗概:克拉克度假时在海边捡到了一条受伤的人鱼。


 

沉沉落日坠入海平面以下,天色转为暗色的海蓝,光辉渐淡,克拉克就是在这时看到的那条人鱼。

 

人鱼趴在岩滩一块巨岩上,湿漉漉的黑发散在岩面上。凭克拉克远超常人的目力,他在那雕塑般的背部看到了纵横交错的伤痕,若不是在腰部以下克拉克看见了黑色鳞片包裹着的部分鱼尾——剩下的部分浸泡在海水里——他会以为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类。

 

但那是一条人鱼,一条受伤的人鱼。克拉克来不及多想,就向人鱼跑去。直到他到了人鱼身边,他才有些惊讶地吸气,这条人鱼受的伤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伤口像是被锋利的牙齿猛然撕开,这样的伤遍布全身。克拉克想到这片海域附近游弋的那群大白鲨,凶猛的掠食者,用牙齿撕开猎物,猩红的血扩散,引来更多的同伴——这条人鱼一定费尽千辛万苦才从鲨口逃生。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将人鱼翻身,昏迷的人鱼胸膛上的伤口更加严重,暗红色的血早已凝结,还活着简直是个奇迹。克拉克凝视着人鱼,看着正面,人鱼更加像人类,有着同人类一般的面容和上半身,甚至比一般人来的更加帅气——一条男性人鱼——他紧闭着双眼,长睫毛挂着水珠轻轻颤动,脖子上的裂口一张一合,像是鳃。

 

克拉克无意识屏住了呼吸,除了“美丽”,他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这个生物。

 

但现在有比欣赏更为重要的事情。克拉克要救这条人鱼,他必须做到。他意识到这可能对他很重要,另一个异类,在地球上不止有他这一个外星人,还有一条人鱼。——都是为人类社会所不容的物种。

 

克拉克看向岩滩后的悬崖,上面有一幢小木屋,黄色的灯光透出来,玛莎可能在里面做晚餐,而乔纳森大概是在整理他的钓鱼用具。肯特一家来海边度假。在不久以前,乔纳森才告诉了他的养子那个残酷的真相——他给克拉克看了飞船,告诉他,他是来自广袤无际的宇宙,是不属于这个星球的外星人。这很好地解释了克拉克那些令人惊惧的能力,而克拉克过于平静地接受了事实,肯特夫妇反而担心他的情绪,特地带克拉克来海边散心,给他消化事实的时间。小木屋是玛莎父亲的,孤独地面向海洋——乔纳森认为克拉克需要的是一个人思考的空间。

 

克拉克用超级速度回到家里,没来得及回答父母的任何问题,翻出急救箱就用来时的速度冲了出去。

 

“妈,晚饭我不吃了!”好在他还来得及留下这句话,肯特夫妇不至于面面相觑。

 

他回到人鱼身边,面对众多的伤口,他反而无从下手起来。最终克拉克拿起蘸了酒精的棉花,小心翼翼地触碰人鱼锁骨下方的一条小伤口。

 

那几乎在瞬间发生,一只手倏地卡住了他的脖子,克拉克惊慌地抬头,望进了一双令人惊心动魄的钢蓝色眼睛,人鱼紧紧盯着他,因为突然的动作撕开了不少已经结痂的伤口,呼吸急促。

 

他的眼睛真好看。克拉克首先不合时宜地想道,然后才是慌张地举起手中的镊子和棉花,又指了指人鱼身上的伤口,从喉咙挤出一句话:“我没有恶意,你的伤口,不处理会死的……”

 

真疯狂,他竟然对一条人鱼说英语。

 

人鱼眨了眨眼,竟然松开了他。克拉克松了一口气,又示意人鱼的伤口:“……可以吗?”

 

人鱼盯着他瞧了一会。

 

“……我当做默认了?”克拉克再次小心翼翼地举起棉花,人鱼盯着他的动作一动不动。克拉克用棉花擦去伤口上的血,他注意到人鱼因为疼痛而咬住了嘴唇,但是没有出声。

 

“抱歉,这可能有点疼,觉得痛的话你可以喊出来的,你会说话吗?我没有受过伤,所以不太明白有多痛,说实话我甚至很难感觉到疼痛,见鬼的刀枪不入。”这下好了,他甚至在对着一条人鱼自言自语,但是克拉克发现自己停不下来,他对着人鱼打开了话匣子。

 

“我叫克拉克,一个地球名字,但我是个外星人。别看我长得和人类一样,但是我的确是个怪胎呢。刀枪不入,超级力量,超级速度,超级听力——我都觉得我像个超级——人(Super——Man),你别不信,” 克拉克把沾血的棉花扔在一边,重新夹了一块,“唉,你能明白我吗?我们都是如此的不同。”

 

人鱼依旧紧闭着嘴唇盯着他的动作。

 

克拉克丢开棉花,苦恼地看着人鱼腰侧的伤口,边缘的烂肉已经有开始化脓的迹象了。他不是专业的医生,但是——

 

“那里,伤口开始溃烂了,” 克拉克开始比划着解释给人鱼听,人鱼显然有相当高的智力,看懂克拉克的意思应该没问题,“必须及时把伤口处理,可能会很疼,非常疼。”他犹豫了一下,示意人鱼顺着他的目光看。

 

克拉克注视着人鱼旁边的海水,湛蓝的虹膜融化成橙红色,他开启了自己的热视线,海水很快就开始沸腾起来。

 

“可以吗?”他看着人鱼询问道,热视线是他刚掌握不久的技能,现在克拉克也只能粗略控制它的温度而已,这样做风险并不小。

 

人鱼注视了一会很快就冷却的海水,又把目光移回克拉克身上,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你这是同意的意思吗?”克拉克问,人鱼瞥了他一眼,重新闭上眼。

 

克拉克于是决定当做同意,他深吸了一口气,橙红的光从眼中迸射,他小心地调节着强度,慢慢把目光移到人鱼的伤口上。

 

几声闷哼从人鱼嘴里泄露,他死死咬着牙,抓住身下的岩石,汗珠从额头滚落。烧焦的味道很快飘起来,克拉克及时收住了自己的热视线。

 

“抱歉……”克拉克喃喃自语,继续利落地处理起那些伤口,热视线偶尔派上用场,得到人鱼为数不多的几声疼痛的低哼。

 

克拉克用绷带将伤口绑好,捏着镊子夹起新的棉花,蘸上酒精,准备开始处理鱼尾上的伤。

 

他没料到的是,自己刚碰到人鱼的鱼尾,人鱼就挥手打开他的手,几乎要滑进海里,惊喘着像一只猫一样看着他。

 

“我没有恶意!”克拉克举起双手再次重申,“请相信我。”

 

人鱼喘息着看他,目光像在犹豫。

 

克拉克不得不再次边说边比划:“你的伤处理的越早越好……明白我的意思吗?鱼尾也是一样。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别碰鱼尾,我可以自己来。”

 

克拉克愣了愣。

 

人鱼皱着眉,径自拿过医药箱开始给自己处理伤口,他很虚弱,但是手上的动作流畅,有条不紊。

 

克拉克结结巴巴地惊叹道:“你、你会、你会说话!”

 

“总比一个外星人会说英语要来的正常。”

 

“你、你都知道了?”

 

人鱼对他翻了个白眼:“在你从眼睛里射出光线以前我都以为你是个有幻想症的老好人。不然我为什么和你开口说话?像你说的,我们都是如此不同,秘密还是越少人知道的为好。”

 

“哇哦……”克拉克只有傻傻地看着人鱼,“你是不是在陆地上生活过?呃……无意冒犯,只是好奇,你好像知道很多关于人类的事情。”

 

“相信我,海底也是有自己完整的文明的,而且……”人鱼停顿了一下,忍耐过一波疼痛,“要获得人类讯息并不难,听说过海妖塞壬吗?”

 

“你是海妖?”

 

“不是,我是一条人鱼。我的意思是,我有我的获取陆地讯息的办法。”他伸手拉过绷带,咕哝着把它缠到自己的鱼尾上,呼吸并不稳定。

 

“但愿能起点作用。”他灵巧地打了个漂亮的结,叹气,“在好的彻底以前我看来是不能回到深海了。”

 

克拉克只是看着他。

 

“做什么?”发现克拉克的视线以后人鱼凶巴巴地瞪他。

 

“你的脸色……很红。”克拉克决定说出来,他一早就发现了,在他碰到人鱼鱼尾的时候,以及人鱼自己触碰那些纯黑的鳞片时……

 

人鱼愣了一下,恼怒地转开脸。“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

 

“唔,明白了。”克拉克眨着眼,试图看起来不像是在忍笑。然后他想起了什么,问道,“对啦,你有名字吗?”

 

人鱼给了他嘲讽的一瞥。“你觉得一条会说话的,显然有高智慧的人鱼会没有一个名字?”然后他停住了,“不,想都别想,我不会告诉你我叫什么的。”

 

“来嘛。”克拉克笑着说,“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一个名字要不了你的命的。”

 

“没门。”人鱼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克拉克把失望写在了脸上,那使他看起来可怜巴巴的,于是他踌躇了一阵,不情愿地道,“你可以叫我‘B’。”

 

“B!”克拉克欢快地说,“你饿吗?要不要吃点什么?呃——可能一下子找不到活的鱼。”

 

人鱼想要冷酷地拒绝,然而一阵咕噜声背叛了他。克拉克大笑起来,友好地拍了拍人鱼的肩膀。“在这儿等着我,很快就来。”

 

 

克拉克和人鱼——B——成了好朋友,至少他这么认为。

 

B在养好伤之前不能离开这篇浅滩,否则依旧在这附近游弋的大白鲨会顺着血腥味把他撕成碎片,不是每一次都会有好运气的。好在这里的确是少有人烟,除了悬崖上屋子里暂时住着的肯特一家,附近海域连船都没有经过。

 

克拉克每天都来找他,带着药箱,一开始B采取了躲藏的态度,他似乎不太愿意见到克拉克,然而躲在哪块岩石后面对于一个拥有X视线的外星人来说连游戏都算不上。克拉克总能找到他,然后给不情愿的B换药,欢天喜地地汇报伤口痊愈情况。

 

几天之后B的态度开始软化,开始不再对克拉克要么沉默要么冷言冷语,他会安静地听克拉克说在小镇上的那些经历,那个漂亮的拉拉队长拉娜,那段能力依次觉醒时的痛苦日子,那对全世界最善良的养父母。

 

“到你啦。”克拉克坐在岩石上,小腿浸没在海水里,B坐在他旁边,尾鳍拨动着海水,心不在焉地眺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

 

“我?我没什么可说的,出生,长大,外出游玩,碰到鲨群,然后就遇见你了。”

 

“你不愿说也没关系。”克拉克露出一个微小的微笑,他深知B不简单,人鱼身上的故事可能会比他的还要精彩,但是没关系,如果B想说的话会告诉他的。

 

总有一天。

 

B的伤好的很快,一星期以后就能够拆除绷带了,他仍然拒绝克拉克碰他的鱼尾,那些黑色的鳞片处处闪着“别碰我”的讯号。而克拉克对一条“碰触自己鱼尾会脸红”的人鱼感到十足的有趣,他挺享受看见B拆鱼尾上的绷带时咬着牙无可奈何的鲜艳脸色,当然他明智地没有表现在脸上。

 

如果被B知道他在想什么绝对会被一尾巴抽到海里去的,B只说他的鱼尾讨厌被触碰,可没说过它不能打人。

 

克拉克端详着B的背部,那些令人惊叹的肌肉线条——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沿着一条刚长好的疤痕划动,手指下的皮肤是温暖的白玉般的颜色……

 

“搞什么,克拉克?”B低声咆哮,不自在地绷紧了身体。

 

克拉克触电般连忙缩回手。“抱歉……”他喃喃地说,“伤口好的很快,还有一星期你就能完全下海了。”接着他为这句话的含义暗自咬住了嘴唇。

 

回到海中,对B意味着回家,意味着自由;对克拉克来说……意味着他将要和B分别,失去他迄今为止唯一知道他真实的一切的朋友。

 

不管是不是克拉克一厢情愿,B的确是他唯一的朋友,能够让克拉克无拘无束表现出他真实自我的朋友。

 

“那还有一星期。”B回头看了他一眼,像是看穿了克拉克在想什么,“你可以再说说那个小镇上发生的无聊事。”

 

“啊。”克拉克暂时被拉住了注意力,这是B第一次主动要求了解克拉克的过去,于是他重新欢乐起来,兴致勃勃地开始讲他平凡的高中生活。

 

在克拉克没注意到的地方,B悄悄弯起嘴角,几乎是一个微笑。

 

B之前从来不笑。


克拉克停下讲述,岸边只余下海浪的声音和彼此安静的呼吸,他伸出手去描绘最远的天边那条蜿蜒的海线,两种截然不同的蓝被分割成无限的辽阔和无限的深远,彼此相触却泾渭分明。他偷偷看着坐在他身边的人鱼,B的脸上混杂着怀念和类似敬畏神情,眺望着远方的海岸线。 

 

克拉克忍住不断想要触碰B的渴望,不自在地咳嗽两声,拉回B的注意力。

 

“你很想家吗?”他问。

 

B收回视线看了克拉克一眼。“别想套我话。” 

 

“我很想。”克拉克抬头看着湛蓝的天色,“我想知道我在哪里出生,我的亲生父母是谁,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被送到地球……” 

 

“没准你是送来占领地球的。” 

 

“啊,我很确定不是。”克拉克歪了歪头,笑道,“心理上来说我是个正宗地球人,美国堪萨斯产,我是不会用这些能力干坏事的。” 

 

“那你打算做什么?” 

 

克拉克被问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些,事实上不久之前他还在为这些能力恐慌,根本无暇去想它们究竟能做到什么事。“做些……好事?” 

 

“但愿如此。” 

 

克拉克试图让自己忽略B的话语中暗藏的忧虑。他会做些好事的,力所能及之事,他绝不会滥用它。 

 

时间过得很快,B痊愈得更快,仅仅又过去了五天,他就差不多彻底好了。克拉克最后一次和B肩并肩地坐在岸边,一如既往地一个人负责说,一个人负责听。克拉克让自己的语气充满开心,不要去想那些角落里的灰霾——想让B留得久一点——他忽略这些,说服自己为好朋友的痊愈而高兴。

 

一阵歌声飘进克拉克地耳朵,他吃惊地停下来。那声音缥缈悠远,不是属于人类的旋律,充满了无止境的生命力,像浓雾中的灯塔,饱含希望和指引。歌声像水一样流淌过克拉克,他颤抖着吸了一口气,低低地惊叹。

 

“你听见了?”B犹豫着把手覆在克拉克的手上,低声说,“听。”

 

克拉克反手握住B的手,仿佛那是惊涛骇浪中他唯一的锚,固定着他,不至于让克拉克在这歌声中迷失。

 

“我该走了。” B挣了一下,克拉克放开他的手,让B从岩石上滑进水里。

 

“谢谢,克拉克。”B迟疑着仰头看着他,“……再见。”

 

克拉克慢慢地点头,推拒着自己那些挽留的想法,那是不对的。“那,再见。……有机会我们会再见的……对吧?”

 

B没有回答。

 

“你问过我的名字。”B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但克拉克捕捉到了那些振动,他屏息,望着独一无二的钢蓝色双眼,“布鲁斯。”

 

人鱼留下一个词,低头潜入海里。

 

克拉克于是知道他永远也忘不了这个名字,在所有关于海的梦里,歌声和那钢蓝色,会指引着他找到布鲁斯。


—The End—?

评论(5)
热度(76)
  1. 暗夜紫荆半界危🐳 转载了此文字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