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界危🐳

沉迷守望先锋

R76热恋期||OW杂食通吃
钗素||贾尼||索路||JayDick||韩叶
3章内没完结坑的可能性>80%
低产傻白甜 日常不定时删
不开车

圈地自萌,自在唯我。
想写就写,有缘就更。
没有坑品,不负责任。
讨厌麻烦,懒得纠缠。

【霹雳】【钗素】空笺折舟

* 收录在去年的莲叶庆生合志《人间有味是清欢》里,又是一年生日,解禁啦,显而易见的咸鱼只好拿出来凑凑数【喂

*意识流,黑历史

*通篇强行盖章友情向


***   ***

叶小钗是个旅行者。


他总是孤身上路,没有旅伴,也不带相机,不曾拍过任何一张瑰丽的风景,不曾留下任何来过的痕迹,一个人,一个背包,踏尽万水千山。


遇见素还真是叶小钗旅途中的意外,又像是冥冥中的必然。


叶小钗来到千云谷的时候,正值景区淡季,游人并不多,清晨方下过一场绵绵细雨,整个千云谷都笼罩在氤氲的雾霭里。他信步而行,每一步都踩得坚定,穿过千云谷内如轻纱般缥缈的薄雾,心无目的,足踏方向,直至推松岩之外。推松岩并不是千云谷的热门景点,此刻更是静谧,唯有雨露从松尖上滚落,坠进水洼里的轻响。


叶小钗来时,素还真正仰着头看着松枝坠露,听见脚步声下意识地回过头来。不期然的四目相对,让叶小钗的脚步罕见地迟疑了一瞬间,他不认识这个同样背着背包的白发青年,却忽然生出一种仿若久别重逢的喜悦来。


“吾恸枯松昨夜死,”青年伸手描摹着苍老虬结的松干,在叶小钗走近他时轻声道,“偏看今朝新叶开。”他说,“你好,我叫素还真。”


叶小钗在他漫长的旅途中从未见过像素还真这样的人,照面不过短短几分钟,却仿佛跳过了从陌生到相识的所有过程,直接越到相知的阶段,一切都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一般。


也许他真的有这么一位阔别已久的朋友,叶小钗默默地想,且一定分别了相当相当长久的时间,久到他们已经忘记彼此,只残存了对这段情谊的潜意识记忆。


推松岩内的空间十分广阔,空气潮湿阴冷,不断有滴水声回荡着,更显三分寂静。洞外天色阴郁不见阳光,贴在山壁上的冷光灯因此成了唯一的光源,堪堪照亮山洞,灯华逐渐延伸至山洞深处。许是久未有游人来参观,在叶小钗与素还真走进推松岩的刹那,从山洞深处悠悠掀起了一阵徐风,带着冻骨的寒意,轻掠过二人,使岩外苍松涛声轻响。


“真冷。”素还真摸了摸冰凉的山壁,“难怪这么冷清。”


他们在一座被警示带围起来的木台前停下了脚步,素还真看了看外围放着的展示简介板,念道:“相传推松岩是古时一位贤人受伤隐居时的居所,贤人常坐此台冥想,忧虑苍生,因而此台名为‘贤思台’,距今已有……哈,连名字都不曾在历史上留下的贤人么?叶小钗,你说这个贤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小钗专注地看着贤思台,片刻静默后,他垂下眼帘,转身继续往推松岩深处走。


“你说他或许是一个失去耳目的智者?”素还真跟在他身后,轻声笑了笑,“也许你说的没错。”


若有第三个人在场,那这个人一定会觉得奇怪,叶小钗自始至终都不曾开口说话——何况他本就不良于言——素还真看起来,就像是在自问自答一般。


可素还真清楚地知道,他们的确在交谈,叶小钗说的字字句句都叩在他心上,这样的交流,言语本就是多余。


“再往前走就是尽头了。”素还真慢悠悠地提醒道,却依旧随着叶小钗的步伐向前走,直至前方路尽,山壁横阻。


“千云谷有那么多好看的地方,何必对着一堵墙发呆呢。”素还真将手贴上光滑的石壁,叹息道,“如你所说,今天也许会非常奇妙。”


他意有所指,声音在狭窄的山壁上撞出涟漪,低沉的隆隆声伴着碎石簌簌落下,沉寂千百年的密室轰然洞开。


这个密室不曾出现在千云谷的地图上,面积也不大,靠顶端石缝里的一线天光隐约照亮此处,内中仅有一张还萦绕着寒气的石台,和一些零散放置的药钵,空气潮湿而厚重。


叶小钗注视着在光线中飞舞的尘埃,侧过头,身边的素还真同样在默默看着这千载以来都无人踏足的地方,神情莫测。


“是啊,真神奇。”素还真轻声说,“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他的目光落在密室内简单的陈设上,又并不完全只是看着它们,透过眼前的这些东西,素还真仿佛看见了一幅幅零落的过去之景,捣药声停留了千年,于此刻清晰地响在他的耳畔。


缄默在密室中扩散,只余下两人浅浅的呼吸声。


走吧。叶小钗在心里默念。既然他想要的已亲眼得见,还是让这个地方重新归于寂静,免受侵扰吧。


“等一下。”素还真从背包里翻出了一本信笺本,取下一张笺纸,在上面端端正正地写下了他与叶小钗的名字,然后将信笺镇在了一个药钵之下。


“走吧。”素还真说。



*



他们离开千云谷的时候,晦暗的云层又淅淅沥沥地洒起细雨来。


“我曾见过千云谷下过一场淋漓大雨。”叶小钗撑着伞,两人站在山腰的公交站牌下等着到市区的公交车,素还真隔着雨幕望着仿佛被浓雾吞没的千云谷,语调隐着莫名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却叫人心生不安。”


“啊。”


“那场雨,”素还真伸出手,雨水在他的手心里打着微凉的节奏,“是雨龙的悲鸣。”他顿了一会儿,收回被打湿的手,笑了笑,“你问为什么?这嘛,我不记得了。”


公交车破开朦胧,缓缓从细雨中驶来,停在他们面前。


“你下一站要去哪里?”素还真在公交车的末排坐下,问道,“兴许我们还能再同行一段路。”


叶小钗打开地图册,将那个一早就圈起来的地方指给素还真看。


“翠环山?你也相信那个传说吗。”素还真掩上地图,语带怀念,“传说翠环山中有一处人间仙境,却从来无人能找到。”


人间仙境……叶小钗想,那个传说仙境,或许他已经去过很多次了。


莲池边云烟袅袅。一壶茶,一盘棋,两个人相对而坐,茶香、莲香交织,坐在他对面的修者云子落定,微笑着道:“…………”


这个场景在叶小钗的梦里出现过无数次。他从来都看不清与他对弈的那个修者的面容,也听不清修者对他说了什么,唯一能清晰记得的,是梦里充斥在胸口的快意,和另一些难以名状的东西。那是叶小钗不断地漂泊旅行,所想寻找的东西。


素还真抹开凝结在车窗上的水雾,看着窗外流动的绿景,沉默了许久,尔后转过头对着叶小钗笑道:“那就一同前往吧。”



*



翠环山山脚有个还算热闹的古镇。叶小钗与素还真来到镇上时已近黄昏,云霞掩着西坠的斜阳,丝丝缕缕的金色霞光自云间落在山腰,又被染上了些许翠色。


他们在镇子里的旅店投了宿,旅店的老板看着他们的背包,了然一笑:“两位是来找琉璃仙境的吧?这几个月来翠环山的游客十有八九是为了这个。‘翠环山玉波池百柳珠帘五莲台’,这个传说在莲花镇流传了好几百年啦,可是从来没有人找到过琉璃仙境,两位可能要败兴而归啰。不过今天刚好是镇上的夜市灯会,你们两位倒不如在镇里转转,也算不虚此行了。”


找不到的仙境吗?素还真望着不远处苍郁的山峰,这个问题他倒是从未担心过。


暗蓝的天幕渐次落下,古镇亮起三两灯火,尔后逐渐点燃整个小镇。兴许是因为有灯会的缘故,此时的莲花镇慢慢热闹起来,素还真坐在窗边远眺了一阵,也来了兴致:“灯会啊……叶小钗,我们也去看看吗?”


叶小钗自是点头应允了,两个人便出了旅店,沿着青石板路慢悠悠地闲逛起来。一路上尽是夜市小摊,在两边用来照明的红灯笼下,渲染出一片片暖橙色的辉光。素还真似乎对夜市十分感兴趣,拉着叶小钗走走停停,挑拣着小摊上那些小玩意儿。


“又是莲。”素还真拎起一只莲花样的玉佩,问叶小钗道,“好不好看?”这并非是值钱的东西,好在雕工的确精细,灯火在佩的边缘润出一层晕光,看起来倒也讨人喜欢。


很适合你。叶小钗摩挲着佩下的流苏,认真回答。


像这样有关“莲”的小玩意在夜市上比比皆是,摊贩一边帮素还真装起那块佩,一边笑说:“我们是‘莲花镇’嘛,这莲花自然多。你们听过翠环山的传说吧?说山上有个琉璃仙境,据说那仙境的主人就十分喜爱莲花,不仅以莲为号,还在仙境里种有满满一池的白莲,一年四季都开着花。啊,对了,你们再往前走一段到了放河灯的地方,会看见更多的莲花的。”


“老板,我们方才一路走来,不仅莲花多,刀剑也多,有些还和莲摆在一起卖,这有什么渊源吗?”


听见素还真的话,叶小钗将落在莲花型的摆件上的目光移到了旁边一副刀剑样的金属挂件上。他在等答案,却也知道答案早已在心。


“刀剑啊,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武艺高强的侠客,这刀和剑都是他的武器。”


“武艺高强的侠客?”素还真侧过头瞥了一眼叶小钗,笑吟吟地继续问道,“那为何和莲花摆在一起?”


“传说那个侠客姓叶,是仙境主人的生死至交,两个人不知多少次并肩作战生死与共,这莲叶相随的传说啊,在莲花镇流传了好几百年呢。”


“莲叶相随。”两人离开那个小摊继续前行,素还真眨了眨眼,重复着方才摊贩的话,“叶小钗,你觉得这个传说,几分真,几分假呢?”


叶小钗没有回答他,只是越过白墙黑瓦,凝视着那个在夜幕中显出黛色的山影。


青石路的尽头是一条横贯古镇的小河,河面上漂着数量繁多的河灯,汇成了一条光流。


“这才明白刚才那个摊主为什么说放河灯的地方莲花更多。”素还真向岸边卖灯的地方买了两盏河灯,感叹道,“果真是莲花镇。”那些河灯皆做成了莲花模样,莲心烛火幽幽,流淌在河面之上,仿若星河流影一般。


放灯前,素还真从信纸本中再度抽出了一张信笺。如同在推松岩时那样,在纸上写上他与叶小钗的名字,然后点燃了信笺。火光映着他温润的脸,在叶小钗的眼睛里跃动,燃尽的灰烬飘进莲花灯的莲心里,铺满薄薄的一层。


两盏莲花灯入了水,汇入灯流,顷刻就已辨认不出。


“据说放灯时许愿会很灵验。叶小钗,你刚才有许愿吗?”他的问题换来了一个反问,“你问我许了什么愿?我的愿望啊……哈,都写在纸上了。



*



第二天鸡鸣破晓时,两人便出莲花镇,到了翠环山脚下。入山处是一块巨石,上面篆刻着遒劲有力的“天道酬勤”四字,山径蜿蜒着隐进树林深处,时不时从林间传出清澈的鸟啼。


“天道酬勤。”素还真念道,伸手去描摹石刻的痕迹。千载风霜已磨尽笔迹里暗藏的锋芒,至今时只剩下了书法本身圆融的意境。


找到“传说中的琉璃仙境”对素还真与叶小钗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那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丝感应领着他们轻而易举地找到被阵法掩藏了千年的传说。


“就是这里。”


丹楹刻桷,莲香浮动,玉波池里白莲摇曳,岸边水榭杨柳依依,即便千年未有人烟,仙境还似以往。


叶小钗站在莲池边,长久地静默。 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与梦中别无二致,就连梦里那些纷杂的情绪,此刻也一一涌现,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悲伤。


池边石桌上还摆着一盘残棋。


素还真拂开棋盘上并不存在的积尘,喊了叶小钗坐下,说道:“下完它吧。”


叶小钗看着同样熟悉的棋局,落定他在梦中推敲了千百次的棋子,再一抬头,他似乎回到了梦中。白发莲冠的修者微笑着落子,然后抬起眼眸,看着他——


这一次,叶小钗终于看清了修者的模样,漩眉下是一双柔中藏锐的眼睛,眉心一点朱砂,正是他这一路难得的旅伴。素还真微笑着,说道:


“叶小钗,你来了。”


一句话,已是沧海桑田。


叶小钗再回神时,面前已空无一人。不论是修者打扮的素还真,还是这些天与他一同旅行的素还真,都已消失不见,只有一张空白的信笺,压在莲花佩之下。



*



月轮倒映在镜湖仙云的水面上,面上有疤的年轻人踩着月色而来,安静地伫立在湖边,看着湖面上倒转的星河。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小心保存的信笺,隐于笺上的莲叶暗纹于月光下盛开,墨香如故。他想起在莲花镇放河灯时,素还真曾说过,他的愿望就在纸上。


原来如此。


推松岩、翠环山、琉璃仙境,还有更多在他们相逢之前素还真去过的地方,或许都放着一张承载着愿望的信笺。


一张空笺,满纸愁思。


叶小钗将莲花笺叠成了一只纸舟,弯下腰,把纸舟放进了湖里。夜风吹皱湖水,水波推着纸舟沉沉浮浮,往镜湖仙云更深处漾去。


反正,山长水阔,他们总有一天会再次相遇。


—THE END—

评论
热度(16)
©半界危🐳 | Powered by LOFTER